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别太得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请你别太得意(沈倪江以明)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沈倪江以明小说————请你别太得意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砂梨所著,讲述了沈倪看上了住楼上的医生,朋友问,小破地方能有什么人间美色,沈倪托着腮:江医生啊……长得帅、声音苏、人

沈倪江以明内容介绍

《请你别太得意》
文/砂梨
2020.11.17- 晋江文学城 
沈倪离家出走了。
经历过数次小打小闹之后,这次是真的。

请你别太得意沈倪江以明全文阅读

确切来说,她是被她爸沈应铭赶出来的。
万幸的是,沈倪前脚刚和同学从巴厘岛度假回来。拎起身边的行李箱就能滚出家门。
几套衣服、手机、身份证、银行卡,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她此时全部身家。
偌大的京城,她不知道去哪里。
手里有个地址,南山镇里春巷18-302。据说是她妈过世前住的地址。 
说不清为什么,沈倪曾经很多次想去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地儿,又一次都没迈出过脚。然而这次被赶出门,她很自然地订了车票,很自然地踏上了这趟旅程。
再回神时耳边满是火车轧着铁轨的杂乱噪音。
沈倪听到手机那头喂了好几声,信号有点差,中间断断续续。
“听不清。”她捂住另一边耳朵。
那头说:“这聊天环境也太艰苦了点,怎么说?你去几天?”
她也不知道去多久。
距离现在快二十年了,她都不知道去了那地方还在不在。
凭着一个地址,一串钥匙,头脑发热就负气出发了。
绿皮车的体验感不是很好。这里噪声大,味道杂。
沈倪头一次知道火车还有站票。
隔壁那圈人打了几小时的牌,抽烟,磕花生米,自由得没把火车不当自己家。
坐着的和站着的两拨人轮流替换,不停有人把目光落在她身上,视线充斥着低趣味。
沈倪还是被赶出门前那副打扮。
吊带衫,热裤,露出大片细腻皮肤,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下很扎眼。
她烦躁地偏开头,一头冷棕色长发也因为偏头的动作从肩头滑落,挡住了周遭蠢蠢欲动的目光,也挡住了隔绝外界噪音的那枚蓝牙耳机。
薛成俊这通电话很好地降低了她被搭讪的几率。
不过连续几小时的电话粥,话题都聊干了。
“你说点别的。”沈倪不想答刚才的问题。
薛成俊无奈:“……你出门带够钱了没?你爸销没销你的卡?一会我先转你点应应急。”
隔着手机,沈倪咬咬牙:“不至于。”
“那我过几天找机会看你。”
“……又不是不回去。”
“那你到底去几天?”
话题又绕回来,沈倪更烦了,“不知道。”
煲到耳朵发烫,充电宝都续不上电,沈倪终于抵达目的,呼吸到了第一口新鲜空气。
她深吸两大口,第一口敬头脑发热来到这,第二口敬自由。
在这个大一的暑假,她离开了京城,离开了沈应铭,总算活得更像大人了。
距离京城已经一千多公里。
南方的天闷闷的,夹着湿气。
沈倪抬手把一头长卷发绑在脑后,露出白皙后颈。没了火车上那些肆意打量的目光,她觉得自在不少。
周围来来回回人流量很大。傍晚来临,街边亮起霓虹。
这边的霓虹是真的闪烁。最显眼的那串红色字“住宿上二楼”明明灭灭,随时都面临熄火。
她立在夕阳下许久,打量这个全新的,哪哪都带着湿气,挺不繁华的地方。
沈倪满身写着烦。烦到路过想朝她吹流氓哨的人都哑了火。
出租车司机不管她脸色不佳,径直上前拉客:“姑娘,走不走?”
她掏出地址,指着那行字:“这。”
“这啊,我认识,还有三十几公里呢。打不打表?不打一百五。”
好像是怕她犹豫,司机补了一句:“那边没有公交,晚了车都不好打。”
沈倪本来就没有坐公交的计划。
一天下来,人很疲。
她坐上车,丝毫提不起兴趣闲聊,看在别人眼里就是满脸写着生人勿近。
天色慢慢暗下来,她强打起精神开始搜索附近的酒店。
那房子在不在另说,就算在,也那么多年了。不可能还能住人。
车越开,选择范围越窄。
司机穿街走巷,最后一脚刹车停在一条窄巷前:“就这了。往里开不进了。”
不知不觉已经远离了刚才下火车的县城。
沈倪再看手机,地图上显示南山镇,但一勾选住宿,选择栏直接空白了。
她下车后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这附近有酒店吗?”
司机师傅嘿一声笑了:“那还得回刚才县城。”
刚巧一辆公交从出租车背后慢吞吞摇晃过去。
又蒙我呢。沈倪心想。
她面无表情往巷子里走,手里推着拉杆箱。
滚轮在这条陌生又宁静的巷子里发出刺耳噪音。她***提了提,继续往里走。
这条小巷都是青石板路。
两边是低矮的两层居民小楼,灰墙灰瓦,后院围墙往中间一夹击,组成了这条弄堂。
路的尽头有个小路牌,写着里春巷。
拐过去应该就是沈倪要找的地方。
几栋对着的小单元楼,五六层模样。比起刚才那些小楼,这里显然刚粉刷过,夹在一堆灰扑扑院落里,相当惹眼。
更惹眼的是,楼道口聚集的一群大爷大妈见到生人,不约而同把目光移了过来。
沈倪几乎一秒就从他们眼里读懂了接下来劈头盖脸的问句。
小姑娘从哪来?到哪去?上几楼呀?找谁去?

