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之刃全文在线阅读-万法之刃小说最新章节

《万法之刃》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战场绞肉机

新人。

一直以跪姿祝福着的牧师忽然轻声开口道,战神喜欢勇猛的战士,懦弱者最先死亡。

乔森讶然望向身侧,他看到眼前的少女微扬着脸,灿若朝霞的长发顺滑的从脸测洒落,映着蓝宝石一般的双眼,闪动着诱人的光彩。

在乔森眼中,阳光下的少女如此圣洁,让他为之一愣,女牧师扬起嘴角,叹了一口气:唉,看来是我浪费时间了。

无论如何,谢谢你。

乔森抿着唇,轻声道,如果,能活下来的话。

高亢的号角声在身后响起,整齐的军阵踏着如雷的脚步声,开始向要塞进发。

身在军阵之前,乔森不得不跟着加快脚步,向着眼前那高耸的仿佛在云中的巨大要塞开进。

刹时间,笼罩于战场上这铺天盖地肃杀之气,笼罩了乔森的全部精神,他觉得双脚好像失去控制,摇摇晃晃的,几乎跌倒。

不,不能认输,我不能死在这里。

我还要乔森心里燃烧着强烈的执念,他死盯着眼前的要塞,大步踏出,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形。

战场,从来都不是一个温情的地方。

身后的大军越走越快,阵型也由密集转为松散,当这支军队离要塞接近五百米的距离时,所有人都已经是在小跑了。

因为,居高临下的要塞弓箭手们的射程,差不多就是四五百米远。

乔森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克服了之前那种莫名的恐惧,至少他现在跑的很顺畅,没有之前那种肌肉抽搐的感觉了。

肾上腺素随着战场气氛增加,让乔森的身体里充斥着奇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对男人来说,也是一种奇妙的快感呢。

可惜这种感觉维持不了太久,当要塞之上第一枝箭落在乔森身前不足两米远的地方,他再次体会到了被恐惧扼住心脏的感觉。

第一枝箭,是试射。

随之而来的,是敌方指挥官大声号令的声音。

乔森隐约能看到,要塞之上成排的长弓手们齐齐举起长弓,搭箭,松手!

随后,箭如雨下!

阿格顿要塞储备充份,士兵们丝毫没有节约箭枝的意思,数千长弓手的齐射顿时泼洒出箭矢的暴雨,落向条顿骑士团所属的扈从军头上身上。

即使身披铠甲的勇士,也不会愿意被从高处射下的箭矢直接命中的。

乔森眼睁睁的看着身侧的战友被长箭从头顶斜插而下穿破后背,转眼间便倒地不起被更多的战友踩踏得不成人形。

有些初上战场的新手在攻击时下意识的掉头就跑,或是试图左右躲避。

但他们忘了,你的身后身旁全是人,乱跑的结果,只会被冲倒,撞开,直到被箭矢射穿!

倒是全无经验的乔森,因为左眼的神秘冲动,让他一股血勇上头向前直冲。

而要塞之上的阿格顿士兵仍然无情的弯弓搭箭,机械的向下射击。

单个的弓箭手造成的伤害也许有限,但数千弓箭手的齐射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当他们站在防御森严的要塞之上居高临下发起攻击的时候。

