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谢时予席卿)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谢时予席卿小说————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甜即正义所著,讲述了谢时予穿进了一本女主扮男装的小说中,成了恶毒男配。他原打算做个不作死的好男配,然而看到男装“女主”的

谢时予席卿小说简介

“谢时予,我说过我不可能会喜欢你,你再怎么欺负席卿也没用,我只会更讨厌你而已!”
谢时予意识朦胧间,听到有人在他跟前说道。
那么辆大卡车碾过来,他居然都没死吗?
谢时予睁开眼,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并不是在医院,而是在一个楼梯口……
他的眼前站着一个清秀的陌生女孩,女孩穿着校服,校服上印着校徽,底下印着四个字——铭顶高中。

谢时予席卿全文阅读

“……”没听过,哪个野鸡学校。
“谢时予,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女孩见谢时予不理会她,提高声量。
谢时予莫名其妙:“请问你哪位?”
他是真不认识眼前的姑娘,可对方显然把他这话理解成了“你算老几啊”,羞恼之余,一跺脚道:“反正我言尽于此,你要是再找席卿麻烦,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丢下这句话,她转身就走。
谢时予却呆愣住了。
他想起来了,席卿、铭顶高中……这不是他前几天刷的那本煞笔肉/文中,女主的名字和学校么?
几天前,他的大学舍友神神秘秘地发了个链接给他,说分享本特别精彩的小说给他,里面还有个配角跟他名字一样。
谢时予正好闲着,于是戳开看了。
他一开始不知道这是本高肉/文,只是被书中魔幻的剧情吸引了注意力。
小说女主席卿的妈妈怀胎六个月,才知道一直找借口不跟她结婚的男朋友早已有妻儿,愤怒之余,她果断选择了带球跑,却不幸死于难产,刚出生的席卿被外婆抚养长大。
她十六岁那年,外婆身患重病,需要很多医药费,他们家拿不出这么多钱,刚好这时,她的亲生父亲秦明良找到了她,想把她认回去。
席卿为了给外婆治病同意了。
接着,魔幻的剧情来了。
回秦家前,外婆掏出了一颗药,让席卿吃下。
席卿不明所以,听话吃下,然后惊恐地发现自己竟变成了一个男的(……?)!
谢时予一边感觉智商受到了摩擦,一边情不自禁往下看。
原来外婆怕席卿长得太漂亮,步她妈妈后尘,给她吃了变性药,可以暂时改变她性别。
书中也没介绍这药从哪来的,关键是明明查到谢妈妈给他生了个女儿的秦明良也没怀疑什么,把她当成儿子接回了秦家……
秦家是本地有名的豪门世家,不过席卿是“私生子”,无论是当家主母,还是她的哥哥姐姐,都不喜欢她,处处挤兑欺负她,她在秦家过得并不好。
不但如此,她转学后一阵子,就校霸发现了她其实是女的,以此为威胁要求她做他女朋友,席卿不得不答应,并在他胁迫下跟他滚了好几章的床单(?)。
接着,她又被某富少发现了身份,再次被胁迫滚了好几章的床单(??)。
最后,男性身份的她被某个喜欢漂亮男生的总裁看上了,总裁强取豪夺,再再次跟她滚了好几章的床单(???)。
摔!什么辣鸡小说,女主是个***工具人吗?
而且,***就***,为什么滚得像在搞基,他一个直男狗眼都瞎了好么!
谢时予看不下去了,果断弃文。
至于小说中跟他同名那位……谢时予的脑中如过电影般快速闪过一帧帧原主的过往。
他是个暴发户的儿子,从小被宠坏了,骄纵跋扈。
席卿转学到他们学校后,因外表帅气、成绩优异,无数女孩子为之倾心,这其中就包括了他喜欢的女生肖姗姗,就是刚才那位姑娘。
原主知道后气坏了,开始处处找席卿的麻烦,是个不折不扣的反派人物。
小说中,跟席卿第二个***的富少为了讨好席卿,把他家直接整破产了,还设计把他送进精神病院,下场凄惨。
“……”
此刻,穿成谢时予的他心里所有的脏话汇聚成了一种植物:草!
“时予,姗姗妹妹跟你说了什么,怎么失魂落魄的?”
一个男生走过来,一脸同情地问道。
来人叫曲宁泽,是原主的同桌兼哥们,在书中跟他一起狼狈为奸,为女主的悲剧人生添了不少砖瓦。
不过从原主角度看,这位很仗义,也对他很照顾,于他而言不能算坏人。
穿成一个恶毒炮灰,还有个恶毒炮灰朋友,这经历……挺有意思的。
想及此,谢时予笑了下,说:“没事。”
“你别勉强自己笑了,比哭还难看,在我面前你不用故作坚强。”
神他妈故作坚强。
谢时予懒得在这个话题上多掰扯了,抬脚往教室方向走:“回去了。”
曲宁泽走在他旁边,伸手揽住他肩膀,压低声音说:“***,我跟你说,我趁物理课代表不注意,把席卿那傻逼的作业本拿了,你回去撕着泄愤。”
谢时予:“……”
你这样是会被炮灰的!
谢时予不是原主,对那个什么肖姗姗也没任何兴趣,更不可能因为她再去欺负女主。
重活一次不容易,他决定离这些小说人物都远远的,做个五讲四美的好男配。
二人回到了教室,坐下后,曲宁泽从桌洞里掏出一本作业本,放在他桌上,冲他挤挤眼。
“来,把它当成席卿,先撕后踩,恁他大爷的。”
“……”谢时予无语。
他目光落在桌上的作业本上,作业本干净整洁,一个褶子都没有,跟新的没两样。
封皮上,班级姓名学号后面缀着的字瘦劲清峻,骨气洞达,看起来竟比一些男生的字体还刚劲有力。