请你别太得意沈倪江以明免费阅读

沈家这么有钱,沈应铭总不会穷到把这套房子租给别人住。
沈倪确信302还闲置着。
她从包里摸出那串老旧钥匙,想先发制人躲开询问。
好在突然来了个电话,在还没成为茶余饭后消遣之前解救了她。
薛成俊良心发现,来慰问她到没到地方,有没有被人拐走。
沈倪肩抵住手机,费力拖起行李箱往楼道里走。
半个身影刚隐没进光线里,脚下就猛地一停:“靠,这个楼连电梯都没?”
薛成俊安慰:“问题不大,不才三楼嘛。”
“问题很大。”沈倪顿了顿,说:“我现在如果出去,五十块钱找个人帮忙把行李提上去,可行吗?”
薛成俊还没回答,她自己先打消了想法:“算了,外边是群爷爷奶奶。我这也太不是人了。”
薛成俊:“……”
如果非要说,她不当人的时候太多了,数不过来。
譬如说。
薛成俊记得,初中那会儿,他的一顿胖揍只换了沈倪一顿麦当劳。
那时沈倪收集了季阿姨的头发、指甲屑,和另一袋不知是她自己的,还是姐姐沈清的,软硬兼施叫他帮忙做个人亲子鉴定。
她一口咬定自己和沈清肯定有一个不是季容亲生。
这事交给薛成俊,他爸是院长,他妈在司法鉴定机构,不是难事。
何况沈倪还答应帮写一个学期的作业。
薛成俊问:“你做鉴定干吗?”
沈倪不想答:“你管那么多干吗?”
他想了想,试探道:“你和你姐姐确实不像。要是你姐真不是季阿姨亲生的,你准备怎么办?”
“那多可怜啊,我就当不知道。”
这是沈倪沉默许久后,给的答案。
后来得到的结果却是沈倪和季容无亲子关系。
沈倪拿到报告后没明说,但薛成俊看她比纸还白的脸色就知道了。
再后来薛成俊果然没逃过爸妈的一顿揍。
知道沈倪去找她亲妈以前的住处。
薛成俊这边除了远程加油,什么都做不了。
就听着手机里砰一声,乓一声,惨绝人寰。
最后终于消停了,他问:“到了?”
沈倪拿起手机:“是吧。”
“吧?”
她喘了好一会儿,说:“连个楼层数都没,没数错的话就是了。”
沈倪没管电话那又说了什么,借着天光去看那道防盗门。
外面一层纱门,里边是木门。
是很多年前的旧款式,锁眼有锈斑,但外层出乎意料地很干净。
她深吸口气,先试了试手里那把铜色钥匙。
锁眼好像小了,插不***。
“不会锈透了吧。”她低头弯腰,研究了一会儿还是不行。
手里的钥匙换到第二把,这次连锁眼形状都对不上了。
千里迢迢从京城到这,和亲爸吵了架,闷头坐了回体验感非常不好的绿皮车,拖着行李箱哐啷哐啷穿街走巷,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
破几把钥匙开不了破门?
沈倪心里囤满了气,抬腿砰一脚踹在门框上。
不锈钢门框发出刺耳噪音,乒乒乓乓砸出好几声回响。
她气不过,又想摔钥匙。
这时楼道里隐隐传来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中间一个停顿,然后就没了声音。
夕阳灿辉从拐角处的窗户口铺了进来。
沈倪偏头,从光影交汇处看见了半隐于晦暗中的宽肩窄腰和一双大长腿。那双腿拾阶而上,最后停在自己身后。
沈倪这回清清楚楚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男人身上是简单的白T、运动裤。发梢还残留着濡湿。
应该是刚运动完回来,T恤微微贴合在身上,露出完美的肩胛线条。偏偏这种最日常的装扮,被他穿出了与众不同的气质。
楼道天光把他的下颚线条照得清瘦***,与冷峻眉眼融合到一起,有些移不开目光。他望过来,眼底幽暗得像一潭深水。
在那潭水里,几乎湮灭了所有能称之为情绪的东西。
很沉,很寂,看不到底。
电话那头,薛成俊还在持续喂喂喂。
电话这却陷入了死寂。
沈倪抿唇看着面前的男人越过她,一言不发掏出钥匙,然后利落地开了门。
再然后,砰——
防盗门摔出的风扑了她满脸。
沈倪还没从烦躁和震惊的情绪中转圜过来。
突然听到门里又有了响动。门从内被打开,那个男人垂眸看她,黢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随便踹别人家的门不是什么好习惯。”
砰——
门风再次扑了一脸。

小编推荐理由

请你别太得意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