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知我情深木酱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天不知我情深》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他不信她

禹佩出去把车开了过来,乔薇宁正要上去,忽而听得耳畔一声炸喝,乔薇宁我真是小瞧了你!我才走多久,你竟然就搭上别人了?

———————-

她蓦地转头,正好对上男人暴戾的眸子,以及站在他旁边的乔雨心。

只见乔雨心捂住胸口,细细的眉头蹙起,眼中竟然有泪花在闪烁,姐姐,我没有想到你在爸爸他们面前表现得那么乖巧,私下竟然这种人,你、你怎么能背叛承谦呢!

在车上。

暖气充足车厢里播放着舒缓的音乐,和外面的阴风阵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女人小鸟依人的依偎在男人的怀抱里,她担忧道:承谦,外面这么冷,你让姐姐一个人在那里怎么办?

她?她那种人就是需要吃点苦头,你看看她对你是什么态度,她可是你的亲姐姐!

话不能这么说。

乔雨心的表情暗淡了瞬间,看得男人尤为心痛,我始终比不过姐姐的。

你在说什么呢?你是最好的,她才比不上你!

听罢,女人仰头对他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承谦对我最好了不行,我还是担心她,我们还是把车开回去吧,这种天气要是冻坏了怎么办?

男人默不作声。

乔雨心抱着他的手臂,一边摇晃一边撒娇,你就听我的好不好?姐姐她其实是个好人!

聂承谦语气冷冽,难道你忘了她是怎么害你的吗?让你住院那么久,我恨不得千刀万剐了她!

女人将头埋在他肩膀上,在男人看不见的地方,她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声音却是令人怜悯的,你不能这么说,都是我的错,跟姐姐没关系

你就是太善良了。

话虽然这么说,聂承谦还是叫司机把车开回机场,谁知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幕!

她乔薇宁竟然敢上别的男人的车,真是不知羞耻!

乔雨心也没想到自己无心插柳柳成荫,见状立刻走上前去,苦口婆心的劝解道:姐姐,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这句话我还是说的。

你现在是聂太太,在外面最好还是注意下言行举止呀!

女人冷冷的看着她,谁说这话都可以,唯独乔雨心没有资格!

或许是乔薇宁的眼神太冷了,乔雨心的话头微微顿住,很快就转了个方向,我和爸爸妈妈丢脸不要紧的,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姐姐。

禹佩是知道乔家的事情的,他一向不待见这个妹妹,见她和聂承谦一起来,大致也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他听了那番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还重要?你知不知道你姐姐的身体?她要是

够了!禹佩,你别说了!乔薇宁想也不想打断了他的话,就算聂承谦知道她做过心脏手术又怎么样?他肯定恨不得自己死在手术台上。

你难道知道我姐姐的身体?!乔雨心瞪大了眼睛,惊讶的捂住了嘴,你、你不要污蔑我姐姐的清白!

禹佩明明指的是乔薇宁的心脏病,却被她歪曲成了拥有某种颜色的指代。

聂承谦周围的气息更加凛冽了,他眯着眼,冷气四溢,我就知道你这种恬不知耻的人怎么可能会乖乖的站在原地,倒是没想到你搭上的人竟然是他,他是我发小!你知不知道?

我也是人,我也会觉得冷,会觉得难过。

女人一字一顿的说,她的目光移到那高大俊秀的男人身上时,鼻子忍不住酸了。

这算什么?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还要在原地等他,自己是他养的宠物吗?

承谦,不是你想的那样!禹佩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连忙解释道,我和宁宁之间什么都没有!

你说你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证据呢?男人的声音里面有隐隐的怒意,他的视线在发小和妻子之间游移,那怒意也越来越明显。

禹佩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问,一下就愣在了原地。

乔薇宁忍受不了了,眼泪顺着眼眶落了下来宛若珍珠,说到底,你不愿意信我,是不是?

第5章 回去照顾你妹妹

看到她的眼泪,聂承谦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下意识的想要伸出手帮她擦了,但还没来得及动作,臂弯上便贴上了个柔软的身体。

承谦。

随着乔雨心的一声呼唤,他回过神来,开始在心里唾弃自己刚才的想法。

他居然想要帮乔薇宁擦眼泪?他是脑子坏了吗?

那个女人根本不值得他多看一眼!

聂承谦,你这是什么意思?让我拿证据证明我的清白?那你为什么不拿证据出来说我和宁宁不清不楚呢?

禹佩也火了,他和乔薇宁清清白白的,忽然就被人泼上一盆脏水,而自己的发小还打算直接坐实了这个罪名,真是可笑!

解释就是掩饰,我们都明白的,我看证据就算了吧,免得伤了大家的和气。

至于你和姐姐是不是清白的,只有你们才知道了。

乔雨心的话虽然淡淡的,却格外气人。

我警告你,乔雨心,不要在这里搅混水!男人不禁加重了声音,我一直在国外,承谦你应该清楚。

女人不以为意,意有所指的说:现在通讯手段这么发达,国外这点距离

你不要太过宁宁?宁宁你怎么了?禹佩瞥到自己身边脸色发白的乔薇宁,心里顿时大觉不妙。

话才出口,女人应声倒地,他急忙冲着聂承谦说,赶紧叫救护车!

