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玲珑夜浔易辣手毒妃:王爷,别来无恙全篇阅读

《辣手毒妃:王爷,别来无恙》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别来无恙

白玲珑怎么都没有想到,当晚,这京兆府衙门的牢狱就被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

————————————-

三年后,京城。

一个身段窈窕的红衣女子,撑着一把黑色的油纸伞,站在易王府的门口,看着高高的门头上挂着的易王府三个大字,她好看的薄唇勾起一丝笑意,可那双犀利的凤眼中却仿佛沉着千年寒冰,虽流光溢彩,却也清透彻骨。

凤眸之下,小小的鼻子精致挺拔,一头秀发虽然只插了一根木簪装饰,就任由它们散落在肩头,但却更衬得她肤如凝脂。

女子矗立良久,这才提着裙摆走上了易王府高高的台阶。

走到门口,就被侍卫给拦住了。

白玲珑嘴角勾笑,犀利的凤眸在守门的四名侍卫身上扫过,把玩着自己腰间缀了长长流苏的骨质物件,易王府的人果然还都是健忘,连自家王妃都不记得了,你们进去禀报一声,问问夜浔易,他可还记得白玲珑这个人!

我看你是疯了吧,我们王爷刚给王妃过了寿辰,你敢冒充王妃,小心你的一个年轻的侍卫话没说完,旁边一个年长的侍卫立即拉住了他,是小的眼拙,没认出大王妃,大王妃请稍等一下,小的这就去禀报!

那年轻的侍卫也是一惊,曾经这府里有两位王妃,他是耳闻过的,但是因为大王妃极少出门,他这样的看门的也进不了内院,所以他从来都没见过。

只是听说大王妃和王妃还是亲姐妹,当初两姐妹先后嫁给王爷,还曾在京城中传出了娥皇女英的佳话。

只可惜这大王妃善妒,三年前就因为谋害怀孕的王妃,被王爷亲自命人送进了监狱,送进监狱的当天,监狱大火,里面的犯人一个都没能逃出来,就连牢房都被烧成了灰烬!

想到这里,侍卫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又瞥了一眼白玲珑,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并没有多大的太阳,可眼前的大王妃却撑着黑色的伞,莫非真的是

就在年轻侍卫腿肚子打转的时候,先前那年长的侍卫已经领着大管家急急忙忙的出来了。

大管家看见白玲珑的一瞬间,脸色就难看得如同见了鬼一般,大大王妃真真的是您?

白玲珑浅浅一笑,我在回来的路上顺手抓了一个小毛贼,听说王爷似乎很有兴趣,想着这久别重逢的,也该给王爷带份儿礼物

大管家的脸色迅速变换,明显比之前还要难看了几分,看着白玲珑试探性的问道:大王妃见过李岩?

不知道我这份儿礼物够不够得上你们家王爷亲自接待?白玲珑脸上的浅笑丝毫不变,话里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

大管家明显的惊了一下,脸上的冷汗都不自觉地在往下滴落,随即态度恭敬地道:大王妃请里面稍坐,小的这就去回禀王爷。

白玲珑跟在管家的身后走进王府,王府中和三年前相比并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如今的她,心态到底还是不一样了。

坐在前厅之中,白玲珑闻着沁人心脾的茶香,等待着夜浔易,心口还是有些微微的疼,只是面上却早已经波澜不惊。

不多时,一身黑色锦袍的夜浔易已经出现在了门口,一张雕刻般线条完美的脸上,仍旧如当年初见一般清冷而矜贵,漆黑的眸子仍旧深不见底。

白玲珑对上那双凉薄的眸子,只觉得瞬间便被人扼住了咽喉一般,呼吸都是痛的。

但脸上却是巧笑倩兮,顾盼神飞,三年不见,王爷别来无恙。

第5章 我不想欠你

夜浔易看着白玲珑,凉薄的唇勾起一个弧度,你胆子倒是不小。

王爷这话就说错了,我的胆子向来是最小的,尤其是在被王爷取了一只肾之后,我的胆子就更小了,没办法,我怕死啊!白玲珑说得很怂,但嬉皮笑脸的脸上却是一点都不怂,只是没人看到她藏在袖中的手指已经握得骨节发白。

夜浔易眸色微暗,薄削的嘴唇开口仍旧凉薄,少了一只肾,也没见你收敛几分这嬉皮笑脸的性子。

嘿嘿,死猪都不怕开水烫,更何况我一个死了两回的人,死性肯定是更加改不了的了!白玲珑嬉皮笑脸的起身,凑近夜浔易的身边。

夜浔易一双剑眉紧紧地拧在了一起,下意识地就退后一步,犹如躲避洪水猛兽。

白玲珑心头一片密密麻麻的痛,脸上却笑得越发灿烂,想必王爷已经知道了我来的目的,咱们不如直接谈生意吧!

夜浔易走到主位上坐下,漆黑的眸子更加凉薄,你想要什么?

