绡绡顾名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恋爱脑是病,得治!(绡绡顾名琛)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绡绡顾名琛,恋爱脑是病,得治!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你穿到一套书中炮灰女配的幼年期。注意重点,是“套”。好消息是,在恋爱脑文中,担当炮灰这一角色的,通常

绡绡顾名琛内容介绍

第2章
“……”张玉红。
她看着郑外婆那满脸的阴云,觉得自己可太委屈了。
你气什么?!!
是我们祖孙上门找茬没错,可是一路被碾压暴打的不还是我们吗。

恋爱脑是病,得治!绡绡顾名琛全文阅读

眼前一老一小,打也打不过,骂又骂不赢。
张玉红再看看身边哭的更大声的孙子,心梗到不想说话。
事情的经过,到了这里已经很明显。
林壮壮性子霸道,想跟绡绡玩,又不会好好说人话,偏绡绡横行村里多年,从不惯病,三两句把人怼回去,对方玩不起想打人,结果反被揍。
怎么看,理都在绡绡这边。
张玉红倒是想胡搅蛮缠,可闹了这么半天,大的她惹不起,小的她怼不过,再加上旁边还有个等着安抚的大孙子。
最后,她只能狠瞪郑外婆一眼,冷哼一声拉着孙子灰溜溜地回家。
绡绡像是没有眼色一样,热情地朝着对方的背影挥挥手:“林壮壮再见,欢迎你下次再到我面前送人头哦~”
林壮壮:“……”
“哇……呜呜呜”
顾绡绡太可怕了!╥﹏╥…
直到哭声渐渐随着两人身影消散,绡绡才得意地晃着小脑袋准备回屋。
刚转过头,猛地对上外婆不善的脸色。
绡绡心里咯噔一下,挺着小肚子一秒站直,两只小手牢牢贴在裤缝边,乖巧地立了个歪歪斜斜的军姿。
“……”外婆无奈地揉揉额头,轻戳她的额头,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先吃饭。”
绡绡偷偷吐吐小舌头,拉住外婆的手一脸讨好地跟着往屋里走。
进了屋,外公正端着最后一道菜上桌,绡绡松开外婆的手,哒哒哒跑过去,抢着接过来:
“绡绡帮外公。”
趁着端菜的功夫她偷偷摸摸朝外公眨了下眼。
这是祖孙俩的小暗号,一般这个动作一出,就代表顾绡绡小朋友又双叒犯错了。
卢外公瞥了一眼去洗手间洗手的妻子,板着那张常年没什么表情的脸,暗搓搓比了个“ok”。
绡绡顿时放心了,抬起小短胳膊,在头顶比了颗大心。
外公嘴角轻轻扬起,嫌弃又亲昵地敲敲她的小脑瓜,用眼神示意赶紧洗手吃饭。
饭后收拾好桌子,外婆看了一眼装乖的绡绡,无声叹了口气,道:“行了,去玩吧。”
哦吼!
绡绡在心里欢呼一声。
林壮壮爸妈的事,是她在外婆跟村里人聊天时,趁着人不注意偷听来的。
本来以为外婆猜到了要批评她,没想到就这么翻篇了。
简直美滋滋!
又偷看外婆一眼,绡绡急忙蹦下椅子,蹭蹭跑回屋,生怕她反悔。
