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长,你是在***我吗?(民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探长,你是在***我吗?(民国)(陆白顾以生)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陆白顾以生小说————探长,你是在***我吗?(民国)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酒战子所著,讲述了痞气撩人医生受×禁欲忠犬探长攻【1v1】留洋归来的情场杀手陆白在回国第一天就卷进了一个爆炸案里,看着

陆白顾以生内容介绍

天蒙蒙亮的时候,西外滩的码头便已经热闹了起来。

做买卖的小贩也已经占据好各自的地盘吆喝叫卖着,几家等着做交易的商人也一脸着急的瞥向远处即将驶来的船。

“这船早就过了靠岸的时间了,怎么连个影儿都没有。”

“这雾这么大,不会出什么事吧。”

严顺在一旁听着众人议论,不由得也担心起来,他家二少正是坐着这艘轮船回国。

探长,你是在***我吗?(民国)陆白顾以生全文阅读

正值初春,码头边时不时的吹过几阵冷风,吹的他牙直打颤,将半边脸埋在衣领下,只留着眼睛在外面死死的盯着那船驶来的方向。

不久,人群中的议论声又大了些,船笛声响起,严顺这才松了口气。

他瞄着人群的方向,风吹的有些睁不开眼,只模糊的看见面前花花绿绿的礼服洋裙,映衬着姑娘们那雪白的长腿。

他抿了抿嘴,害羞的低下头。

“小顺儿!”

严顺回过神抬头向前看去,愣是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才认出眼前这人。

陆白一身白色西装,打了黑色细瘦领带,金色细框的眼镜被雾晕染的有些模糊,高挑的身姿让他想起了圣蒂教堂里的壁画。

严顺悻悻地走过去,低头瞥了一眼身上的粗布马褂,不敢正眼瞧着眼前的二少。

他与二少同岁,从六岁就跟在他身边,原本都是背古书在街上疯跑的孩子,结果五年未见,从英国留学归来的二少竟变得如此优雅斯文,连这穿着也洋气了许多。

“五年未见,你小子讨到媳妇没有啊?”陆白一把搂过他的肩,顺手将行李交到他手上,低头笑了几声。

“还没呢。”严顺顶着大红脸,赶忙推开肩上的手,朝身后退了几步:“我这衣服脏,白哥别……”

“怎么跟我这么客气!”陆白伸手将他抓了过来,赶忙掏出西装口袋里的一个精致的小怀表,放在嘴边哈了几下,又胡乱的抹了抹放到严顺手里:“这可是个好玩意儿,我求了好久才从约翰那老头子手里拿过来的,为了这个缘故,他还拖欠着我的论文……”

陆白转过头,看着严顺一脸茫然的盯着他,视线交汇后,严顺赶忙低下头小声嘟囔道:“我一个乡下人,不懂这些物什子。”

见眼前的严顺脸红的几乎要滴血,陆白赶忙识趣的闭了嘴,拍拍他的肩说道:“走吧小顺儿。”

严顺点点头,转身将行李放入车后座,又坐到驾驶位置上,转头就看见陆白略微惊讶的表情。

“这两年才学的车,我可不能拖了你的后腿。”严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低头笑着说道。

他是打心眼里喜欢他家少爷。

这五年来,严顺一直偷着学习一些英文单词和西方的一些礼节相处方式。就是为了等到陆白回国后可以更加理所应当的跟在他身边,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这种喜欢,在经隔了五年之久变得更加小心翼翼,犹豫不决。

“少爷这次回来有何打算?”

“我已经与慈宁医院的院长商谈好了,暂且担任副院长一职,顺便还能继续我的研究。”陆白扶了扶金丝眼镜微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严顺。

这小子,五年来倒是长得越来越出众了

车子进了英租界,到了一栋小洋楼面前停了下来,陆白有些疑惑的看着严顺。

“这几年,老爷与洋人做了不少生意,商业势力也拓展了不少领域,如今的陆家实属这上海内的数一数二的富贾人家了。”

