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琉璃花容by妖孽世子妃小说-夜琉璃花容桃七七阅读

《妖孽世子妃》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所谓姐妹

二妹,明个你陪我去三皇子府如何?深夜,外面明月皎洁发出皓白的光晕,照在地上把人的人影拉的很长。

这里是荣王府的一处隐蔽的地方,夜琉璃手中紧张的握着手中的帖子,拉着夜琉湘的手眼含哀求的说道。

夜琉湘一听,诧异了一下随后模样变的十分的可怜:可我是庶女,只怕

不怕不怕,有我在呢!夜琉璃一听,忙摆手。

她这个妹妹一直对自己很好,就算府里那些人对她这个嫡长女不敬,依旧是她不离不弃。

对她,夜琉璃一直心怀感激。

夜琉湘听了这话,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对着夜琉璃点头:既然是大姐姐这般说,那明个妹妹陪你去三皇子府夜琉璃一听,咧嘴一笑,随后又说了几句话这才兴高采烈的离去,

在她离去没多会,树林中走出一个身影。

听到身后的声音,夜琉湘转身,看清来人的模样后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她明个会过去

三皇子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女,比起夜琉璃那个平凡无奇的模样还是眼前的女子艳丽的娇容更让他心动。

就算年纪尚小,可加以时日定会美艳不可方物。

想着,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伸出手把她紧紧的圈在怀中。

夜琉湘一个小声的惊呼,再抬起头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三皇子紧紧的抱在怀中。

这事你做的好,本皇子会好好打赏你三皇子脸上挂着让夜琉湘脸红心跳的笑容。

夜琉湘一听娇嗔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温顺的靠在她的怀中:明个成败可就要看文思了

恩三皇子点点头,眼中眸光闪了闪。

随后低着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子,虽年纪尙小可发育很好。

喉咙一紧,双眼变的幽暗随后大掌揽住她纤细的腰往林子伸出走去,没多会里面传来压抑的声音。

那似欢愉又似痛苦

次日,夜琉璃带着夜琉湘去了三皇子府上。

今日是三皇子的生辰会,很多官家子弟都被受邀而来,男客们被三皇子安排到了前院。

后院则是留给了女客们

作死的东西,你是怎么拿东西的?夜琉璃和夜琉湘走过来的时候,正听着一声娇喝的怒斥声,随之一个物件飞了过来。

夜琉璃避之不及,身上的衣衫顿时湿了一大片,在这初春的天里让她面色白了几分。

大姐姐夜琉湘惊呼,忙掏出手帕去给她擦拭。

只是这打过来的茶水把夜琉湘今天穿着的浅色衣衫印染的一大块黄色的水印,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夜大小姐,您没事吧?文思公主看着自己训斥丫鬟的茶杯泼了夜琉璃一身的茶水,有一点愧疚。

随后对着她说道:我那还有干净的衣服,不如大小姐随我换身干净的吧

夜琉璃一听,看了一眼夜琉湘。

夜琉湘点了点头:大姐姐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夜琉璃一听,也觉得只有这样便把手中的盒子递给她:那你帮我拿着,我去去就来说完便被文思公主拖走。

夜琉湘目送她离开,眼睛盯着盒子随后嘴角扯出一抹的笑来,便与那些小姐们套着近乎。

好在她虽说是庶女,但家族背景雄厚,那些嫡出的小姐们对她还算是客气,不至于失礼。

没多会,一身着银白衣衫的三皇子走了进来,在众多官家小姐中一眼看到了夜琉湘。

看她今天的装扮,眼中闪过一抹惊艳随后走上前牵着她的手。

众人看两人举止亲密,大吃一惊随后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荣王府的势力,在皇子中向来是块肥肉。

夜琉湘是庶女,可她出身荣王府,好命!只是,众人想到了刚才被文思公主带走的夜琉璃。

传闻皇上有意把荣王大小姐许配给三皇子,今日这出似乎透露着不正常啊

三皇子,大姐姐去换衣服许久还没出来,臣女有些担忧夜琉湘眼中流露出关心的神情。

三皇子一听,挑挑眉嘴角弯起。

本就俊美如斯,这一笑更是让人回不神来。

果然不愧被称有貌比潘安美的赞誉。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随着三皇子离去,在路上遇到了文思公主。

看到众人,她似乎一愣:三哥哥,你们怎么都过来了?