看着小小的身影掩在门后,郑外婆才收回视线深深叹气。
“怎么了。”卢外公端给妻子一杯茶,轻声问。
外婆接过茶喝了一口,看向老伴严肃却满含关怀的眼,摇着头勉强笑笑,半响才道:
“我在想,是不是该把绡绡送回她爸妈身边了。”
卢外公心里不舍得,嘀嘀咕咕地反驳:“好好的,怎么就要把孩子送回去了?再说月晴他们也没时间管啊。”
“没时间就不管了?”
郑外婆蹙起眉,想起自家那糟心闺女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一有生气的苗头,卢外公就不敢说话了,一米八的魁梧大汉低着头往旁边一缩,乍一看,那装可怜的样子竟然跟绡绡有七八分相像。
郑外婆没忍住笑出声,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道:
“你不舍得,我就舍得了?绡绡长这么大就没离开过我身边一天。”
可她知道,他们俩不能一直把绡绡带在身边。
今天张红玉的话提醒了她。
父母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充当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她和老伴儿给绡绡的再多,也不能代替父母。
而且绡绡今年已经五岁,在她在村子里疯玩瞎跑的时候,别人家的孩子这时候早已经上了幼儿园、兴趣班。
在顾家那样的家庭,下一代几乎从会说话、走路就开始培养。
所以不能再拖了。
这天,老夫妻俩谈到很晚。
临睡前,卢外公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极少拨打的号码。
翌日
绡绡早起吃完饭,抱着自己的水枪跑出去玩,一直到午日当头,才在外公的再三呼唤下满头大汗往回跑。
卢外公站在院门口,绡绡笑着跑过去,拉着外公的手撒娇:“外公,今天中午吃凉面吗?”
“嗯。”卢外公面色冷肃,只在听到小外孙女的问话时牵了下嘴角,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
绡绡没有注意,晃着外公的手一蹦一蹦地朝屋里走。
“绡绡,过来。”
此时正值初夏,绡绡在外面玩了一上午,热的不行,刚松开外公的手,要跑到厕所洗脸就被叫住了。
她扭过头看向外婆,注意到对方身边坐了一个女人。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纤柔娇美,眉眼间和郑外婆有几分相似。
那人也侧头直直看着绡绡,眼眶通红,眼里滚动着复杂的情绪。
绡绡小脑袋一歪,试探叫道:“妈妈?”
伴随着这两个字一出口,女人的眼睛像是闸坏了一样,眼泪像泄洪一样奔腾而出,吓了绡绡一跳。
绡绡走过去靠在外婆身边,看她哭个不停,拿过身边的一抽纸递给她:
“别哭了擦擦吧。”
女人抽噎着接过纸,眼里满是愧疚:“谢谢,绡绡对妈妈真好。”