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谢时予席卿免费阅读

“不撕,”谢时予把作业本推回去,“拿开。”
“你是怕被姗姗妹妹发现吗?没事,这个本子我悄悄拿的,谁也不知道,等下撕了就扔后面的垃圾桶,保证鬼他妈都不知道。”
谢时予瞪他:“你幼不幼稚?”
“怎么就幼稚啦,明明是机智好么,”曲宁泽见他不动,伸手拿过来,“你不撕我撕了。”
说着,曲宁泽正要撕,谢时予冲他伸出手:“作业本给我。”
曲宁泽眉开眼笑地把本子递给他:“这才对……哎,时予你干嘛去?”
谢时予拿着作业本,在教室巡视一圈,然后目标锁定在后排一个趴着睡觉的男生身上,走过去。
席卿的同桌见谢时予走过来,以为他是来找麻烦的,赶紧推了推席卿,席卿睁开眼,他同桌朝他身后指去,示意他看身后。
席卿转头,与刚走到他座位边的谢时予目光撞了个正着。
谢时予本身是想把作业本放在席卿桌上就走,看到席卿正脸那一刻,动作僵住了。
大大大大美人!!!!!
这是谢时予内心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席卿的脸,除了美,他已经找不出任何形容词了,清冷绝尘,一分一毫都经造物主精心雕琢,惊世绝艳,不可方物。
明眸善睐美如英,容貌绝尘无人及。
月是人间散客,君是人间绝色。
谢时予抓着作业本的手收紧了,有一种爱情,叫一见钟情。
这女主,从头到脚再到头发丝,都在他的审美上跳舞。
男装都这么好看,女相肯定更加绝美。
靠,他还做什么男配啊!
这不翻身做男主说得过去?
“什么事?”席卿开口,声音清冷。
谢时予声音都不自觉放温柔了点,举起手中的作业本:“我来……”
“谢时予!你想干什么?”一个男生快速跑过来,是他们的纪律委员胡政。
胡政挡在他和席卿中间,瞪着他:“老师说你再打人要给你记过了。”
谢时予:???
“我没有要打人。”谢时予眉头微皱。
胡政盯着他手中的“作案工具”,满脸写着你就编吧。
曲宁泽本来不知道谢时予拿了作业本过来干嘛,一听胡政的话,“***”了一声,立刻跑过来,拉着谢时予,苦口婆心地劝道:“时予,我跟你说时予,在教室打架是不对的。”
说着,他压低声音在谢时予耳边说:“你就是再气,也要忍到放学后啊!为了这小子吃个处分多不值得。”
谢时予:“……”
谢时予又看了眼席卿,对方眼中除了冷漠就是厌恶,他这才意识到原主的恶劣多深入人心。
他想做男主也不能急于一时,为了不给席卿留下更恶劣的印象,他干脆把作业本往胡政怀里一丢。
“你想太多了,我来还他作业本。”
说着,他转身回到自己座位。
曲宁泽以为他听了自己的劝,也跟着回到了座位,又把椅子往他那边拖了拖,低声说:“别气别气,今天傍晚放学,我们就去把他那张小白脸揍成猪头,看他妈怎么勾引姗姗妹妹。”
谢时予觉得有必要跟曲宁泽谈谈,曲宁泽作为欺负席卿的人之一,也被那富少收拾了,被他找的小混混打断了腿,落下终生残疾。
曲宁泽在书中虽然不是个好东西,但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既然占了人家的壳子,就应该拉人家兄弟一把。
谢时予瞥了他一眼:“你脑袋里一天到晚的,能不能想些正经的事情?”
“啊?什么正经的事情?”曲宁泽觉得自己想这事就很正经啊。
谢时予把他脑袋摁在摊开的课本上:“学习。”
曲宁泽僵住了。
坐在他们前面正在借着书本掩盖悄悄照镜子的女生,手上一松,镜子“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夭寿啦,年段倒数第一居然要别人搞学习!
胡政接到谢时予扔过来的作业本,看了眼,发现居然真的是席卿的作业本。
他不会真的是来还本子的吧?
不可能,胡政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谢时予哪次找席卿不是找麻烦。
“学神,你的作业本,”胡政把作业本放在席卿桌上,“你不用怕他,我们都是站你这一边的。”
席卿:“谢谢。”
胡政走开后,席卿看了眼那本放在桌上的作业本,随即拿过来,把它撕成了两半,丢进身后的纸篓。
他同桌看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知道席卿身世的,都觉得他是个可以任意欺负的寡言私生子,只有他才知道,席卿这人骨子里有股狠劲,就谢时予那种败絮其中的货色,在他面前都不够看的。
只是他懒得计较,把对方当小丑罢了。

小编推荐理由

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