夜琉湘忙上前:公主,我姐姐呢?

文思一听,瞪大眼睛:夜大小姐?我刚才带她去换了衣服,她说有些不舒服想一个人静静我便带人离开了。

怎么还没出来吗?想着拍了拍脑袋:哎呀,可别是大小姐生病了!

文思,你把夜大小姐安排什么房间?带我们过去吧三皇子对着文思露出宠溺的笑容。

文思一听,立刻笑着点头:好啊,就在前面不远处说着走在前面给众人带路,

三哥,夜大小姐就在里面文思指着一处房子,一边说着一边推开房门。

呀不知是谁先惊叫了一声,众人纷纷看向前面。

这一看眼中尽是鄙夷,只见夜琉璃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身旁似乎还有同样衣衫不整的男人。

两人似乎听到了声音般,看向门外。

夜琉璃顾不得自己的衣衫不整,惊慌的跑到三皇子的面前:我是清白的,我是清白的天知道,她不过是进来换衣服,陪她进来的文思公主寻个借口跑了出去。

正当她换衣服的时候,却从窗户外跑进来一个男人,二话不多就要对自己不轨,她拼死抵抗,却没料到三皇子会带着这么多人进来。

大姐姐,你,你夜琉湘一脸不敢相信的望着夜琉璃。

四周纷纷传来耻笑的声音:都还没及笄就按耐不住gouyin男人,还恬不知耻的在皇子府上青天白日行不齿之事。

夜小姐当真是好教养人群里,一道清丽的声音响起。

夜琉璃瞪大眼睛望向那人,她知道那人是尚书家的小姐。

眼泪纷飞,夜琉璃此刻百口莫辩,望着三皇子,眼中带着希冀的目光: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被冤枉的

三皇子一听,嘴角露出温柔的笑容,伸出白皙的手指帮她理了理耳边的发丝,口中却说出冷漠无情的话:难道你想说本皇子看的是幻觉吗?夜大小姐,就算你不想嫁给本王也不必用如此手段,你不嫌脏,本皇子都觉得脏!

不,不夜琉璃听了他的话,仿似受了打击般向后踉跄几步。

昔日这个对她总是很温柔的男人,此刻眼中的冷漠就好像万箭穿心般的穿透她脆弱的心。

奸夫淫妇,就该浸猪笼文思插着腰,瞪大眼睛十分气恼指着夜琉璃:我好心带你来换衣服,却没想到你寻个借口支开我就是为了和男人苟且!夜琉璃你好不要脸

夜琉璃瞪大泪眼,吃惊的望着文思。

明明是她寻了借口离开,为何要这样说?

姐姐,你这是何必呢?就算不喜三皇子也不该如此羞辱他啊夜琉湘一脸愁容的望着夜琉璃,夜琉璃愣愣的望着她。

夜琉湘继续温柔的说着,只是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姐姐,妹妹这个礼物你可喜欢?今日这局可是我和三皇子想了好久才想到的呢

夜琉璃浑身一震,双唇哆嗦,一双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夜琉湘。

夜琉湘却是假意帮她整理衣服,实则却在说:谁让姐姐霸着荣王府的嫡女不松手呢?翎羽不愿娶丑妻,只好委屈姐姐了说完在夜琉璃的耳边低声的笑着。

那般无情的话语,那般虚伪的笑容让夜琉璃好似雕塑般怔怔的定在那里。

原来,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想到这里,夜琉璃突然仰天大笑,笑的凄楚。

随后一双明亮的眼眸带着阴霾和恨意望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仿似要把他们深深的刻在灵魂中

沐翎羽,夜琉湘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不会有的夜琉璃充满恨意的说完在众人的惊叫中,狠狠的撞向门外的柱子上

第2章 撒血,添喜庆!

