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南我在北金闪闪大王全文免费阅读-作者金闪闪大王

《爱情在南我在北》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0章 她在他的唇瓣撕咬

看着裴泽轩唇角微微流泻出来的轻松惬意,苏静姝立刻就蹬鼻子上脸了。

仗着裴泽轩并没有说什么话,立刻就嘟着嘴,一个劲的抓着裴泽轩的胳膊,直直的盯着裴泽轩的神色,不敢有丝毫的移开。

说啊,为什么就不帮我啊!裴泽轩扭头不多说话。

就听着苏静姝故意装出来博同情的呜呜声,对着墙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继续听着苏静姝的埋怨声,随意应付几句,换来苏静姝愈加大的反应,下意识的忽略心底深处那几分异样的情绪。

病房外,依旧是那娇甜清脆的女声碎碎念着传了出来,偶尔还可以听到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子声音响起。

凡是路过的人都纷纷摇头,扭头就走,默默在心里想着世风日下大白天就在玩,脚步却是像是有怪物在后头追一样的加快前行。

另外一处。

宽敞豪华的白色病房里。

电视机里传来了主持人腔正字圆的普通话,她紧紧的咬着下唇,捂着胸口一处,视线直直的盯着紧接下来出现的图片。

不久前的裴氏国际集团的总裁裴泽轩先生在新品发布会的时候,当场与自己的女友公开关系,并表示不日就要大婚。

许多公司代表人都表示衷心祝福,同样娱乐圈里的许多明星也对此表示了公开祝福,对于这一庄裴氏与洛氏的联姻,对此我们抱以乐观看法。

同样的,这里也有前不久消息,说洛氏千金与裴氏总裁交往甚密,而作为未婚妻的苏小姐却是洛氏养女。

究竟其中又包含了什么事情,就由我们下期再看。

主持人的嗓音缓缓响起,洛令仪身体短暂一僵。

唇色发白,脸色兀的苍白许多,等到新闻报道结束,转而又是广告的声音。

手一时间没抓稳遥控器,地上发出一清脆的声响。

她像是被这个惊醒,眼睛一红抿了抿唇,最后抱着双腿埋在腿上,只听着电视不断响着的声音,眼睛里有股酸涩的感觉传来。

裴泽轩要跟那个女孩结婚

在这个认知猛地弹出来的那刻,洛令仪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么多年来她都一直在裴泽轩的身边。

不仅是家族公司还是在感情上,他们都是默认的一对,更是心口不宣的未来结婚对象。

但是,那个突然间出现的女孩,脑海里一时间涌现镜头里,苏静姝满是害羞的倚靠着裴泽轩的画面,心莫名的痛了起来。

身体不受控制的蜷缩成一团,脸色难看,紧咬唇瓣,悄然间,唇被咬破出血也毫无预兆,眼泪悄然间从脸颊上滚落。

泽轩

记忆里两人相处的画面一帧帧的无比清晰的浮现在脑海,清丽的容颜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痛苦,眼皮不由自主的慢慢阖上。

门悄然被打开。

原本想给洛令仪一个惊喜的裴泽轩压根就没想到,他一进门,洛令仪就倒在床上昏迷不醒。

一下子理智全失,笑容不见,裴泽轩忙不迭的三步并为两步,小心翼翼的抱着洛令仪,令仪你怎么了?醒醒!醒醒!

苍白的脸色,冰冷的手裴泽轩不加多想急忙按响了一旁紧急求救的铃声,手穿过洛令仪的双腿,一把抱住了洛令仪茫然不知所措的到处奔跑。

脸上丝毫没有过往裴氏总裁在外的冷峻,他不断的奔跑,手却抱着稳稳地,仿佛是抱着整个世界一般。

医生,医生在哪里?

令仪,你快醒醒,不要睡!不要睡!

