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先生,请爱我(慕灵樨靳封尧)小说全文-靳先生,请爱我叶星繁小说

012 第一次约会

难道真的是因为那晚吗?

还是说,慕灵樨是有什么目的?可似乎没什么理由让慕灵樨抱着目的接近自己。

靳封尧没有再多想,性感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开口道:谢谢,我很喜欢。

那就好。

慕灵樨眼里带着笑意。

过后,两人并肩离开餐厅,靳封尧开车送慕灵樨回家,车厢内放着悠扬的音乐,气氛很是和谐。

抵达别墅附近的时候,靳封尧将车子停下。

你先回去,我去趟公司有点事情,待会再回来。

慕灵樨心里清楚靳封尧是要给自己打掩护,如果两人现在一起回到家的话,一定会引起家里人怀疑,慕灵樨自然没有拒绝,她下车挥了挥手道:那我先走了,你一路上小心。

嗯。

靳封尧发动车子离开,慕灵樨嘴里哼着小曲,慢悠悠的朝别墅的方向走回去。

客厅里,靳向晚坐立难安,依稀可以看出,她面色难看。

慕灵樨没回来,哥哥也没回来,难道早上慕灵樨所说的约会是和哥哥一起?

要真是这样的话

慕灵樨口中的男朋友就是靳封尧,两人在一起了?他们确定关系了?

靳向晚胡思乱想着,就这样,一直在客厅等了很久很久,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动静,似乎是有人回来了。

靳向晚连忙起身,她打量着门外,看到只有慕灵樨一人悄然松了口气,而后开口问道:灵樨,你一个人回来的吗?

慕灵樨看着靳向晚,不解的回道:当然是一个人了,不然还有谁?

虽然是装的莫名其妙,但是慕灵樨心里清楚,自己和靳封尧这么晚都没回来,靳向晚大概是起疑心了吧!

难为她这么晚了还在这里等着自己,也好在靳封尧聪明,在别墅附近停了车。

闻言,靳向晚笑了笑。

没什么,我还以为你男朋友会送你呢!想看看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子。

慕灵樨嘴角微微勾起,一边换着鞋一边开口:他的确送我回来了,不过已经走了。

是吗,那可惜了,下次一定要带我见见他。

嗯。

慕灵樨敷衍回答。

走进别墅,靳向晚拉着她,八卦的开口问道:灵樨,第一约会什么感觉啊!

非常好啊!

是吗?

嗯。

想起刚刚,慕灵樨就很是开心,她笑了笑又说道:向晚,我先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

说着,靳向晚松开了慕灵樨。

大约一个小时候,靳封尧才姗姗归来。

两人回来的时间相差那么久,靳向晚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慕灵樨有男朋友了,这下她和哥哥不可能在一起了,这下可好了。

心想着,靳向晚安心的睡下了。

另一边,慕灵樨洗了个澡之后,想了想拿出手机给靳封尧发了条短信。

谢谢你,今天很开心,晚安。

靳封尧盯着短信看了很久,半晌过后,才回了过去。

晚安。

收到短信之后,慕灵樨带着笑谁下了。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在餐桌上,靳封尧最后一个走下来,他一身黑色西装,俊美的容颜面无表情,全身上下都散发这优雅高贵的气息,如同王者一般,让人看了移不开眼。

靳封尧迈着步子走向餐桌,慕灵樨眼尖,目光瞥见了他戴着正是自己昨天送的那枚袖扣。

慕灵樨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心情愉快的继续吃着早餐。

靳向晚也瞧见了,有意无意的问了句:哥哥,你这袖扣真好看,别人送的吗?

嗯。

靳封尧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句。

闻言,顾明华也打量着袖扣,好奇的问道:谁送的?想了想,她又的补充道:难道是秦家那丫头。

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激动。

此话一出,慕灵樨和靳向晚的脸色纷纷僵了一下。

慕灵樨垂着眸,她这才想起来一件事情,靳封尧还有个名义上的未婚妻秦悠悠。

靳家和秦家是世交,据说这婚约是当年靳老爷子和秦老爷子以前定下来的。

顾明华也很喜欢这个秦悠悠,毕竟秦家财力雄厚,门当户对,而这秦悠悠,在他们眼里也没有什么不好。

靳天泽也开口问道:封尧,难道真是悠悠送的?