头,好疼!千璃觉得自己的头似乎快要爆炸了。

不禁有些疑惑,她是胸口中枪怎么头疼了起来?难道在自己死后,那个该死的男人还在自己的脑门上补了一枪吗?想着,浑身的气息随之变的戾气。

紧闭的双眸随之猛的睁开,那双带着阴霾的双眼让一屋子的人惊骇的瞪大眼睛,到嘴的尖叫声生生的卡住了嗓子眼里。

她竟然没死?看着她头顶那个还在冒血的窟窿,只见她扶着柱子缓缓的站起身犹如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夜刹修罗,众人禁不住受惊的后退几步。

一些胆小的早就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这种骇人的眼神,任谁看了都不禁胆寒,三皇子微微皱眉。

微微闭了闭眼,随之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汹涌而来。

这让千璃经受不住,几乎摔倒好在她扶住了身旁的柱子,五指紧紧的抓着,手上的青筋毕露看上去狰狞恐怖,众人又不禁向后退了几步,千璃微微定了定神再次闭眼接受那段不属于自己的信息。

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天启王朝荣王府最尊贵的嫡女夜琉璃,从小性格怯弱。

在王府里被姨娘苛刻,庶妹欺负,爹不待见。

唯一疼爱自己的爷爷因被她气恼,竟搬离荣王府去了以前的老王府不相往来。

而头上的伤则是因为被自己一直心仪的三皇子竟然伙同这具身体的庻妹一起算计陷害了她,而她不堪屈辱撞柱自杀。

而她这具异世之魂则碰巧进入了这具身体里。

想到这里,千璃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自己怎么总是遇到渣男呢?前世她是黑帮大姐大,喜欢上一个男人。

可谁知就在举行婚礼的时候,那渣男竟然带警察埋伏。

她不是不知道他是警察,可她一直执着的认为总有一天他会看透她的心,爱上她。

结果

千璃的嘴角掀起几许的冷笑,男人不管是到哪个时空,哪个朝代都是渣!

三皇子不动声色的看着满头鲜血,却笑的十分诡异的夜琉璃,眸光闪了闪。

欲伸出手扶她,只是还没碰到便看到她一脸的嫌弃,随后啪的一声毫不客气拍开他的手。

白玉似的手面上,顿时多了一道红印。

姐姐夜琉湘惊叫了一声,随后走到三皇子的面前。

看着他手上清晰的红印,眼眸中闪过狠毒。

夜琉璃,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本公主三哥出手还未等她开口质问,有人却比她早了一步。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让众人看到文思公主脸上出现了鲜红的手掌印。

而那个始作俑者却只是揉了揉手腕,面色阴暗不定。

咕咚众人吞了吞口水,不知为何此刻的夜琉璃让她们感觉不一样,与先前大有区别。

你,你竟敢打我文思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冰寒刺骨的眼神随之落在她的身上,让文思公主到嘴的话生生的卡在了那里。

打你?呵呵千璃轻声呵呵笑着,只是那笑让在场的人无一不感觉阴风阵阵:公主你会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说完眼神一寒,带着迫人的威压滚滚压向文思公主。

文思公主面色一白,随后倔强的抬起头一脸傲然的看着她:本公主怎么会知道?夜琉璃别以为你是荣王府的人就了不起,若是让父皇知道定不会饶了你

那是最好,本小姐正要和皇帝姑父好好讨论一下公主今日所做的事说完别有深意的一笑,只是对于满脸是血的人来说。

那笑很是惊悚

姐姐,咱们还是快去看大夫吧!夜琉湘眼看情况不对,忙上前转移话题。

此时的夜琉璃处处透露着诡异,对着三皇子暗暗眨了眨眼睛便走到夜琉璃的面前。

滚开夜琉璃大喝一声,吓的夜琉湘一双美目含泪,小手捂着胸口:姐姐,你,你这是作何?

夜琉璃,你不知羞耻也就罢了。

你妹妹关心你,你竟还如此不领情,当真是狼心狗肺边上的一个少女实在看不过去,上前说了一句。

噗那位勇敢直言的少女却被夜琉璃一个回身踢,生生的撞倒了身后一群娇弱的官小姐。

只见她口吐献血,竟晕了过去。

夜琉璃,你太放肆了!今个是本皇子的生辰,你休要过分三皇子看着倒下的少女后,面色一冷对着夜琉璃冷漠的怒斥。

若不是看她是荣王府的嫡女,他何须跟她这般客气?又何须与人联手陷害与她?说到底,她除了那个显赫的身份还有什么值得他注意?