这样一支长弓手,足以压制数倍于他们的士兵。

举盾过头!身后,条顿骑士团的重甲骑士齐声大喝道。

一张张沉重的钢铁大盾带着刚硬的撞击声斜举过头,护住头部胸部要害,如同悬于空中的金属长墙。

这些会走路的钢铁机器,有着足以抵御长弓直射的防御能力。

当这些略显笨重的骑士大人们开始行进时,乔森明显感觉到阿格顿士兵的攻击变弱了。

或者说,他们的攻击向条顿骑士们倾斜,让雇佣兵们尤其是神选者们明显感觉到压力顿减。

刚萨雷斯兴奋起来,他加速冲刺,带领着他的几名跟班向要塞城墙下方疾冲。

上方飞落的箭矢被他们以灵巧的动作闪避或是格挡开,一路冲到城墙下。

随后,刚萨雷斯们便叼着长剑,戴上铁爪向上攀爬。

作为佣兵,这些人适应性很强,在很多场合都能发挥出不错的作用。

此时的乔森,却没有余力关心刚萨雷斯怎么登城了。

他现在的全部精力,都在应对那飞落的箭矢。

与刚萨雷斯等人相比,乔森的实力太弱了。

他的这个身体素质要比普通人优秀,然而放在士兵当中也不过是个中等。

箭雨之下,乔森并没有坚固的大盾和可靠的铠甲,他只有一柄短剑。

一柄短剑,一件看起来破旧但对远处飞落的箭矢还算有效的罩衫乔森咬紧牙关眯起右眼,仰头看着天空。

那里,箭落如雨。

从乔森的角度看去,天空仿佛也变得昏暗,那无数厉啸飞落的箭矢,便是死神的邀请函。

生死关头,乔森的恐惧仿佛消失了。

他紧握剑柄,又稍稍放松了些,在又一根利箭就要射向乔森的胸口时,乔森挥出了短剑。

紧张之下,乔森甚至没来得及拔剑出鞘。

他就这样连鞘挥舞着短剑,将来袭的箭枝一一格开。

此时的乔森,右眼完全失去焦距,在巨大的死亡恐惧之下,乔森几乎是机械的运用着左眼的战斗本能,驱动着他挥剑战斗。

脑海中大量的资讯疾闪而过,出剑的角度,运剑的力量,对来袭箭枝的优先级判定在旁人看来,乔森的短剑以极为简洁高效的方式,在箭雨中闲庭信步的前行着。

不是乔森不想跑,而是左眼的战斗本能确认乔森一旦跑起来便无法有效的使用剑技他的敏捷程度稍低了一点。

这孩子不像是新人啊。

身后不远,金发碧眼的女牧师静静的混在大部队当中,仿佛不在意那些致命的箭矢。

素质偏低了,但战斗意识很棒。

黑色的重甲大汉在女牧师身后瓮声答道,洁西卡,这个人,有价值吗?

等他活过今天再说吧。

名为洁西卡的牧师少女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枝箭矢射向她高耸的胸口,然而在箭头刺入铠甲前,少女悄无声息的伸手,用她的铁手套握住了箭矢,一把捏碎箭杆。

乔森似乎注意了几米之外的女牧师和重甲大汉,他居然还有余力回头扫了两人一眼。

此时,乔森离要塞的城墙之下已经没有多远了。

他拔打格挡了数百枝箭矢,双臂酸痛,精神疲倦。

换了平时,乔森早就放弃挣扎坐倒在地了,然而此时此刻,被战斗本能驱动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身体与精神上的疲倦。

他只是机械的在向前走,直到体力耗尽,坐倒在城墙之上,呆呆的仰望天空。

这个位置相对安全。

箭矢射不到,而在条顿骑士团的骑士们到达这里前,要塞上的阿格顿士兵也不会在他身上浪费宝贵的防御武器。

在乔森眼里,他看到正在飞快向上爬去的刚萨雷斯。

眼看着刚萨雷斯就要冲上要塞的城墙,忽然间数十柄长斧从城墙后猛挥而出。

冲在最前的刚萨雷斯惨叫一声,被敌方武器当头砸下落在肩上,从城墙上跌落。

刚萨雷斯百忙之中以没受伤的左手抠住城墙,右手将身侧的同伴向上一顶,挡在敌人攻击的方向前,自己顺势向下滑了一小段距离。

他挂在城墙中部,看着被他推上去的佣兵阿格顿士兵砍成碎块,跌下城头,松了一口气。

与刚萨雷斯一同攀爬向城墙的佣兵们则没那么好的运气,他们刚刚冒头,眼见的就是一柄柄寒光闪动的长斧当头劈下。

有足够距离发力的情况下,长兵器所造成的巨大动能绝不是一柄长剑或是小圆盾就能抵挡的。

刹时间,要塞城墙上,绽放出鲜红的血之花。

第6章 第一个成就任务

城墙之下,乔森抹了抹脸上的血滴。

废物,你居然能走到这一步。

刚萨雷斯发现了脚下的乔森,大声吼道,上来帮我一把!