靳封尧沉着脸道:不是。

话落,靳封尧下意识的看了眼慕灵樨。

此时的慕灵樨已经回复正常,面无表情的吃着东西。

听到靳封尧说不是,顾明华面露失望。

说起来也好几个星期没见悠悠这丫头了,你有空可得多和人家走动走动,要不就今晚,你把悠悠叫过来吃饭,你俩培养培养感情,年纪也不小了,等回头找个机会,就把婚事办了。

闻言,靳向晚是第一个不满。

妈,哥哥现在这么忙,结婚什么的,哪有空腾得出时间啊!再说了,这才二十几岁,怎么就年纪不小了。

公司还有我呢!如果只是订婚,还是可以挪出时间。

说话的是靳天泽,难得他和顾明华意见一致。

那行,我这就去联系悠悠,封尧,今天记得早点回来。

说完之后,顾明华放下碗筷兴致勃勃的去打电话了。

靳向晚气得饭都吃不下了,满脸写着不高兴,此刻的她如临大敌。

好不容易慕灵樨有了男朋友解决了一个对手,如今又冒出来一个秦悠悠,爸妈还这么喜欢她,靳向晚垂着眸,寻思着该怎么办。

相比之下,慕灵樨倒很是淡定的吃着饭。

上一世她和秦悠悠没少交手,不过就是个刁蛮无脑的千金大小姐,也不是那么难对付。

当天晚上,慕灵樨和靳向晚回到家中。

客厅气氛很是和谐,顾明华和一名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的女人坐在沙发上,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时不时传来笑声。

从背影慕灵樨就已经看出了,这正是秦悠悠。

走进之后,她这才看到正脸,秦悠悠身穿一条淡蓝色的裙子,她头发高高盘起,看起来简洁大方,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名媛的气息。

013 你喜欢她吗

看到慕灵樨和靳向晚,秦悠悠立刻站起身来,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

向晚,你回来了啊,好久不见啊!我可想你了。

秦悠悠走上前,伸手挽着靳向晚。

靳向晚虽然是很是厌恶这个女人,但还是装出一副友好的样子,是啊,悠悠姐,好久不见呢!

秦悠悠拉着靳向晚走到沙发,然后将桌子上一个精致的袋子递给她。

向晚,这是我和阿姨今天在商场逛街看到包包,我看着很适合你就给你买了。

顾明华笑着开口:这包包可是限量款呢!悠悠二话不说就给买了,真是破费了。

哪里哪里,只要向晚喜欢就好。

靳向晚看着包包,心想,谁稀罕你的东西啊!

但脸上还是保持着笑容:谢谢你啊!悠悠姐,我很喜欢。

不客气。

三人兴致勃勃的谈论着,对于慕灵樨,秦悠悠全透明人,仿佛没有看见她一般。

慕灵樨倒也不在意,她知道,秦悠悠把靳向晚当作靳家真正的大小姐,靳封尧的妹妹,这想要做靳家的媳妇,自然是要和未来小姑子打好关系了。

而自己只不过是个不得宠的养女,被秦悠悠这么对待,倒也不奇怪。

但秦悠悠或许不知道,靳向晚也不过是靳家保养的女儿。

否则靳向晚也不会勾引靳封尧,处处针对自己。

要让秦悠悠知道,自己一心讨好的小姑子,其实是个收养的千金,还对自己未婚夫有不纯洁的想法,估计会被气死吧!

想着,慕灵樨笑了笑,直接朝楼上走了去。

没想到刚走到二楼楼梯口,就撞见了从三楼走下来的靳封尧。

他身穿一身黑色西装,似乎刚刚回来。

慕灵樨微微一愣,他在家啊!她有些疑惑的开口:封尧哥,今晚回来这么早啊?

被我妈喊回来了。

靳封尧淡淡答道。

哦,这样啊!