正因为今个是三皇子的生辰,本小姐才会如此大方的血溅三皇子府,给你添添红,喜庆一下胡乱的在自己的头上摸了一把血,对着三皇子的身上就是一甩。

顿时,银白的锦袍上面染上了斑斑血迹,看上去着实有些骇人。

你三皇子怒瞪。

然夜琉璃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离去:三皇子还是好好珍惜一下今天的生辰,毕竟能够让荣王府的嫡女亲自撒血庆生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荣幸说完挺直脊背,一脸倨傲的离开案发现场。

她们对夜琉璃的帐,她会一点一点的跟他们算清楚,来日方长不是吗?想着,夜琉璃的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让一路的三皇子府的下人吓的屁滚尿流

望着夜琉璃的身影,三皇子双拳紧紧握着面色阴晴不定。

然当看到四周似乎受了不少惊吓的官家小姐后,他闭了闭眼随后扬起笑容:差不多该午膳了,待本皇子换身衣服带你们过去说完对着文思和夜琉湘示意。

两人点了点头,便见文思热情的招呼着大家,似乎刚才发生的插曲根本没有发生。

若不是她脸上清晰的巴掌印还在,众人也以为是做梦

这顿生辰宴会,大家吃的是食不知味。

今日的夜琉璃前后的大变,让众人心惊胆寒。

尤其是当事人几位,心思更是深了几分。

第3章 刁奴滚出去

这顿生辰宴会,大家吃的是食不知味。

今日的夜琉璃前后的大变,让众人心惊胆寒。

尤其是当事人几位,心思更是深了几分。

——————–

夜琉璃走出三皇子府的时候,管家古怪的看了看她几眼。

似想说些什么,可还是没有说什么。

鲜血还在缓缓的流着,迷糊了夜琉璃的视线。

可夜琉璃却当做没有事般,挺直脊背,目不斜视带着傲气离开三皇子府。

热闹的大街上,众人纷纷惊奇的看着夜琉璃。

荣王府的嫡女,京城里谁人不知?貌丑无盐,见男花痴,品行不端等等各种帽子扣在她的头上。

一路上,总是受到一些鄙夷的眼神望着自己。

千璃不动声色的观察这些人的神色,眸光深处有着滔天的怒海。

这夜琉璃当真是活的窝囊,竟被一群上不了台面的人败坏名声而不自知!!

千璃凭着夜琉璃的记忆来到老王府门口,守卫的门卫看到夜琉璃的模样后狠狠的吓了一跳。

随后有人快速的去传唤了管家,千璃静静的站在门外看着老王府的牌匾。

随后双膝跪下,对着王府门口工工整整的磕了三个响头。

起身,再不看一眼转身离开。

老王爷身边的管家孟宪一听门卫的话后,就抖着老腿小跑赶到门口。

刚跑到门口就看到夜琉璃一头是血的跪在门外,对着府门口磕了三个响头便起身离开。

一愣,待回过神来忙要追出去。

哪里还有她的身影?孟宪觉得夜琉璃很奇怪,忙又跑到老王爷的院落把夜琉璃的情况说了一遍。

虽进入不惑之年的老王爷,可依旧身强力壮。

孟宪走进院子的时候,正看着老王爷手中拿着弯月刀耍的是威风凛凛,所到之处树叶纷飞,沙土扬起。

那个气势,让人禁不住的膜拜。

老孟什么事?耍完一套刀法的老王爷把手中的弯月刀递给身旁的手下,自己拿着棉帕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紧接着一旁的丫鬟如玉捧着茶水走了过来,老王爷随后坐在摇椅上喝着茶水顿时感觉身上的毛孔全部张开,那叫一个顺畅。

回老王爷,刚才大小姐来了孟宪恭敬的说道。

老王爷手一顿,一双眼睛精光四射看着孟宪:人呢?