我不会爬墙。

乔森诚实的答道。

而且,他没有工具。

说完,乔森就看到刚萨雷斯用受伤的右手拿出一副备用的铁爪扔了下来。

他老实的戴上铁爪,向上爬去。

当乔森爬到刚萨雷斯身边时,他注意到,刚萨雷斯看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强烈的怨恨。

至少,在乔森剑形瞳孔的左眼中,是如此强烈。

刚萨雷斯前辈,我要怎么帮你?乔森心念一动,问道。

你替我引开敌人的攻击,让我跳上城墙,开辟一片安全的空隙,这样你就能和我一起守住这个缺口,等其他人上来。

我们的任务就完美完成了。

刚萨雷斯答道。

好,如你所愿。

乔森应道。

他咬着连鞘短剑,向要塞那高耸的墙上爬去。

不过,他攀爬的动作一看就是外行,这让刚萨雷斯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帮手。

然而此时刚萨雷斯也清楚自己只能找到这样的帮手。

乔森默默跟着刚萨雷斯向上攀爬,短剑叼在口中时,乔森能感觉到左眼的力量似乎减弱了,恐惧与疲倦重新回到身上。

但此时的乔森已经不再是地球上的普通学生了,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后路,不上,即死。

那位女性牧师说的没错,越怕死,越容易死。

此时的乔森一路冲杀在队伍最前,反而是受伤最少的一个。

他几乎要爬到城墙顶部了,这时候,乔森突然停了下来。

快上啊,蠢货!刚萨雷斯着急大吼道。

爬不动了。

乔森无奈的说道。

乔森之前就注意到,刚萨雷斯是个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人,他这么关心自己,无非是想骗乔森上去吸引注意,好让刚萨雷斯趁机杀上城墙获取某种好处。

比如,第一个登上要塞的奖励?

乔森心念电转,忽然有了主意。

他稍稍休息片刻,深吸一口气,向上猛爬,一边叫道:啊啊啊,看我第一个冲进去!

这才是真的让刚萨雷斯惊诧的突发状况呢。

眨眼工夫,乔森竟超水平发挥的一口气冲上去三四米,几乎要摸到要塞的墙头。

乔森偷眼向下瞄去,只看到刚萨雷斯又惊又怒的表情。

于是,刚萨雷斯连忙追上来,虽然右肩受伤影响了右手发力,但忍痛猛追,还是能赶得上乔森的速度。

城墙上,阿格顿的士兵探头向下张望,他们看到两个敌人正在奋力向上攀爬。

士兵们狞笑着,握紧手中的长斧。

阿格顿要塞的防线说起来非常简单,三千名长弓手在城墙上列阵以待,六千名长斧兵排在长弓手身前高举长斧。

远处的敌人由长弓手们制造箭雨消减数量,冲上城墙的敌人,则由长斧兵们一斧劈下。

虽然简单,但很有效。

阿格顿士兵凭借这道防线,先后多次在三个大型骑士团连同扈从军的猛攻下屹立不倒。

以不足万人的兵团,顶住了数万甚至十多万人的猛攻。

乔森虽然是新手,但左眼中微弱的刺痛感在告诉他,眼前的士兵每一个都是精锐。

他们也许没有老爹一样超凡的实力,只是普通人类之身,但久经战场的技巧与杀意,却是实打实存在的。

这些普通人,在剑与魔法盛行的玛那兰德大陆也许不值一提。

但在此时此刻,以整齐的军阵对敌时,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对这些入侵者造成麻烦。