慕灵樨大概也猜到所以了,靳封尧看着她,似乎担心她误会,像是解释一般,开口道:今晚只是例行吃饭。

慕灵樨不由得一笑,嗯,我知道。

不过一会,晚餐就开始了。

饭菜准备的非常丰盛,像是迎接什么贵客一般。

不过也确实,秦悠悠在顾明华眼里的确是个贵客。

悠悠,多吃点,别客气,就把这当自己家啊!

好的,伯母。

秦悠悠笑着开口。

表现的那叫一个乖巧,给顾明华和靳天泽夹菜。

她这表现,使得慕灵樨不由得想起上一世秦悠悠私底下对自己刁难无理的样子。

慕灵樨依稀记得,秦悠悠来到靳家,趁着顾明华和靳天泽不在,把自己当成佣人给她倒水,慕灵樨倒了杯开水,把秦悠悠的嘴直接给烫伤了。

再后来

两人似乎打了起来,其他人匆匆回到别墅,秦悠悠直接告状,装得那叫一个委屈。

所有人都责怪慕灵樨,也只有靳封尧维护她。

慕灵樨将拉回思绪,此时,只见秦悠悠夹了一块鱼放到靳封尧碗中,封尧,你看我们几天不见你都变瘦了,你可得多吃点啊!

靳封尧神色淡薄,将秦悠悠夹得鱼放到了另一边的盘子,清冷的语气开口说道:不用。

说完之后,靳封尧起身换了一双筷子。

秦悠悠脸色一僵,一时间只觉得尴尬得无地自容。

顾明华看在眼里,马上站出来开口:悠悠,封尧这段时间不爱吃鱼,你别介意啊!

秦悠悠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容。

这样啊,没事的,伯母。

本来尴尬的气氛才刚刚化解,谁知道没过多久,靳封尧夹了一块鱼吃了起来。

秦悠悠的表情可以说是青一阵铁一阵,连顾明华都不知道该怎么化解这尴尬了。

靳向晚看得很爽,慕灵樨也一样,吃着饭努力憋着笑,这靳封尧是想气死人家大小姐啊!

慕灵樨心情大好,饭后就上楼洗澡了。

楼下,顾明华和秦悠悠正聊着天,眼看着天色已晚,秦悠悠开口道:伯母,这时间也不早了,我看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您。

顾明华握着秦悠悠的手,挽留道:走什么走,这大晚上的,又不是没有房间,你就在这住下吧!

秦悠悠心里高兴坏了,但嘴上还是委婉的拒绝:伯母,这不好吧,会被人说闲话的。

这有什么,你是封尧的未婚妻,迟早会嫁过来的,以后都是一家人,听伯母的,今晚就在这住下,我让你去给你收拾房间。

秦悠悠也没有再拒绝,笑着开口:好的,那麻烦阿姨了。

看着三楼的房间,秦悠悠心想,她还不信了,这世界上没有她秦悠悠拿不下的男人。

这边,慕灵樨洗过澡之后就如同之前一样来到了三楼的书房,认真的听着靳封尧给自己讲课。

也就认真了几分钟,慕灵樨的心思开始飘飘然了,他开口问道:

封尧哥,你喜欢秦悠悠吗?

靳封尧愣了愣,直接开口道:不喜欢。

那你会和她订婚吗?

不会。

慕灵樨嘴角勾起一丝笑容,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话落,慕灵樨期待的目光看着靳封尧,可就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了几声敲门声。

被打断了的慕灵樨脸上表情带着一丝不悦,她并不知道秦悠悠没走,还以为来人又是靳向晚。

靳封尧起身打开门,这才看到来人竟然是秦悠悠。

四目相对,慕灵樨愣了愣,秦悠悠更是愣住了,她下意识的开口问出:你们这是在

秦悠悠以为靳封尧是在忙公事,没想到慕灵樨也在这。

靳封尧没有开口回答她的问题,清冷的语气问道:秦小姐有什么事吗?

淡漠的称呼和态度使得秦悠悠有些生气,但她还是带着笑开口:

没什么,不过是想来跟你说说话。

秦悠悠心想,不过就是说说话,她怎么说也是他的未婚妻。

靳封尧不至于拒绝吧!谁知道

灵樨过几天要考试,我在帮忙复习,秦小姐要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早点休息。

这显然是在下逐客令,秦悠悠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