陆白瞧着这洋房的结构和外观,对他这思想开明的父亲倒是又生出了几分敬佩之意。

真想不到这小老头对这做生意还有的一番见解。

“哎呦儿子你可算回来了,五年来可想死我了!”陆白刚进门,就被这个身穿红色旗袍披着白色狐裘绒衣的女人紧紧的抱住。

陆白看着他母亲的样子,不由得失笑。

其实他这个母亲是后嫁给陆老爷的,陆夫人早年生了病走得早,只留下他大哥陆铭便撒手人寰。之后他母亲柳凤芝嫁进陆家,也就有了他陆白。

大哥陆铭也因为这层缘故,与柳凤芝一直心生嫌隙,但是对他这个弟弟还是极好的,从小到大也不少保护照顾,但也因如此,陆白从小到大除了严顺身边也没了其他要好的同伴。

虽然他对他大哥过于强势的保护欲有些反感,但是他也免去了许多不必要的人际应酬。

“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老爷子叼着烟枪坐在沙发上,笑着看向相拥的母子二人。

“我从明天开始就去慈宁医院工作,最近时局不稳,医院缺些人手。”陆白上前抢过老爷子手里的烟枪,嗔怒的斜睨了一眼。“少抽点。”

老爷子***一笑,拍拍腿上粘的烟灰,“好,不抽了不抽了。”

“哥呢?”

“你哥他最近忙着毕业生的事情,已经三四天没着家了。”

陆白没再说什么,让严顺将行李交给自己便去了卧室。

这卧室的装饰大多是遵循着洋人的习惯和风气,不过也增添了一些老祖宅里面的瓷器木椅,倒给人一种中西合璧的舒适感。

陆白微抿了两口威士忌,等到全身的血液都烫的他发疼,这才在脸上草草盖了张报纸躺沙发上睡了过去。

陆铭还没来得及整好那些毕业生的档案问题,一听到陆白到了家便急匆匆的赶了回来,一进屋就看见他这弟弟连西装都未脱去就躺在沙发上睡的正香。

五年未见,陆铭看着眼前的这人已然没了之前的稚气,更添了几许成熟稳重的气息。

不过唯一没变的就是那依旧白皙的肌肤。陆铭看的出神,竟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触碰了一下。

那人似乎感觉到了,薄唇轻启,粉软的舌尖***舐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唇。

陆铭看见了这细微的动作,眯了眯眼。

他这弟弟。

还是这么诱人

“咳咳。”陆白西装未脱,只觉得脖颈间勒的紧,睡梦中咳嗽了两声,又翻过身去。

陆铭见状,赶忙伸手替他松了领带,在触碰到那滚烫的皮肤后,眸子深了深,思索了片刻,又将那衬衫的扣子解了开来

陆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自己已经换上了新的睡衣躺在床上不禁挑了挑眉

难不成是严顺给他换的衣服?

这小子!

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占他便宜

“醒了?”

冰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陆白战栗了一下,这才注意到窗边摇着酒杯的陆铭。

“哥。”

探长,你是在***我吗?(民国)陆白顾以生免费阅读

“嗯,吃饭吧。”陆铭左手端起餐盘,轻放在床上。

“我……还不饿。”

刚说完就见陆铭皱着眉头看他,随后用刀切了一小块牛肉递到他面前。

陆白看着他哥那不容拒绝的严肃神情,又看着近在嘴边的牛肉,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正准备伸出手接过叉子,就听见陆铭轻笑道:“五年不见,怎么像个小姑娘似的。”

“哪有。”陆白憋红了脸,一口吞下了牛肉,连嘴边的酱汁都没来得及擦就反驳了回去。

鲜红的酱汁映衬着陆白红润的嘴唇,许是感觉到嘴边的黏腻,陆白正准备抬手擦掉,却被陆铭一下子扣住了手腕。

“怎么吃的这么脏。”陆铭用大拇指轻轻擦掉酱汁,又抬手***了一下手指说道“嗯,味道不错,我还害怕你不喜欢这味道。”

陆白身子一顿,不自觉绷紧了神经。这种调/情用的小把戏对于他这种在英国久经情场的人来说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可这是他哥……

陆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吃吧,我先去整理学校的资料了。”陆白看着他与平常无异的语气暗自松了口气,果然还是自己矫情了不少,连亲哥的心思都敢瞎想。

陆白随手翻看了几张报纸,除了上面占据半大板面的仙百门新晋萨克斯手Simon,就是通货膨胀的小边小料。

这个Simon严顺白天在车上没少与他吐槽,不仅年纪轻轻就成了仙百门的乐队领队,还迷的巡捕房探长顾以生神魂颠倒,气的他家老爷子亲自去仙百门把他绑回去揍了好几顿。

想到这,陆白冷哼一声。

又是一个沉迷风月场所的草包。

陆白拿起桌上的入职报告,仔细的检查了几遍,随后拨通了慈宁医院的电话。

“陆先生,我们等您的电话很久了!”对头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我们在三天前就接到了您的邮件,听闻您在英国一直研究胸腔手术相关的课题,我们手术科很高兴能够引进您这样的人才……”

陆白低头看了一眼表,又等了一会儿,发现对面似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才出声:“裴院长,我看不如等我们明日见面了再细说?”

