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千金超甜哒(七漓)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团宠千金超甜哒》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还能认识什么人

九月,田野的风清凉舒爽,却抑制不住周芸内心的燥热。

她跟着村长走了一路,最终停在破烂的房屋前,看到此行的目标。

少女15岁左右的样子,穿着简陋的素色衣衫,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圆圆的脸蛋略带婴儿肥,一双眼睛里透出和村落不符的灵气和活力。

看起来像是个听话点的。

周芸的不耐减轻了点,依旧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少女。

没见过多大市面的乡下人,带回家让那些人瞧见了,指不定要怎么笑话林家!

村长没有察觉到她的心思,略显拘谨的搓搓手,笑呵呵对少女说:云涧,你亲妈来接你回去了。你家可是城里的有钱人家,回去后呀记得好好读书,好日子都在后面呢!

是。云涧乖巧一笑,露出小小的酒窝。

周芸皱眉。

到底还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听说林家有钱就这么高兴。

她冷淡道:带上东西,走吧。

云涧的养父养母在十年前就入了狱,周芸并不关注她是怎么活到大的,只是冷眼看着少女收拾东西,离开。

只见少女矮身钻进那栋岌岌可危的矮楼,很快便背着一个土黄色的小包出来,向她呲起小虎牙:我收拾好了。

走吧。

周芸眼中的轻视之意更重,却没有表露出来。

坛云村距离盐城不远,三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周芸坐在副驾驶位,思索着如何对自己的亲女儿开口。

半个月前,他们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宠了15年的闺女是当年保姆的女儿,而非自家亲女儿;最后查出,亲生女儿跟随保姆在距离盐城不远的偏远山村生活。

到底是林家血脉,就算在不喜,也不能一直让她流落在外。

只是周芸想起了林悠悠。那才是她唯一承认的林家闺女,悠悠从小体质不好,不能再让她为此受到惊吓。

周芸开口:掉包的事是林家亏欠了你,我们会给你补偿。但林悠悠也是受害者,她身体不好,我们不可能再把她送回来受苦。以后我们会对外宣称你们是双胞胎,你从小身体不好放在山间修养,不准说露馅。

云涧此时大抵看出她对自己的态度,丝毫不在意:好。

周芸仍不放心,回头想再叮嘱几句,只见少女低头抱着手机,似乎在和什么人交流。

周芸皱了皱眉:你以后就是林家小姐了,盐城跟乡下不同,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林家。不要去做些出格的事情,丢了林家的脸。

云涧终于抬起头看她,眼里满是不解。

到底是乡下养的,什么都不知道。周芸不耐烦道:以后跟你在乡下认识的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都断干净,听懂了吗?

云涧听懂了,眉头微皱,耐着性子说:我在跟我的师兄道别,他们都是好人,一直以来照顾我很多,我也不会跟他们断的。

周芸面露嘲讽。

一个15岁的乡下小孩,还能认识什么人?

等她见到了城里的繁华,自然而然就会把那些人抛在脑后了。

第二章 我的房间在哪里

云涧低头看着亮起来的手机屏幕,大师兄正问:【家里人对你怎么样?】

云涧叹了口气,在键盘上敲击:【还行。】

她已经看出来,自己在家中似乎不是很受欢迎,但她不想让师兄们担忧。

云道长既然让她跟着林家人走,自然有道长的道理。

云涧不认为自己是很聪明的饕餮,但是她会听聪明人的话,比如云道长。

大师兄又说:【哦,对了。上回来观中找小云驱鬼的那个苏蓓明就在盐城,他好像又遇到点事,小云记得抽空去看看,报酬好像还挺丰富。】

云涧:【OK。】

她收了手机,沉默看着窗外不断流逝的风景。

这么会儿的功夫,云涧胃中又空虚了,她的胃从来都没有被填饱过。

她从土黄色小包中翻翻捡捡,摸出一袋牛肉干,缓慢咀嚼着。

这是牙师傅为她特制的牛肉干,灵气很足,香的醇厚,一条肉干云涧能嚼上好久。

周芸闻到味道,扭头不悦看她。真是没有见识的乡下人,还改不了车里吃零嘴的臭毛病。

特别是云涧将肉干递过来,说:你吃。

周芸看也没看泛着奇异香味的肉干,再也忍不住面上的冷笑:云涧是吧?我不管你之前在乡下是怎么样的,但到了林家都要按照林家的规矩来。任何不在饭点的时间点内吃东西,都是不允许的。

云涧嚼着肉干,歪头认真思考了一会:那可不成。

作为一只小饕餮,她无法长时间忍受的饥饿。

于是,还没有到林家,云涧已经开始思考如何脱离林家了。

云道长只是让她跟林家人离开,又没有让她必须待在林家,是吧?

云涧继续嚼着自己的牛肉干,无视前面女人漆黑的脸。

周芸被气笑了,对云涧这个女儿仅存的那么点愧疚感烟消云散,无比厌恶她的乡下做派。

要让盐城众人得知林家还有这么一个闺女,岂不是会被笑掉大牙?