走了孟宪随后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详细说了个遍。

老王爷摸了摸下巴的胡子,随后说道:让风奕来见我

是孟宪听后,领命退了下去。

然老王爷这手里的茶水是怎么也喝不下去了,如玉明白老王爷虽说不过问大小姐的事情了,可到底是自己的孙女。

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哪里会真的不过问呢?

老王爷若真担心大小姐,不如让大小姐过来如何?如玉柔声说道。

老王爷一听,从鼻子里冷哼:见什么见?本王就没那么怂的孙女,堂堂一个王府嫡女竟被姨娘庶妹欺负的不成样子。

老子都说是她的天,放手去做可她呢?真是丢了本王的脸面,他娘也没像她那么没骨气说完还在呼呼的喘着粗气。

如玉抿嘴轻笑,又重新递给老王爷一杯热茶:大小姐性子弱那也是没得办法,谁让王爷对她不管不问?从小就被姨娘,庶妹欺压,那性子久了难免会软一些!老王爷心疼大小姐,自然也应该理解大小姐的苦楚不是?

哼那群下作货,本王是懒的收拾不然岂能让她们如此好过?老王爷重哼。

听孟宪说,大小姐头上受伤也不知道严不严重如玉说到这里的时候,小心的看了一眼老王爷。

只见老王爷眉头一抖,手上青筋暴露。

似乎忍了很大的怒气:那丫头吃了亏也要好好长长记性,省的被人卖了还得数钱

如玉一听,捂嘴偷笑。

老王爷心疼大小姐却偏偏嘴硬,不说。

让老孟带太医过去瞧瞧,别说是本王的主意!老王爷说完,起身去了屋内。

如玉笑眯眯的应了一声,放下茶盘便去找了孟叔。

夜琉璃一身是血的回到自己的院落,这一路上惊了不少的人,尤其是她那骇人的眼神生生的吓退了不少人。

四周的仆人仿似受了惊吓般,躲在远处看着她。

夜琉璃到院子的时候,就看到自己院子的丫鬟,老妈子手中拿着瓜子磕着,模样十分的悠哉。

看到夜琉璃出现,也没有马上站起身只是狐疑的看了一眼她额头上的血,嘴里咕哝几句。

大小姐,你瞧你这是去了哪里?瞧这衣服先起身走过来的奶娘眉头微皱:这衣服只怕要是扔了,大小姐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奶娘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就要强脱了她的衣服。

千璃反手一转,捏住奶娘的手腕,微微收拢痛的奶娘嗷嗷的叫:大小姐你这是做什么?眼神中带着几分的恼怒和不屑。

院子里的丫鬟们听到奶娘的惨叫后,纷纷看了过来在看到奶娘被大小姐抓着手腕,目光露出迟疑不过却也是有些效果的,纷纷站起身。

我做什么?奶娘会不知?千璃的声音冰冷彻骨,本就因手腕疼的冒汗的奶娘听到这声音,身上丝丝的冒着冷气。

一双老眼昏花的眼睛惊疑的看着她:你不是小姐,小姐不会这样对我的

哦?依你,我该怎么对你?千璃冷笑,手中的劲道不减。

奶娘被夜琉璃看的心虚,一双眼睛躲闪着。

可是却又想到什么,抬眼看着夜琉璃:大小姐一直待我如亲人,何曾这般对待我?你不是大小姐,你定是假的

所以你就仗着本小姐对你的纵容,在这院子里作威作福?夜琉璃眯眼,带着几分的危险。

奶娘一听这话,身子一僵。

千璃冷哼一声,随后把奶娘一推眼含杀气:滚

奶娘被千璃嗜血的眼神吓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愣愣的有些回不过神。

可一旁的下人不是傻子,大小姐突然转了性子还拿自己的奶娘开刀,岂会对她们手下留情?心下想着,人便七手八脚的把奶娘扔到了院外。

随后一众人等,小心翼翼的跪在院内等千璃训话。

千璃只是目光阴冷的看了她们一眼,却是一言不发。

随后转身去了屋内,留着院内奴才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