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连嬛常无忧免费阅读 女帝天下全本大结局

《女帝天下》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故人面(1)

那一瞬间,我忽然很想问问她,是否记得挽秀宫中那个叫棋染的宫女–

但我终究没有问出口。

常无忧很快带着宫人们告退,偌大的寝宫瞬间变得空旷而又安静。

从前我并不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但光阴总能改变许多东西,包括一些细微的小习惯。

我曾试图让自己变回最初的模样,为此尝试了许久,却总是徒劳无功。

从那一刻起,我才真真正正的意识到,过去的早已悄然过去,不可追忆,不可回首。

不知不觉已是三更天,阿蛮早已抵挡不住睡意睡着,连我也开始打起了瞌睡,却仍努力的打起精神,只因明日太傅要小考。

太傅的小考,总是极为难。

若是从前我定是极为害怕,但如今的我与从前是不同,从前的记忆犹在,很多东西都是我曾经学过的。

当然,即便是如此,不看书仍旧不行。

有小宫女端着茶水小心翼翼的踏了进来,我揉了揉脖子,看向她。

那是极为陌生而精致的一张脸,过几年,约莫会长成颜色出众的美人儿吧?可惜,再美的花儿在这皇城内通常只有两种下场。

红颜薄命,亦或挖空一切心思不计一切代价往上爬。

她将茶水放在一旁,不卑不亢的行了跪礼欲退下,却被我叫住。

不知为何,我对她忽然很感兴趣,见多了宫人谄媚的模样,她给我的感觉是全然不同的。

你叫什么?我问。

她伏在地上未曾抬头,我听她声音清亮的答道:回公主,奴婢棋染。

那一瞬间,我手中的书摔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短暂的惊慌失措后是随之而来的镇定,掉落在地的书册又回到了我的手中,如棋染进来时那般,我拿的极为稳当,手都不曾抖过。

棋染跪伏在地,不敢抬头,也不敢动,只要我不开口,她就只能在那儿跪着。

御用的官窑烧制出的上好陶瓷,配上今年新上贡的洞庭碧螺春再是完美不过,腾腾热气袅袅而起,杯中的碧螺春徐徐舒展开来,茶水银澄碧绿,清香袭人。

待茶渐渐凉透,我才放下手中的书,心中有些报复的快感。

起身吧。

我道。

奴婢谢过公主。

她从地上站了起来,犹带寒意的深夜在冰凉的地板跪上如此之久,她虽极力站稳,却还是倒退了一下。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亦知道我在看她,却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

若说我见了她心中全无怨恨,那绝对是自欺欺人,我恨眼前这个年纪尚小,却已经显露出风姿的棋染,恨她轻而易举的夺走了我曾以为的幸福,恨她让那个人念念不忘。

无数个日夜,我都在想我到底哪里不如这个叫棋染的宫女,可我至始至终都没能想出个所以然。

若说容貌,她固然是美我却也不俗;若说身份涵养,我更不会输她,我是帝国最为高贵的公主,而她,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

故人面(2)

若说容貌,她固然是美我却也不俗;若说身份涵养,我更不会输她,我是帝国最为高贵的公主,而她,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

————–

可偏偏,最后我却输给了她,昔日我最爱的人为了她,花了十年的时间精心布置了一场美丽的梦境,只为了无声无息的置我于死地为眼前这个她报仇!

这让我如何能不恨呢?

我的沉默让棋染害怕不已,她蜷伏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仿佛我是一只伺机而动的猛兽,下一瞬间就会朝她扑过去,将她咬得尸骨无存。

过了许久,待我看够了,我才让她退下。

她会死在我这挽秀宫,而我则因她而命丧秦府–目送棋染娇小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我的脑海中不由得又浮现出秦昀那张俊美冷漠的面容,心蓦然揪成一团,疼得无以复加。

公主,您该歇了。

常无忧忽然出现在门口,手中执着一盏宫灯,恬静的面容在灯光之下越显柔美,声音却和平时无多大区别。

我从窒息的往事中回过神,见她的视线一直盯着我手中的书,低了头,惊觉手中的书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自己被捏皱,忙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

待呼吸渐渐平缓,心头的窒息感渐渐散去后,我道: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常无忧微微弯腰行礼,我以为她要退下,忽听她说道:公主若是不喜欢棋染,明日奴婢便让人将她带走。

挽秀宫内不留让主子不开心的宫人。

她低着头,我看不清她的面容,轻微的呆愣之后,不由得会心一笑,装作无所谓,道:不过是个小宫女,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随她去便是,你退下吧!