白玲珑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笑得格外的灿烂,和王爷这样的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一万两买一个李岩,这笔生意对王爷来说应该是相当合算的。

夜浔易微微蹙了蹙眉,朝旁边的大管家招了招手,去给她准备一万两白银。

嘿嘿,王爷这就理解错了,我说的一万两可不是白银,而是黄金!白玲珑摇了摇纤细白嫩的手指,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

夜浔易带着凉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眼中的厌恶不加丝毫的掩饰,她的心中有些微微的发疼,但脸上却仍旧人畜无害的笑着。

要是王爷没兴趣的话,我就去找别的皇子碰碰运气了。

白玲珑说着就起身准备走,转身之前,带着几分可惜的目光落在夜浔易的身上,王爷,咱们后会无期咯!

但是,她的身形才刚刚一动,夜浔易已经闪到了她的面前,手肘抵着她的脖颈,直接将她逼退得靠在了门框上,你想去哪儿?别忘了,你是这易王府的大王妃,既然没死,就给本王在府里好好呆着。

王爷这是做什么,生意不成仁义在嘛,王爷这样做,可就伤和气了。

白玲珑挑了挑眉道:再说了,这易王府的大王妃不早就已经被王爷您取了肾之后扔进牢中被一把火烧了吗,现在还哪儿来的什么大王妃啊?

夜浔易的脸上清冷依旧,当年那场大火,牢中的人除你之外无一幸免,你是唯一存活之人,自然也是唯一的嫌犯。

怎么办?我好怕怕啊白玲珑脸色微微变,大喘着气拍着胸口,眨着一双迷蒙的大眼睛看着夜浔易,说道:那王爷赶紧把我抓起来送官吧!

夜浔易看着她一副泼皮无赖的模样,只觉得心头仿佛堵了一团棉花,更可气的是,她这样,竟然让人心里有一丝的怀恋。

金子拿去,我不想欠你!夜浔易冷冷的将她松开,但她却没有动,不是她不想动昂,而是因为她整条腿都已经麻了,根本动弹不得。

白玲珑的眸中立即流光溢彩,看着夜浔易手中的金票,一脸虚伪的说道:那多不好意思啊!

但是手上却没有丝毫客气,直接接过了金票,就揣进了怀中。

得到了金票,白玲珑没有丝毫停留,直接朝门外走去,但是,才刚走出正厅的门,两边的侍卫立即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第6章 你先走,我断后

送大王妃回院子里好好休息。

夜浔易的凉薄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白玲珑瞬间的诧异之后,迅速镇定下来,她早就已经料到这大尾巴狼没那么容易放她离开。

侍卫已经站在她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她刚要迈步,便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浔易哥哥,我听说姐姐回来了

白嫣然的话未说完,已经看见了白玲珑,娇俏的脸上,脸色接连变了好几变,最后惊喜得眸中泪花闪动,姐姐,你真的回来了?

白玲珑慵懒得看着她,手中随意的把玩着缀在腰间的骨质挂件,是啊,我回来了,你是不是应该考虑把抢我的东西还给我了?

姐姐白嫣然脸上的惊喜瞬间变成了委屈,看着白玲珑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若是不知情的看见定然又以为她怎么被欺负了呢!

白玲珑没那心情跟她飙戏,翻了个白眼,径直朝她当初住的院子中走去,几名侍卫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后。

白嫣然看着她的背影,眸中的狠光一闪而过,随即可怜兮兮的上前拉住了夜浔易的衣角,一双眸子中梨花带雨,浔易哥哥,姐姐她还是不肯原谅我

夜浔易的眸子落在正在白玲珑手上上下翻飞的骨质挂件上,眼眸微眯,让人看不出其中的情愫。

推门走进自己以前住的小院子,白玲珑本以为会看见一副颓败的景象,却没想到里面的一切竟然如她当初还住里面一般,虽然家具摆设等一应陈设物件都有些老旧了,但是却打扫得纤尘不染。

一瞬间,白玲珑有些怔愣,难道当初她被送进牢房之后,青竹并没有被打发出去,还在这里?

但是进去寻找了一圈之后,才发现,院子中虽然干净,却没有一丝的人气。

入夜,原本安然躺在床上的白玲珑手脚麻利的起身,食指曲起,放在唇上一吹,黑暗中一个影子落在了她的面前,一千两!

白玲珑撇撇嘴,你丫能不能别整天掉钱眼里?整天就知道敲诈老娘!

两千两!清冷的声音再次开口。

白玲珑的脸色瞬间更加难看,不情不愿的从怀中摸出一张银票,割肉一般的塞进对方手中,给,给,给,一千两,成交!

对方将银票揣进怀中,却再次将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白玲珑仰头望苍天,她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钻进钱眼里的坑货!

你今天可才刚刚用我抓到的李岩换了一万两黄金,我才要你两千两,究竟是谁钻进钱眼里了?对方再次开口,清冷的声音中满满的鄙夷。

白玲珑咬了咬牙,又从怀中摸出了一张银票,狠狠地拍进了对方的手中,给你!

对方收好银票,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直接腾空而起。

但两人才刚飞上房顶,一声破空声响起,白玲珑被提着在空中一个旋转,避开了凌厉的箭矢。

同时,一道颀长的黑色身影挡在了她们的面前,暗影门玄门门主,想要在本王的王府中带走本王的王妃是不是也应该先跟本王打声招呼。

依米身形翻转,速度快到极致,迅速越过王府围墙,直接将白玲珑放在了地上,你先走,我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