牧温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做任务吗?送老攻的那种 (牧温瑜)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牧温瑜,做任务吗?送老攻的那种 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牧温瑜觉得自己24年的人生不算顺风顺水也算是风平浪静,没想到一辆车直接给他来了一手终结。原本以为自己

牧温瑜小说简介

那顶通身都是雪白色死气沉沉的丧轿配着欢快无比的喜乐越走越近,近到这边火红的队伍几乎可以感受到对面传来的阴冷。
还是那个收了银子的男人率先反应过来,还抬着红木杆子的手忽然一松,一边从喜轿边缘钻出去一边大喊:“快跑啊!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
这么一喊,边上那些个像是被魇住的轿夫和乐队也反应过来了,谁都来不及注意自己还要带着什么,带着惨叫声疯狂逃窜。
喜轿没有了边上的轿夫撑着,受力不均,最后“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牧温瑜正在听着024给自己的实时转播,忽然感觉到身下一阵摇晃,喜轿里面的东西全部滚成一团,连牧温瑜都被猝不及防的颠簸再一次甩到了那块挡着轿门的红木板上。

做任务吗?送老攻的那种 全文阅读

“唔……嘶……”牧温瑜感觉到胳膊两边受伤的地方似乎又遭到了二次伤害,伸手试图撩开自己面前的红布,结果红布反重力的很,都这么晃荡了还是安安稳稳的挂在他的脑袋上,“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句话是问024的,024共享的是牧温瑜的视角,牧温瑜这么一摔他也看不清了,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不知道,但是刚才那个丧轿显然是冲着这边来的。”
轿夫们的尖叫声已经非常远了,牧温瑜只能听到越来越逼近震耳欲聋的喜乐。
轿夫们从喜轿的边缘钻出去的,喜轿狠狠的落在了地上,整个轿子都往前倾,看着颇为狼狈。
牧温瑜撑着边上的红木慢慢爬起来,稍微摸索了一下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
现在的感觉可不算好。牧温瑜皱起眉,他不喜欢敌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
牧温瑜刚回到原本的位置,024忽然叫嚷起来:“等下等下,有人拆开了那块木板!徒手!”
牧温瑜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024所说的那块木板非常的厚实,他刚才摔到了那边伸手摸的时候就发现了到处都是钉着钉子,显然就是为了不让“牧小姐”出去特意定做的。
就这么一块木板被人徒手拆开了?
牧温瑜还没来得及问024细节,就听到024的叫声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般扭曲起来:“这不是人啊!这……这里的全部都是纸人!”
穿透了木板的那双手惨白惨白的,上面还用墨水粗制滥造的写着一个很不走心的“喜”字,白纸黑字衬的更加渗人。
穿着雪白色丧服的纸人收回手,粗粗短短纸糊的手指抓着那块木板就像是抓着一块豆腐一般。
碍事的木板被拆开了,一个穿着“喜服”的女性纸人挤过来,脸上画着红红绿绿的妆容,一双大眼睛呆滞又死板,嘴边还画着一个大痣。
024根据对方的装扮推断了一番:“这应该是他们队伍里的喜婆了。”
喜婆看着端坐在里面的“新娘子”,纸糊的脸上笑开了花,连那双用墨随便勾勒出来的眼睛都显得生动了许多:“新娘子,该下轿了!”
喜婆的声音尖利又扭曲,就像是一只猫被当做抹布拧干的时候发出的哀嚎。
牧温瑜不动声色的揉揉耳朵,听着024转述过来的喜婆的长相,冷静的说:“新郎官呢?”
喜婆脸上的表情古怪的凝固了一瞬,指了指外面的那口棺材,又反应过来牧温瑜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于是笑嘻嘻的说:“新娘子这么快就想着新郎官了?新郎官在外头躺着呢,等送到家呀,新娘子就可以看到新郎官了。”
牧温瑜点点头,动作带动着红盖头边缘的流苏穗子稍微晃荡了一会儿。
喜婆伸出手,手臂上还别着一块喜帕:“新娘子下轿了。”
外面的喜乐已经开始逐渐高昂,甚至已经开始有些扭曲了。
牧温瑜伸出手,压在喜婆胳膊上的那块喜帕上,在喜婆的搀扶下走出轿子。
“不是…….你都不害怕的吗?”024不知道牧温瑜是因为看不到喜婆这幅鬼样子还是因为单纯的心大,反正他是看到牧温瑜手放上去的时候就觉得头皮都炸开了。
牧温瑜轻轻捏了捏自己的手,手心传来的触感确实是纸人的,只要他稍微***一点就可以把那喜婆的手给捏成一团烂纸。
牧温瑜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
喜婆的胳膊忽然被***一捏,原本还算得上是熨帖的纸猛地凹陷***,连那块喜帕都变得皱皱巴巴的。
喜婆忽然哎呦哎呦的叫起来,嗔怪的打了一下牧温瑜的胳膊:“新娘子,老婆子这老胳膊老腿的可禁不起你们年轻后生稍微***的啊。”
牧温瑜抱歉的笑笑:“第一次嫁人,没经验,下次就好了。”
024:“……”
嫁人这东西还指望着下次的?