乔薇宁觉得自己仿佛沉睡了一个世纪,身体沉重得可怕。

刚掀开眼皮子,她就听到了禹佩欣喜的声音,你终于醒了!这次太危险了,要不是送来及时,肯定又得大手术,你就不能好好爱惜下自己的身体吗?

看她不说话,眼睛还在房间里面寻找着什么,男人抿着唇重重的叹了口气,说:他不在,是我送你来的。

病床上的乔薇宁笑了,苍白而凄美,像是用自己生命开出来的花。

禹佩不忍心再看,轻轻的问道:你和承谦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只要你愿意,我会带着你离开这里。

都说这种话了,你们让我怎么相信你们之间是清白的?

阴狠的男声插了进来,聂承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一双鹰隼般的眼眸紧紧的抓着二人。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禹佩一面质问一面不动声色的帮她挡住了那咄咄逼人的视线。

聂承谦挑了挑眉,哦?我还不知道我来接我的妻子回家,竟然还需要别人的同意。

你还知道她是你的妻子,你让她受了多少委屈,你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

聂承谦的表情从阴鹜转成了深沉的厌恶,他转而对床上的女人命令道:赶紧起来,跟我回去。

禹佩试图阻拦他,不行,她才发医生说她这段时间必须静养!不然后果很严重!

你以为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无非就是要吸引我的注意力罢了,我现在来了。

聂承谦大步跨到女人面前,伸手拽起她的手腕就想要把她往外拉,装病这种事情你做起来也不嫌自己丢人。

他是这样看待自己的,装病?只要他聂承谦有心去查,就能查到她的病历。

说到底,只是他不爱她而已,不喜欢三个字足以否定她所有的努力以及所有的爱。

乔薇宁微微笑了起来,也没有挣扎,只是用那一双琉璃般的眼睛看着他,平静的问:你打算带我去哪里?

被那清澈的眼眸看着,聂承谦心里的郁气居然消散了些,他硬着声音说:雨心病了,需要人照顾,我不放心别人,而你就是最好的人选。

第6章 你到底有没有心

聂承谦,每到这个时候我都在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心。

乔薇宁轻轻地说。

禹佩见状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宁宁不要听他的,你就在这里休养。

我是医生,就算我治不了乔雨心的病,我也能找到人帮忙治。

说完他直起身,毫不畏惧的直视聂承谦,指着床头的病历说:你自己好好看看,要不是因为我们有那么多年的交情,我真的想立刻把你揍一顿!

男人松开了捏着乔薇宁的手,他打了个响指,动作贵气十足,从外面呼啦一下窜进来几个保镖,虎背熊腰的,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把他带出去。

聂承谦吩咐道。

禹佩没想到他居然会来这招,顿时怒不可遏,聂承谦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宁宁当初嫁给你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看看她现在被你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你要是不喜欢她,就放她走啊!

我怎么对她关你什么事?男人眯起眼,语气危险到了极点,她是我的妻子,是我的东西。

是了,她是他的东西。

病床上的乔薇宁听到他这么说嘴角不禁往下坠,喉咙被东西哽咽住了,说不出话来。

聂承谦从始至终,或许从来没有把她当做人看过。

她是只金丝雀,自己把自己关在了名为聂太太的囚笼中,每天叫破了喉咙,也得不到笼子主人的回眸。

不管禹佩怎么挣扎,也抵不过一群彪悍的保镖。

很快病房里面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时间空气安静得不像话。

我不会和你回去的。

乔薇宁垂眸盯着雪白的被套,你让我照顾乔雨心,难道不怕我害了她吗?

你敢。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让她鼻子蓦地一酸。

聂承谦淡淡的说:雨心这次回来是因为她怀孕了,是我的孩子。

女人愕然抬起头,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没有合上。

医生说胎儿不稳,需要人照顾。

雨心她还是信任你,不然你以为我会找你这种毒妇来照顾她?别痴心妄想了,我先警告你,我派了人

后面他说什么乔薇宁已然听不见了,她满脑子都只剩下那句话乔雨心有了他的孩子。

她脸上又哭又笑的,状若癫狂,他们两个怎么能这么对她?!心脏的痛楚令女人几乎喘不上气,喉咙里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脑子里面一片混沌。

你做出这副鬼样子给谁看?聂承谦发现了她的异状后,不禁蹙起眉呵斥道。

乔薇宁的眼泪终于流下来了,她嘶哑着声音问:聂承谦,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让乔雨心怀上你的孩子?我才是你的妻子你知不知道!

你不配!男人暴怒的吼道,青筋在他的太阳穴上暴跳,我爷爷去世的时候,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他父母早亡,是聂爷爷一手带大的。

聂家老爷子去世以后立了份遗嘱,里面写着如果他聂承谦想要继承聂家的财产就必须和乔薇宁结婚。

他当时沉浸在悲痛中没有细想,匆匆和这个女人婚后才蓦地从乔雨心那里听到了内幕。

一切都是乔薇宁捣的鬼!

是她逼迫自己爷爷写下那份遗嘱的!

一想到自己临走前还放心的把爷爷交给她照顾,聂承谦就恨不得穿越回去给自己两耳光。

这就是他曾经全副身心都信任的女人!

病床上的乔薇宁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提到去世的聂老爷子,于是追问道:聂爷爷

娇滴滴的女声打断了她的话,承谦,你还在这里啊?

站在门口的可不就是乔雨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