不知道多久接到铃声的医生护士匆忙赶来,压根就不敢多停留,急忙让裴泽轩把洛令仪放到推车上。

很快就推着往急救手术室里一推,手上一空神色一顿,裴泽轩也很快跟上他们的脚步,最终在手术室大门停下。

满是焦急的在外头等候,眼睛死死的盯着红色的灯,时间悄然离去。

裴泽轩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等到结束的。

手术结束,人很快送回病房。

他颤抖的小心翼翼的触摸着那慢慢露出血色的脸,令仪,不要吓我

声音极轻极轻,视线紧紧的锁着洛令仪苍白中缓慢露出血色的脸,一手牵着洛令仪毫无反应的手,另一手落到侧脸上。

第11章 我想要的是你

屋子很静。

时钟小声的划动而发出来的声音,在此刻都变得无比的清晰。

脑海一空,思维在漫无边际的流浪,眼皮不由控制的微动。

一股意识在心中流动,她应该醒了。

微一皱眉,她不要。

潜意识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告诉她不可以睁眼,可莫名的一温热的触感在脸上传来,有种想要哭的冲动,悄然间让她睁眼。

柔和的光线刚对上,久久沉入黑暗的眸子下意识移开,倏尔对上暗沉,饱含复杂,难以理解感情的眼睛。

洛令仪久久看着裴泽轩,眼神一时间陷入一种迷茫,一股酸涩的感觉悄然袭来。

可压根来不及让她有所反应,很快的陷入一个温暖到了她丝毫没办法推开的怀抱中。

令仪,你醒了了!

饱含万千感情,低沉沙哑的嗓音在耳旁响起。

柔和了心中万千洪流,紧抿的唇角悄然松开,洛令仪手缓缓的搭上裴泽轩的背,情不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可话却是冷的厉害,你不是要跟那个女孩结婚了吗?

唇角微一牵动,可更多的情绪,却是难以压抑住的难受,仿佛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哭出来。

她在裴泽轩看不到的这侧,眼睛却是闪过了泪花。

令仪,你知道了猛地听到这话,裴泽轩头一次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猛地松手双手按在了洛令仪的肩膀,直直的盯着洛令仪布满泪花,随时就会落下来的眼睛。

你听我说!

不听,我只想要问你一句。

微一吸了吸气,眼睛一红,清丽的脸色带上几分楚楚可怜的美丽。

她一字一句,可更像是在挖出自己的心一般的说道。

泽轩,你还要我吗?吐出最后一个字,泪水猛地砸下,洛令仪满是狼狈的双手捂着脸颊,指缝间,仅仅是露出那不断流泪的,仿佛会说话的眼睛。

要,怎么可能不要!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应,裴泽轩紧紧地抱着哭的肩膀,不断抖动的洛令仪,那柔顺而又散发香气的一溜长发从面前滑过。

