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清陈青岩完整小说】+《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

《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季清陈青岩章节试读

院子里喊着开饭了,季清坐着没动,陈家旺担心季清,说:“娘,你还是睡着吧,我去端来给你吃。”

“嗯。”季清点头,“你们刚从地里回来,快去吃饭吧,先不用管我。”

陈家旺和陈招娣一起去厨房吃饭,一阵冷风袭来,季清紧了紧被子,又是一阵唏嘘。

双胞胎才这么大点年纪,就跟着大人们下地去干活了,娃娃们不懂事,跟着大人们下地,还觉得热闹,季清却是替原主这几个娃不值。

陈青岩是被国家公派去深造学习的,属于最顶尖的精英人才,像陈青岩这样拖家带口的,国家为了让人才安心深造,是给了丰富补助福利的,除去面油这些吃食,光钱每年能拿一千多元。

在这个年代,能挣到这么多钱,可太不容易了。

要知道一个企业工人,一年到头也不过挣个几百块钱。

而陈青岩挣来的这么多钱,作为媳妇的原主没有花到哪怕一分,不仅如此,就连陈青岩的几个孩子也没享受过。

大女儿陈盼娣今年八岁了,陈老太太以女娃读书没用为理由,不肯花五块钱学费把陈盼娣送到镇上学校里。

而陈老太太自己的小儿子,却拿着陈青岩挣来的钱在县城里读书,每年学费花费过百,享受的是城里娃娃的待遇!

原主能咽下这口气,季清却咽不下,她现在既然以原主的身份活了过来,她就要把本该属于原主的东西拿过来!

叫她忍气吞声被陈老太欺负?那不能够!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双胞胎回来了。

陈招娣一进门就对着季清抱怨:“娘,气死我了,奶一直说你的坏话呢,还说不给你吃饭不给你水喝,你没资格吃喝。哥要给你端饭,她让我们先吃,吃完了再端,结果吃完了哥要端,她才说就没给你做饭!锅里都没饭了!”

饭都不给吃?水都不给喝?

季清气笑了,呵呵!

陈家旺嘘了一声,从胸口摸出巴掌大一块干馍馍,递过来:“娘,这是奶出去的时候,我偷偷拿的,你吃吧。”

“哥,你什么时候偷的?”陈招娣惊讶。

季清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聪明,但视线落在那焦黄色的干馍馍上,她目光沉了沉,不说味道咋样,这一看硬得嚼都嚼不动,怎么吃啊。

陈家旺看季清这反应,还以为娘又跟以前一样,生闷气不吃饭,立马苦下一张脸。

“娘,大队书记都说了,‘人是铁,饭是钢’,你还是吃点吧!”

季清无奈伸手接过:“好,我吃。”

一口下去,虽然没硬得像石块,但也差不多了,最可怕的是,根本就咬不动。

陈家旺忙又把炕头的水端起来:“娘,喝口水。”

被两个孩子盯着,季清硬着头皮吃了半块馍馍,嘴又干又硬,又咬牙喝了几口碗里的水。

真是受不了这种脏兮兮的生活,若真穷就算了,现在分明有钱,钱却花在别人身上,自己过得这惨日子,糟心啊。

她摇摇头,对自己,也对两个孩子道:“等着,娘往后会好好操持这个家,让你们喝上干净的水,吃上软和馍馍,过上好日子。”

陈家旺眨巴眨巴眼睛,像是没理解季清为啥突然说这个,他凑近了些,问:“娘,你刚说有办法对付奶,什么办法啊。”

季清放下馍馍,正视双胞胎:“娘打算跟你们奶分家。”

双胞胎齐声:“啊?”

季清冷哼一声,她是陈青岩明媒正娶的妻子,受法律保护的,老太婆仗着原主什么都不懂,欺压了这么多年,也该把原主的权利还回来了。

她们住的这个房子是用陈青岩的钱盖的,家里有一大半的东西是用陈青岩的钱买的,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谁都没有资格赶她走。

分家后她就是唯一的女主人,老太婆靠边站!

兴许是因为前世听妈妈说了太多原主多惨多可怜,季清现在变成了原主,亲眼看原主被欺压,有种感同身受的愤怒。

陈家旺当季清在说胡话,劝道:“娘,要不你跟奶认错吧,到时候我们一起求奶,肯定不会赶走你的。”

季清摇摇头,孩子傻她可不傻,根据老太太的种种行为,她已经完全确定,老太太这是铁了心要赶她出陈家了。

这个时候她若是委曲求全,老太婆会变本加厉,把她当原主一样糟践。

季清没解释这些,只问双胞胎:“分家后,你们想跟着娘吗?”

陈招娣立马点头:“肯定要跟着娘!娘去哪儿我去哪儿!”

陈家旺却是没吭声,见季清盯着,才勉强道:“我肯定是跟着娘,只是,姐那边不知道怎么说,还有,小旺他才三岁……”

季清摸摸陈家旺的脑袋:“盼娣肯定跟着我,至于小旺,你不用担心,他那么小,更需要亲娘带在身边照顾。”

季清知道孩子们对自己还不是很信任,毕竟自己过去没有处理事情的能力,她也不多说,只是把陈家旺叫到身边耳语。

“娘交代你一个任务,你想办法给娘办成。”

次日,老陈头天刚刚亮就带着一家人去生产队了,季清还没习惯寒冷,依旧在土炕上呆着。

到了中午,陈老太太提着饭盒去生产队送饭,陈家旺吃过饭,以肚子不舒服上厕所为由,偷偷跑回了家。

他先去了正屋,不一会儿,就拿了一个小东西回到了厢房。

“娘!”

早已经准备好的季清坐在炕边,接过指头大的印章,嘴角翘起来。

印章底座有陈红泥,她哈了口气,往掌心一摁。

印上去四个红字:陈青岩印。

陈家旺一脸疑惑:“娘,你要这东西作甚?”

季清小心收起印章,把印章和结婚证放在一起,捧着家旺的脸开心笑起来:“这是好东西,有了这个,咱们就可以跟你奶分家过好日子了!”

家旺没待多久,季清就让他回生产队去了,以免出来太久老太太起疑心。

虽说现在最关键的东西到手,但在事成之前,她还不想打草惊蛇。

当天傍晚,一家人回来进厨房吃饭,饿了一天没吃没喝的季清从炕上爬起来,也进了厨房。

她一出现,原本热络的气氛顿时僵住。陈家老大和老大媳妇交换了个眼神,都朝着正在盛饭的老太太背影看去。

季清心底冷哼一声,这陈家老大和老大媳妇,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知道老妈横行霸道,欺压弟媳妇,却为了也能花上陈青岩的钱,一句公道话也不愿意说。

不仅不愿意说句公道话,老大媳妇为了博陈老太欢心,没少故意使坏欺负原主。

妥妥的不知恩义,养老鼠咬布袋。

季清没理会两人,自己拿了个小板凳,挨着几个孩子坐下了。

她实在是有些饿了,也没力气计较卫生问题和好不好吃了,径直端过一碗,哧溜哧溜吃起来。

老太太端着自己盛的饭走到矮木桌旁,在看到季清的那瞬间脸立马就拉了下来。

“谁准你在这里吃饭的!”

满桌子的人被这一声吼,震得一愣。

季清却是不慌不忙地咽下没什么味道的面条,抬眼朝老太太瞥去:“不给吃不给喝,你是想把我活活饿死?”

小说《八零宠婚:带着孩子虐渣渣》 第2章 极品一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