恋爱脑是病,得治!绡绡顾名琛免费阅读

“倒也没有。”
绡绡又抽出两张纸塞到女人手里,顶着她越发慈爱的视线,坐在沙发上悠闲地晃晃腿:
“主要今天是绡绡擦桌子,我怕你鼻涕淌上面,我待会儿还得重擦。”
“……”女人:“???”
她捏着那团纸,感觉自己心里的一腔感动仿佛喂了狗。
屋中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因为绡绡一句话一扫而空,郑外婆干咳了两声,抱住绡绡,轻声问:
“绡绡还记得妈妈吗?”
绡绡点点头:“记得。”
毕竟是她来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嘛,细论起来,要不是因为对方,她还不一定能***这具身体呢。
绡绡表情淡淡,没有见到亲生母亲的欣喜,更没有伤心怨怼,仿佛眼前人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客人。
意识到这一点,卢月晴的脸霎时变白,眼泪又在眼眶中打起了滚。
郑外婆把外孙女和女儿的反应看在眼中,和老伴儿对视,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
到底还是晚了。
绡绡天生早慧,大概因为这个原因,这孩子看着热情开朗,实则内里冷漠。
女儿这些年净顾着围在她那狗老公身边,把亲生女儿放在他们两个老的这,连看都不看,还能指望绡绡对她有什么母女情?
郑外婆勉强笑笑,抱着绡绡轻声问:“妈妈以前有事不能跟绡绡在一起,今天是特意过来接你的,绡绡跟妈妈回家好不好啊。”
“外公、外婆也一起吗?”绡绡软软靠在外婆怀里,仰着小脸糯糯地问。
郑外婆心里一酸,眼眶泛红,一瞬间甚至想要开口应下。
顿了一下才轻轻摇头,微微哽咽道:“不,妈妈家就在市里,坐车一两个小时就到了,等到周末绡绡可以回来看外公外婆。”
“爸爸妈妈那里……”
“那好叭。”
“……”郑外婆想要再劝的话,被堵在嘴中。
她低头看撅着嘴应下的小外孙女,面容扭曲,立时就想反悔。
这小白眼狼现在就应的这么痛快,等到明天早上在新家睡醒,怕不是连她们老两口长啥样都记不住了!
绡绡就像个没有感情的钢铁直女,把母女见面、祖孙离别的伤感气氛毁的一干二净。
郑外婆把小直女抱起来放在一边,面无表情的跟糟心女儿把事情敲定。
吃完午饭后,收拾好绡绡的行李,外婆、外公一起目送母女俩上车离开。
车辆缓缓启动,绡绡趴在后座,透过后车窗看着外公外婆的身影渐渐模糊,最后消失在视线中。
车内一片安静,卢月晴有些局促也有几分生疏和尴尬,她动了动唇,尽量柔和声音,安抚绡绡:
“要不要先睡一会儿,等到醒来就能见到爸爸了。”
“绡绡还没见过爸爸,不过你不要怪他啊。爸爸工作很忙的……”
一提到自家老公,卢月晴立马起了谈兴,叭叭的开始给女儿树立伟岸的父亲形象。
绡绡窝在儿童安全座椅上,骤然离开外公外婆,让她心情有些低落。
不过她还是打起精神非常认真地听着妈妈讲话,点点小脑袋应道:
“是呢,两年娶俩老婆,一年换一个,爸爸真的好忙呢。”
“……”卢月晴猛地转过头,嘴唇颤动无言以对。
绡绡疑惑地回看她,大眼睛眨啊眨的,像是再问怎么不继续说了。
表情之认真,让卢月晴分不清,她到底是在嘲讽还是真的觉得她爸爸好忙。
车内再次陷入一片寂静。
前方的司机悄***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卢月晴,默默用脚趾替雇主抠了一套三室一厅。
太特么尴尬了!
一直到驶进别墅区,车内都再没响起过声音。
司机把车开到别墅门口,下车拿出行李递给迎出来的***。
卢月晴此时已经调整好情绪,牵着绡绡的手往里走。
这栋别墅不算特别大,是温馨精致的风格。
正在打量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楼梯上缓缓走下。
剪裁良好的高定西装包裹着来人挺拔的身材,他气质十分冷峻,左手系着右手的袖口,动作优雅自然。
“怎么回事?”
他抬起头,绡绡这才发现对方左耳带着蓝牙耳机,不知那边说了什么,他动作一顿,眉头微拧,清冷俊美的脸上浮上一丝怒意。
刚要系好的袖口“啪”一下摔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景扬。”绡绡听到卢月晴呢喃着叫对方的名字,声音小到几不可闻,带着几许期盼和热切。
沉迷通话的顾景扬没有听到,皱着眉继续下楼,绡绡眨眨眼,清脆地喊了一声:
“爸爸!”
通话被打断,顾景扬不悦地抬起头,目光冷冷地射向声源处。
卢月晴赶紧拉回女儿,捂住嘴,凑到她耳边小声提醒:“爸爸在做正事,绡绡不要打扰他。”
她说完急忙抬起头,紧张局促地看向丈夫。
顾景扬的目光没在绡绡身上多停留,又把注意力转到电话上,继续大步朝门口走。
“咚。”
重物摔在光滑的瓷砖上,发出闷响,绡绡看着面前摔了个嘴啃泥的亲爹,小嘴“o”成一个圆。
她上前一步蹲下身,看着趴在地上的爸爸,拍拍胸口,一脸庆幸:
“原来如此,绡绡从小在乡下长大,都不知道城里人的‘正事’是这意思。我刚刚本来要说‘爸爸,小心脚下袖扣’的,差点耽误您正事。”
她说着,笑眯眯转过身,朝一脸懵逼的卢月晴伸出大拇指。
“幸亏妈妈及时拦住了我。”

小编推荐理由

恋爱脑是病,得治!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