他掷地有声,更像是在说一个承诺一般,事情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令仪。

好。

只要你愿意跟我说,那我就永远相信你所说的每一句话。

洛令仪压抑住自己的哭声,微微枕在他的肩膀,压低了声音满是信任的说道。

修长的手指猛地松开了力气,不断往下落的泪水,也在慢慢的减少。

红红的眼睛闪过泪花,可更多的却是满满的信任,她甚至认真的点头,露出一个纯净犹如梨花般的笑容。

只要你说的话我都听,泽轩。

温柔的声音中充斥着这种信任,哪怕此时此刻,他很清楚的可以感受到她很害怕失去他。

令仪。

心中有种拥抱的念头,而他也切切实实落实了这一切,直接抱着她,声音清晰无疑的讲述了这一切。

有关于为什么他会跟苏静姝结婚,这一切的前因后果都一字不漏的一一说了出来。

说的过程中,裴泽轩的目光紧紧地看着洛令仪,没有一丝偏移,这种被人重视毫无防备的感觉一点点的除去了心头的阴霾。

等到裴泽轩最后一句话说完,洛令仪下意识的将手落在裴泽轩的一侧,有些不清楚这是为什么,裴泽轩使了个眼色,令仪这是怎么了。

然而,下一刻洛令仪直接靠近,头与裴泽轩的相触,两人的距离无限的拉近。

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原来你并没有不要我

声音里带着一丝如释重负的哭腔,但更多的是一种感谢与欣喜。

她紧紧的抱着他,就像是抱着一个世界。

令仪。

裴泽轩也紧紧地抱着她,慢慢的拍着她的背,声音柔和了许多。

终于控制住情绪,洛令仪露出一个微笑,泽轩,我很高兴你为我做到这些,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做下去?

令仪?

跟那个女孩划开关系,不要跟她结婚好不好。

她的手指微不可察的抖了抖,竭力克制住自己此刻的情绪,我可以不要她的心脏,到现在我只想要你一个人,我没法忍受这种看着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滋味。

不可能的,令仪。

听到裴泽轩话里满满的拒绝,洛令仪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但裴泽轩摇头声音一沉,话却钻入她的脑海。

不可能的,你知道的。

我就是知道,才不想要你这么做啊。

看着自己亲爱的男人跟另一个女孩结婚,完全胜过了她求生的念头,她手指攥紧成全,紧咬着下唇,我真的

洛令仪刚想要开口劝阻,但裴泽轩簇紧的眉头告诉了她不可能,她有些慌乱。

尽管知道这样,她就可以成功的拿到一颗健康的心脏,好好的活下去。

这样才能够跟他有一个长长久久的未来。

可更多的担心却让她完全没办法冷静,超出她控制范围内的事情,这难以让她冷静。

放心吧,令仪,你会好起来的。

裴泽轩凑到洛令仪的额头前印下一个吻,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镇定。

她慢慢的点头,缓缓的也在裴泽轩的额头落下一吻,我相信你。

气氛兀的柔和,一种甜蜜的温馨笼罩着这里。

然而,最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第12章 婚纱大作战

媒体像是如奉至宝般的铺天盖地的报道,电视网络广播,一切可以传播的电子设备都被裴氏总裁即将大婚消息占据。

丝毫没有停歇的机会,所有热门头条都是这个,记者甚至还专门跑到裴氏国际集团的公司这里堵着,想方设法的逮着人。

好多次差点被堵上,公司家里纷纷都传来了异样的声音,最终裴泽轩只有改变计划,提前举行婚礼。

你说,我穿这件好不好看啊?

苏静姝露出一个对她平时而言,算得上是一个矜持的笑容,可眉眼间却是布满了欣喜与幸福,她缓缓的牵着裙子。

慢悠悠的在落地镜前面转动,仔细的看着自己穿着雪白色婚纱在镜子里的身影。

快要被幸福的感觉冲溃了的她艰难的控制着脸部表情,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着身旁人的看法。

苏小姐穿这件也挺好看的,不妨再看看这件。

婚纱店员笑容灿烂的继续拿出一件缀满了水晶的裙子,很难让人怀疑这是不是水晶裙。

还要再试啊!

原本还是高兴的脸蛋,瞬间就是被满满的痛苦神色覆上。

苏静姝无力的坐在地上,没好气的捂着额头,直接冲着一旁裴泽轩派来跟着她的秘书问道。

安娜,我还需要换几套啊?抱怨的情绪完全暴露出来。

苏小姐,按照裴先生的安排,还有十五套需要换。

符号般规整的笑容与动作,安娜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微笑着回答。

什么啊让我死了算了。

苏静姝立即就翻白眼了,可转念一想,又是开口,裴泽轩呢?我都在婚纱店试了几十套了,他怎么没过来!

有她这样的新娘吗?