她冷着脸,车内的低气压一直持续到进了林家别墅。

周芸下了车,踩着高跟鞋脚步匆忙往里面走,见到客厅乖巧等待着的林悠悠后脸色才好了点,问:你怎么站在这里,不是身体不舒服吗?

林悠悠小脸俏白,咬了咬没多少血色的嘴唇:我来等姐姐。

她看向跟着进门的云涧,仿佛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对不起,这些年我抢占了你的一切。现在你回来了,我没有脸再占着这一切

周芸柔声说:那也不是你的错你以后还是我们的女儿,谁也无法改变。

她说着,警告似的瞪了云涧一眼。

林悠悠一脸感动的抱着她:妈!

周芸安抚的拍着她的背,母女两人紧紧搂在一起,画面看起来无比感人。

林悠悠像个胜利者一样看向云涧,想要她认清现实,不料只看到少女一脸疑惑。

云涧确实不明白这两人怎么想的。演这么一出戏不累吗?

她看看左右,确定了:两人真的是在演给她看。

于是云涧很给面子的鼓了鼓掌,接着,在周芸不悦的眼神下,笑眯眯的问:打断一下,请问我的房间在哪里?

第三章 不能去二十中

感觉到周芸对云涧的不满,林悠悠心下得意,面上却露出体贴状:妈,姐姐刚从乡下回来,还有很多事不懂,先给姐姐安排房间吧。

周芸压下不悦,正要带云涧去客房。

几声突兀的咳嗽传来,她立马变了脸色,搀扶住林悠悠:乖女儿,怎么又咳上了,赶紧叫人再看看!

至于站在门口的云涧,她头也没抬:刘嫂,你把她带到三楼房间。

她生怕林悠悠身体又出毛病,却丝毫没想过刚从乡下归来的女儿对此不适应。

好在,云涧丝毫不介意,她转身甜甜的问中年妇女:请问我的房间在哪里?

清亮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悲伤与失落。

刘嫂一愣,对她多出几分同情,明明是林家的亲闺女,在主家眼中却连个冒牌也不如。

她心头不由一涩,语气也不由轻了许多:请跟我来。

云涧点头:谢谢!

林家没有人期待她,也没人想到为她布置房间。三楼只是客房,十分简陋。刘嫂领人到了房间,心情复杂。

夫人单是花在林悠悠小姐更衣室上的功夫,都比花在亲闺女身上的功夫多。

好在,从乡下而来的云涧并没有介意,简陋多好呀!反正她也不打算常住。

谢谢刘嫂领路。云涧笑眯眯的说:现在我想自己休息会儿。

她脸上纯净的笑意让刘嫂心头更加酸涩,她点头:哎,好。小姐先休息,有什么事情可以叫我,我就在楼下。

嗯。云涧点头。

等房间内只剩下自己一人,云涧才将身上的黄布包放下。小小的布包放在沙发上,瞬间将沙发凹陷进一大片。

客房的光线不是很好,从窗户往下看,只能看到花园中立起的景观石。云涧认认真真盯着景观石看了会儿,脸上的笑意便消失了。

晚上,林父回来,除了还没见面的哥哥外,一家人的第一次吃饭。

林父五十岁左右,中等身材,抛开脸上的岁月的痕迹不提,勉强还能看出几分美男子的影子。

他看向云涧的目光,不像在看自己的亲闺女,只是再看一个活物。当然,他看林悠悠的目光同样像是在看活物,只是这只活物上,有了一些附加价值。

晚餐很是丰盛。

云涧在坛云观里嘴都被牙师傅养刁了,因此食不下咽,到最后只是吃了三碗饭。

这也足够林家一行人震惊。

林悠悠关切道:姐姐之前在村子上都没有吃饱过吗?

云涧苦恼叹气:对呀!

众所周知,饕餮的肚子是填不饱的,她无时无刻不处于饥饿之中。

一番话,餐桌上的另外三人心思各异。

唯有林悠悠笑得真诚:那姐姐再多吃点。

云涧皱眉,颇为痛苦地看了一眼饭菜:不了,我吃不下。

她是饕餮,又不是饭桶饕餮对美食是有追求的好嘛!

然而在林悠悠看来,则是这个从村子里来的乡巴佬从没见过这么丰富的饭菜,不知节制把自己吃撑了。

甚至乡巴佬看饭菜那一眼也有了新的解读:可惜还有那么多的菜她吃不下。

林悠悠眼中划过一丝轻视,这样的乡巴佬,只知道吃,除了有个亲闺女的身份外,拿什么跟她斗!

她不留痕迹的看向林父、林母,果然看见两人皱眉。

周芸已经吃过饭,她拿餐巾纸擦过嘴,才冷淡着说:我们准备和二十中的校长提一下,下周你就去报道。还有,你的户籍已经上过了,以后就叫林云涧。

竟是连个新的名字也不愿意起。

姓什么云涧无所谓,只是

她皱了皱眉:谢谢你的好心,只是我不能去二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