做任务吗?送老攻的那种 牧温瑜免费阅读

虽然牧温瑜一个大男人估计也不会再体验一次嫁人了,而且这次的嫁人也显得格外的奇怪。
喜婆显然也是被这句话给噎住了,面色古怪的笑着,被捏成一团的胳膊重新变回原来的样子,带着牧温瑜走到丧轿前。
身边刺耳的喜乐似乎也因为牧温瑜的顺从而变得更加高昂起来,几乎快要撕破夜幕冲到天上去。
024看着牧温瑜顺其自然的弯腰走进丧轿,坐得稳稳当当,没忍住又问了一句:“你怎么敢的?”
“有什么不敢的?一个纸人而已。”牧温瑜坐好,听着外面古怪的声音喊了一声“吉时已到,起轿——”,慢悠悠的回答024,“而且这些不完全是纸人。”
刚才他捏喜婆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那纸糊的身子底下还有一副完整的骨头。骨头很完整,而且和人类的骨头很匹配,如果不是找了奇怪的骨头做的话,那么这些纸人身子里估计都是有真人的骨头的。
024其实也注意到了,数据库拉出来一个关于活人身子外面糊纸做殉葬纸人的故事丢到牧温瑜的脑海里就遁了。
丧轿被慢慢的抬起来,敲敲打打的喜乐也回归正常的调子开始演奏。牧温瑜正准备伸手摸摸周围,丧轿忽然一个颠簸,他头上那个原本一直扯不下来的红盖头忽然掉了下来。
猝不及防看到了红色以外颜色的牧温瑜没忍住闭了闭眼,甚至有一瞬间的眩晕和眼盲。
喜婆是跟着轿子走的,似乎是亦有所感,声音陡然变得尖利扭曲:“新娘子!盖头可不能掉啊!”
盖头是要留着让新郎官来掀开的,要是半路上掀开了或者掉下来了这可是不合规矩的。
牧温瑜装作没有听到,把喜婆后面几次的尖叫声全部当做是背景音乐了,抬起眼稍微打量了一下周围。
他现在坐的是一顶通身雪白的丧轿,两边是被晚风吹得晃晃荡荡的纸糊帘布,轿子里面很多用纸折起来的贡品和装饰品,唯一一个是实物的就是一个青花瓷大花瓶,正好一臂长,端端正正的放在牧温瑜的斜对面。
丧轿四平八稳的走着,毫无起伏波动,要不是外面的喜乐声音时远时近的话,牧温瑜还真的感觉不到这个轿子在往前进。
“纸糊的丧轿,有点意思。”牧温瑜伸手摸了摸边上看着就很脆弱的轿壁,手指传来的触感确实是和摸到纸是一样的,只不过这个坚硬度很显然超出了纸的范畴。
024瑟瑟缩缩的躲在小角落不敢说话,偷偷的给主神空间递回去一条数据流:“125救我,我感觉913不像是什么正常人啊!”
那边没有传回来消息,等024再转回牧温瑜的视角的时候差点把自己吓昏过去——不为其他的,就因为牧温瑜这个闲不住的直接没有把盖头盖回去,还直接掀开了帘子和喜婆大眼瞪小眼。
喜婆显然也是没想到牧温瑜会直接把脑袋探出来,原本那双死气沉沉墨水画起来的眼睛被吓得直接晕染出一大圈,脸上花花绿绿的妆容都被毁的七七八八。
喜婆:“……”
024:“……”
牧温瑜看着喜婆,点头示意:“不用管我,我看看我的新郎官。”
神他娘的看看新郎官保证,他绝对看到了喜婆的脸狠狠的扭曲了一下,连嘴边的那颗痣都变的模模糊糊的。
喜婆手里那块红艳艳的喜帕已经被揪的马上就要散架了,只好强行端起一个不像哭也不像笑的假笑:“新娘子,这不合规矩。”
“我看我新郎官不合规矩还是什么不合规矩?要不你进来坐着我出去走?”牧温瑜冷笑一声,开始仔细打量边上那口敞开被抬着的棺材。
棺材没有被关上,里面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身上穿着和他一样的喜服。墨黑色的长发被仔仔细细的绾好,簪着一根玉簪,剑眉入鬓,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十指修长交叠在一起放在小腹。
如果忽略掉他有些过于苍白到有些发青的嘴唇和略微皱缩的脸,光看周围的那些大花和装饰品,谁都想不到这是一个死人。
“还挺帅的。”牧温瑜看了半晌,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喜婆在边上还没被气死已经算是好的了,顾忌着这是个必须要送到目的地的新娘子而不是可以随便吃掉的倒霉鬼,她只好再次恭维的笑起来:“那是,新娘子好福气的,新郎官算得上是这十里八乡最俊朗的了。”
牧温瑜冷笑一声,缩回脑袋,在喜婆僵硬的转回脑袋之前慢悠悠的吐出一句:“是啊,好福气,只不过嫁的是个死人。”

小编推荐理由

做任务吗?送老攻的那种 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