常无忧转身便走了,我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放下手中的书,试图抚平上头的折痕,然而无论我多么努力,上头痕迹依旧。

一夜无眠的次日,我睡得有些过了,好在常无忧监督有方,我才侥幸赶上了小考。

小考之后,太傅未多加为难就放了行。

出上书房时,我无端松了口气。

一直候在门口的阿蛮见我出来,就跟了上来,我本欲一个人四下走走,回头见她小心翼翼的模样时,又将到口的话给咽了回去。

即便是晴空万里,在皇城这个地方台头看天,总是存了一份阴霾。

我从前对这样的天色习以为常,到如今仍改不了时不时抬头望天的习惯。

我摇头晃脑的回想了很久,才想起这个习惯是如何养成的。

我生在帝王家,皇后嫡出,作为帝国最高贵的公主,享受着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滔天富贵,却一直因为生是女儿身而对父皇母后心怀愧疚。

彼时我年岁尚幼,无意间听到父皇母后之间的争吵,帝国需要一个继承人,而我却是女儿身,父皇满脸怒容离去,母后则独自坐在梳妆台前默默流泪。

而那时什么都不懂的我,只能躲在一旁默默看着。

后来我看到掖庭一位年老的宫女时常抬头望天,细问之下,她笑着对我说这世上有太多的不幸之事,但人总要活下去,只要抬头看看头顶上这片宽阔无垠的天空,就会知道再渺小的人也有活下去的权力。

活到二十四岁却被自己的夫婿蓄谋杀死,我想我做人很是失败,明明生在这吃人的皇城,却依旧看不透人心。

故人面(3)

活到二十四岁被自己的夫婿蓄谋杀死,我想我做人很是失败,活了那么多年,竟依旧看不透人心。

身后的阿蛮并不明白我缘何叹息,却乖巧的不问,也不说话。

我在元泰殿前的白玉石阶上随意的寻了个地方坐下,也不顾身上那身新衣裳,看得身后的阿蛮有些心疼。

她虽还小,却是个好姑娘,在过往,她对我这个主子虽和别的宫人一样纵容、服从,却从来都是以心相待的。

让阿蛮在我身侧坐下时,她显得特别的惊慌,在我的极力安抚之下,她终是抛弃了那些宫归,像个小姑娘般在我身侧坐下。

她再如何规矩,毕竟还是小姑娘,尚且还存着小姑娘的天真浪漫。

阿蛮随我一同抬头望天,看了很久后,她露出了可爱的笑,道:公主,这天蓝蓝的真好看。

她的笑容感染了我,让我也跟着笑出声来。

过了片刻后,问道:阿蛮,你想你的爹娘吗?

阿蛮神色一黯,低声说道:其实,奴婢早已想不起他们的模样了在奴婢尚不知事时他们就已经去世。

奴婢的舅舅抚养了奴婢,单他最后不得不将奴婢送进宫来

阿蛮的舅母极不喜欢她,所以寻了机会就将她送进宫当宫女–这些,其实我都是知道的。

从前我也这么问过阿蛮,她亦是这么回答,可我仍忍不住再问,我只是忍不住想再次肯定自己真的已经从头开始,已经回到这个还未遇到秦昀的时候。

在石阶上坐了片刻,我终于拉着阿蛮起身回挽秀宫。

从元泰殿到挽秀宫,算不上远,但皇城里的入蜿蜒曲折,绕了一圈也便远了。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极为讨厌这样的路,但活在这个地方,我别无选择,只有接受的份。

我走得极慢,一路上遇到了许多宫人,他们战战兢兢,恭恭敬敬,表现得极为守礼,我并不会因此而觉得他们好之类,人心隔肚皮本就十分难猜,我何必去自讨苦吃?

快到挽秀宫时,我忽然想起了个问题,便停下了脚步,身后的阿蛮似乎走了神,险些撞上我。

我问道:阿蛮,近来还有宫人欺负你吗?

阿蛮闻言笑开,喜悦道:没有,从前那些欺负奴婢的,现在见到奴婢都和颜悦色。

我满意的点头,领着她进了挽秀宫。

常无忧说今日皇后派人送来了一些新奇的玩意儿,我心下也便明了母后这是想我了。

我本想下午就去见她,奈何午膳之后趴到床上便昏昏沉沉的入了睡,再醒来时,早已错过了时辰,也只好另寻他日。

又过了几日,我忽然想起了棋染。

自那夜之后,我再也不曾在宫里见到她,挣扎了几日,我终究耐不下心头的好奇,问了问,方知她早已经被常无忧给打发到了别处。

这般事实让我心头一震。

我的惊慌失措中藏着只有我自己知道的惊喜。

一切都不一样了,在我的挽秀宫,不再有那个叫棋染的宫女。

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