好不容易结次婚,新郎不在反倒是让他的秘书陪同,苏静姝狠狠地看了一侧堆起来的裙子。

前不久她还好好的试穿了。

高兴归高兴,可并不代表苏静姝就喜欢这种自己穿着漂亮的婚纱,最应该看到的人却没看到的场景。

明明婚纱就是要穿给那个人看的啊

是这样的,苏小姐。

之前已经跟你说了,裴先生必须处理公事。

无法过来陪你,对此,他也觉得很遗憾。

哼!知道归知道,还是很不开心啊。

苏静姝丝毫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昨天她被裴泽轩告知过几天就要结婚,压根就没有给她一个适应的时间,第二天她就从医院出来被带到婚纱店里,整个就跟玩偶似的,不停地试穿着那些华美的婚纱。

虽然说,她也很高兴能够结婚,但心底深处却是有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在告诉她,她想要的是一个真正的家庭。

幸福美满!

苏静姝自己也没办法说清楚这是为什么。

可一想到新郎不在,她所有的兴致又是全部消退。

苏静姝叹了口气,婚纱店店员笑着走过来,又拿过来了几十套婚纱,微笑着说,苏小姐,这里还有一些特殊定制才能够拿到的婚纱,你先试试吧。

看着一套套的婚纱,苏静姝整个人都晕了。

这是要她在婚纱店住下去的节奏吗?

诶,苏小姐,你醒醒!

婚纱店更是鸡飞狗跳,一阵忙乱。

是的,就按照你们公司的规矩来办。

再一次把负责婚礼的公司的事情安排好,裴泽轩深深的叹了口气,良久才道,婚礼?

不止一次把那些试探的电话应付过去,想着他之前告诉洛令仪的时候,她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神情。

眼睛逐渐闭上,陷入一片黑暗,双手合十托着额头。

良久,屋子里才响起一个声音。

婚礼。

到底是别有用心的婚礼,最终选择一切从简。

苏静姝一大早穿着婚纱,特别高兴的起来,就是对着窗外的阳光看着,车子从外头开来她唇边的笑意绽放。

对于婚礼这么简陋,她也觉得很奇怪也很不舒服,但最后还是在裴泽轩一句一切从简下败退。

她觉得自己喜欢家庭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哪怕只是一个简陋的婚礼她也愿意。

或许,这就是这种奔向应付的感觉吧。

太过匆促,以至于她快要忘记理智。

门外脚步声传来。

等到那人走进来的一刻,苏静姝笑着慢慢的转过头,那一刻耀眼而灿烂的光线打在了她的身上,就像是个天使一样闪闪发亮。

裴泽轩脚步一顿,让人等久了。

苏静姝害羞的笑着,微微垂头,没有哟。

精致的妆容,雪白的婚纱,远远看来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似乎是婚礼,苏静姝笑的弧度也格外的小,整个人淑女的完全不见平日里的闹腾。

裴泽轩最后牵着苏静姝的手下楼,上车,最后离开医院。

就在两人走出大楼向着跑车走去的那一刻,一道瘦小的身影在高楼一处隐现,莫名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可怜,久久的伫立。

然而,这始终没有人发现。

从医院离开就直接开往民政局,停留一会记者纷纷赶来,二人艰难在记者包围下,一路有着保安护着,成功领证,然后离开。

随后,车直接开往去裴家的路上。

小心翼翼的用湿巾擦了擦自己的脸,开始补妆起来,补妆好了,苏静姝忍不住笑着,看了裴泽轩一眼:哈哈哈,刚才我看到别人摸到你了!

裴泽轩听到这话,脸色一黑,声音一沉,闭嘴!

哼哼哼,我就知道!

苏静姝无奈的耸肩,然后继续坐回去补妆,她就知道裴泽轩恼羞成怒了。

只不过

视线落在裴泽轩侧脸的轮廓上,苏静姝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今后她要跟这个男人一起生活呢。

心中被满满的幸福充斥,苏静姝将粉饼镜子这些放好,乐滋滋的傻笑了半天,可突然间像是想到什么,猛地转过头问着裴泽轩起来。

等等,我好像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