即使刚萨雷斯是个能级10的合格佣兵,也绝不能小看这些能级2的杂兵。

刚萨雷斯肩上的伤就能证明这一点。

乔森一点也没有小看他的敌人们。

因为乔森自己,也仅仅是个普通人而已。

若不是他的左眼有着超凡的能力,此时的他早已是战场上一摊血肉模糊的碎块。

而此时此刻,面对阿格顿士兵伸出的长斧,乔森也并没有什么好办法应对。

他只能看着两柄长斧从头顶上方挥下,砍向他抠住城墙的铁爪。

乔森惊慌大叫,双手铁爪稍稍一扭,整个人就向下跌去。

不过他很快学着刚萨雷斯刚才的办法,重新勾在城墙上。

而此时,一心追赶乔森的刚萨雷斯才发现,他要一个人面对一小队的长斧兵了。

好在,刚萨雷斯的实力确实不错,他身手敏捷,利用两只铁爪麻溜的从五柄长斧的攻击下滑过,有惊无险的在敌人的武器挥砍下灵活攀爬躲避着。

右肩的伤,似乎并不影响他。

不过从乔森的角度看过去,乔森能清楚的看到刚萨雷斯铁青的脸色和隐隐的冷汗。

他不由扬起嘴角。

看到欺负自己的人倒霉显然是件愉快的事,不过,乔森不希望刚萨雷斯就此死掉。

因为如果他死去,那么阿格顿人的攻击就要朝着自己来了。

此时此刻,更多的人出现在了城墙之下。

条顿骑士团的士兵推着笨重的云梯车向城墙靠来,那种带有防箭护板的大车顶着阿格顿长弓手的箭雨不慌不忙向前挺进。

紧随其后,是一架架刚刚架设完毕,准备攻击的投石车。

这才是条顿骑士团攻进要塞的底牌。

在这些大家伙的掩护下,神选者们小心翼翼的向城墙靠近着。

这才是稳妥的战术,像刚萨雷斯这样自恃勇武猛冲在最前头的神选者,通常活不了太久。

城墙上的刚萨雷斯,灵活的像只猴子,他在阿格顿士兵们的追击下,搅乱了整片防守区域的秩序。

乔森在喘着气,他看着上方的刚萨雷斯在数柄长斧的攻击下惊险逃生,也看到阿格顿长斧兵原本整齐的队列此时稍有些混乱。

他还看到,云梯车越来越近,站在云梯上端的条顿骑士团士兵已经做好了登城的准备。

身后,轰鸣的投石机上大块的重物纷纷落下,将长杆之上的圆石纷纷抛射,在天空中划出可怖的弧线,落向敌阵。

战场的死神,宣告死亡的投石机,终于轰鸣着亮相了。

此时此刻,乔森与其他神选者一样,走到了决定胜负的关键点上。

第7章 剑灵小喵

条顿军的落石数量虽然远远少于要塞军的箭雨,但那令人胆寒的压力,却远在其上。

当岩石从高处利啸着落下时,被击中的倒霉蛋会被直接砸成一滩血泥。

当这些精悍的条顿士兵和威慑力十足的落石吸引了阿格顿人的注意力。

乔森觉得,似乎没什么人注意到自己。

他开始加速向上,向着城墙的顶端爬去。

嗡然振动的长柄带着沉重锋利的斧刃猛挥而下,若是砍中,乔森即使穿着铠甲也要被斩落跌下城墙,更不用说乔森根本没带护具。

他只有一对铁爪,以及叼在嘴里的一柄短剑。

武器临头,乔森的左眼烨然闪光,他猛的向侧扭身,避过敌人的斩击,扔下手里的铁爪抓住了对方的斧柄。

那名士兵慌了神,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要放掉武器让对方掉落,还是拉对方上来。

在这名士兵发呆的时候,乔森用力一扯。

士兵下意识的奋力抢夺,于是,他把乔森拉了上来。

乔森的双脚,终于踏上了阿格顿要塞的城墙。

几乎在同时,一个宏大的声音在乔森的脑中回响,那不知应该算是男性还是女性,仿佛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又清晰可辨的声音,缓缓的说道:率先踏上要塞城墙,额外获得1000点命运之证,一次提前兑换机会。

提前兑换?乔森愕然,他灵巧的闪过两名敌人的夹击,踏上城墙城垛之上,居高临下看着他的敌人们,那就兑换吧。

刹那间,海量的信息从乔森脑中流过,这几乎将大脑撑爆的信息量在战场之上足以让一个强大的战士因为失神而被杀。

然而此时此刻,当乔森手握短剑,左眼的剑形瞳孔微微发光时,他的身体几乎是由战斗本能来控制的。

那海量的信息,瞬间就在乔森脑中留下了印记。

现在,只要乔森用心去想,他就能像翻书一样,逐项比对可供兑换的目录。

乔森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他迅速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初级剑技·啸风剑术。

扣除命运之证120点。

心念一动,兑换完成,如厉风凄啸的剑技便从乔森手中喷涌而出。

他欺身扑进一名长斧兵身前,连人带剑撞入对手怀中将他刺死。

腥味的血,从近处喷溅了乔森一头一脸。

血的刺激中,乔森隐约听到有什么声音在脑海中软绵绵的响起。

我醒了喵!

时间仿佛静止。

被敌人的血喷在身上,刺鼻的血腥味提醒着乔森他刚刚亲手杀死了一个人类,而身边还有更多的敌人,即将被他杀死,或者,杀死他。

这种难以言喻的恶心感与恐惧感,占据了乔森的全部心神。

他机械的以左眼中的神秘力量驱动着全身,迎战附近的敌人。

我说,我醒了喵!脑海中的神秘声音再次响起。

乔森悚然惊觉,手下一慢差点被迎面落下的长斧剖成两片。

谁?乔森在脑海中惊叫道。

虚幻的身影在乔森眼前凝结成有形的实体,散发着瑰丽的灵光,摇摇晃晃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崩溃。

然而在乔森不及反应的刹那间,这身影已然跃上了乔森的头顶,懒懒的拉长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