“好好好,你看我这老糊涂了……”话未说完,就被一阵尖叫声打断。“这人伤势严重,快送进急诊室!”

“发生什么事了,裴院长?喂?”对面嘈杂声四起,电话接触线路的也时好时坏,陆白只模糊的听到爆炸,重伤几个词,心里直道不妙。

他赶忙抓起大衣冲了出去,在院子里摸索了好一阵子也没见到严顺的车。

“操!”陆白低声咒骂了一句,回到桌台上将杯中的酒灌进喉管里,辣的全身都热了起来,将风衣重新裹了裹朝医院的方向跑去。

浓浓的火药味和来苏水味道混合在一起,整个候诊大厅像是被征伐的战场,只留下无尽的呻吟和***气息。

陆白抽抽鼻子,冲着前台的小护士勾唇一笑:“护士小姐,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护士小姐本来急得焦头烂额,正要没好气的回答,结果转头一对上那亮晶晶的眸子就软了心,耳梢红的滴血,扭捏的说道:“仙百门不知怎的突然爆炸了,那顾探长喝的正迷糊,意识也是迟钝了不少,这受了重伤还在里面抢救呢!”

原来是那个顾以生。

陆白咂咂嘴,那种人自己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免得惹上什么祸端。

“那您继续忙吧,我……”

“陆白先生!”

身后传来裴院长惊喜的喊声,陆白朝着面前惊呆的小护士挑了挑眉,刚转身就被裴院长紧紧握住了手腕。

“陆白先生,原谅我们招待不周,现在事情紧急,本来应该值夜班的主刀医生告了假,现在医院也没个像样的人接手,顾探长现在还在里面吊着氧气瓶……”

“别说了,准备手术。”陆白快速的扯过护士小姐手中的手套以及一系列防护用品赶忙进了手术室。

刚一***,满屋的***味儿呛得他喉咙一紧。

“现在什么情况?”陆白带上手套,仔细的将腰带系的更紧些,抬眼问旁边的助手。

“脉搏一百二,血压八十,左胸下侧三厘米处有六到七毫米穿透性枪伤,右腕处有三平方厘米的重度烧伤,左臂肘腕处有一处枪侧擦伤……”

“枪伤?准备麻醉,止血扩容。”陆白扫了一眼顾以生,那人紧皱的剑眉下卷翘且修长的睫毛正微微颤动,恍然间还带着几点小泪珠,脸上的血痕更添了一丝妖冶的意味。

这小子长得还算不错。

他身上的血已经凝固起来,陆白帮忙擦试着。那人或是因为难以忍受取出子弹时的疼痛,紧紧的攒住站在身旁的陆白的衣袖。

看着那男人冷峻又有些柔弱的样子,陆白忍不住多瞄了几眼,直到助手用手肘轻碰了一下他,这才回过神来专心做着止血的工作。

万幸顾以生受得两处枪伤都恰巧避过了要害之处并且伤口很浅,倒是没有危及性命

医院人手不足,之后陆白又接着做了两场手术才真正休息下来。他抬眼看向钟表,已经凌晨三点半了。

接近六个小时的手术再加上难闻的***味,让他头晕的沉,抬眼看见值班的小护士拿着几个药瓶赶忙叫住了她。

“护士小姐,这换药的活儿就交给我吧,我这头疼得很,想去透透气。”陆白佯装捂着额角,朝护士小姐眨了眨眼,嘴巴稍稍撅起,一脸可怜相的说道。

护士小姐小脸一红,将药瓶放在椅子边就转身跑了回去。

陆白勾唇一笑,凑上前拿起药瓶的标签一看

——302,顾以生?

冤家路窄,他挑了挑眉,一脸不情愿的朝着病房走去。

陆白推门***正准备开灯的时候,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人一把拉入房间死死的抵在墙上,沉重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颈处,痒的他缩了缩肩膀。

“你…”

“别出声。”

那人将陆白的手反剪在身后,又拿枪抵住他的腰间,用枪眼摩挲了几下陆白衣服上的几个口袋,又将他翻过身来,仔细搜查了全身,看到他身上除了一个怀表之外再无其他东西之外,才慢慢的松开手。

“呵,顾探长还挺精神的。”陆白冷笑一声。

小编推荐理由

探长,你是在***我吗?(民国)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