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曾温柔以待的你乔依谢北宴小说完本安心

《致曾温柔以待的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别叫她死了

次日乔依就被带到了一处水族馆。

这个水族馆是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现下这里空无一人。

她步子不稳,被人推着搡着,前头是亲密走在一起的庄青和谢北宴,乔依走得踉跄,心如滴血。

突然她脚下一绊,失掉重心狠狠跌倒,手肘着地划出一道血痕。

谢北宴顿足回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

别弄脏这里,擦干净。

乔依紧咬牙关,默声不响拿袖口抹净了那块不深不浅的红。

谢北宴租下了整个地盘,只为证明这个女人究竟是不是曾经深爱的人。

人都喜欢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想法,即便谢北宴千百遍告诉自己那是乔夕,却依旧难以控制去从对方的身上找乔依的影子,甚至说那种隐约的熟悉感叫他生出了点期待。

乔依身上的伤还没好透,面对这样并不生疏的地方她的心底却满是慌乱。

她咿咿呀呀表示着抗拒,可没有人在意她的意向。

女人被推进了水族馆的冰冷水池中,她以前的确是个出色的潜水员,可自从那次海难被留孤岛之后,她就对水充满了恐惧,窒息般的压抑心慌感翻涌而来,扑头盖面把她压底。

她身上没有穿戴任何设备,在这样刺骨的冷水中,乔依浑身都在颤,她伸手拉住了一个凭借物,工作人员却狠狠又把她推了进去。

乔依挣扎着嘶叫着却无人搭理,她彻头彻尾地丧失了那种在水里自由遨游的能力。

谢北宴站在水族馆的透明玻璃前看着女人尽力扑腾,自己似乎也一样受了同样的煎熬。

他希望对方可以尽快适应,希望对方能在水底晃悠一圈冲他俏皮笑笑再骂他心狠,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的大排场就好似个笑话。

尘埃落定盖棺定论。

乔依已经死了,现在这个只是一个有同样壳子的女人。

庄青站在一边,她原先也心慌,可事实证明自己根本无需担心,一切都顺着她想的方向走,谢北宴会是自己的,谢太太的位子也会是自己的。

北宴,该放下了,虽然乔依不在了我也很难过,但人总要往前看。

男人沉默没说话,他眸光一寸寸暗下去,随后留了一句话转了身。

别叫她死了。

冰冷池水中呛了水几乎溺毙的乔依觉得自己再也撑不下去,物是人非,就在她快要放弃仍由自己缓缓下沉时有个东西轻轻拖了拖她。

熟悉叫声入耳,乔依有一瞬间险些落泪,曾经一同驯养玩耍的海豚从不远处赶来围在她身边,有时候生物总是比人类要更敏锐。

她赶忙望向谢北宴希望对方能够看到这一幕,然而她看到的只有男人渐渐变小的背影和饶有兴致嘲笑着自己的庄青。

乔依心底涌上绝望不甘,她使力拿手掌狠狠拍打在厚重玻璃上妄图叫对方转身,谢北宴已然走出很长一段路,突然他停了停步子。

乔依见有希望,激动地在水中扑腾着忍受着煎熬拍得更用力了几分。

庄青见势头不妙,抬了抬手,可谢北宴恰好也在这个点回了头。

第6章 打光棍去得了

庄青见势头不妙,抬了抬手,可谢北宴恰好也在这个点回了头。

谢北宴回头刹那乔依恰好被几个工作人员拉扯出水面,刚刚那一幕能够证明自己是曾经乔依的场面就这样被错过。

巨大的懊恼无奈涌上心头,乔依已然分不清自己脸上的是水是泪。

之后的日子她双手被束,带着镣铐被囚禁在了四处充斥着冰水的玻璃圆框内。

那时不时上涌没过全身的刺骨冷意叫乔依崩溃难耐,内心深处的恐惧好似蚀骨一般折磨着她,而她除了承受别无他法。

谢北宴曾经来看过她,两人之间隔得并不远,可乔依却觉得那是一段不可丈量的距离。

既然你想当乔依,那我就成全你。

男人声调极冷,话里掩盖深藏着淡淡悲意。

这是庄青的主意,他不知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应下,也许是单纯想要折磨这个恶毒女人,也许是偏执地想再见一面水下潜泳的乔依,即便那是冒牌货。

乔依无声,浑身都难耐,几近晕厥。

就在谢北宴找过自己的几天后,她被人从那别样监狱里放出处理好了伤,随后又换上盛装化上了精致妆容戴上了长发,改头换面脱胎换骨。

乔依不知道那个男人在想什么,直到一辆布加迪把她载进医院,她才得知自己要来做什么。

说来可笑,自己竟然还要扮演自己。

谢北宴拥着她,两人好似恩爱夫妻,病床上了一个老人在看到乔依时眼睛亮了亮。

混小子多久了才把我孙媳妇带来看我,又没造出个人,真不知道你在搞些什么玩意儿,多疼疼老婆!看看小依这脸色差得!

依依啊,有什么活叫他来!别心疼!怎么不说话呢?北宴欺负你了?

乔依只是静静听着,眸眼蒙上一层薄雾。

男人淡瞥一眼,低声道,乔依最近嗓子哑,出不了声。

你说说你!啊?怎么照顾老婆的?打光棍去得了!存心气我!

谢老爷子性子直,谢北宴骨子里的强硬跟烈多少离不开这个血亲。

乔依听了那话带着泪低低笑了笑,那熟悉模样直直落入谢北宴眸眼带起一片涟漪。

他回了回神开口:乔依,你先出去。

这个名字再一次从男人口中道出,乔依有一瞬发愣,随即就顺着对方意思离开了病房。

谢老一直以来都喜欢乔依这个孙媳,近来身体不大好,谢北宴不忍把那些残忍事实说出口刺激他,索性一直瞒着,叫那女人出面佯装做个样子。

病房外庄青不知何时也已经赶到,两人安静对坐,气氛不尴不尬。

毕竟医院病房外,再大的怨气,乔依也不想发泄在这里闹出大动静,至于庄青,她是个聪明人,自然也不会擅自在这里对付她。

突然一阵嘈杂传入耳里,一个酒气熏天的男人划拉着小刀往她那方向踉跄走来,后头跟着几个想拦又不敢拦的护士。

乔依一阵紧张,起身连连后退,喉口泄出一些声响,庄青也有些错愕地往角落躲闪,顺势恶狠狠地把力量不敌自己的乔依往前推。

谢北宴本在跟谢老说公司的一些事,听到外头声音心头莫名一紧,转身直接冲出了病房。

第7章 我们以前没可能,今后也不会有

病房房门被打开时那个醉酒发疯的男人正把刀子挥向乔依,谢北宴反应快,直接拦在了两个女人之前,那个喝醉了的压根没意识自己在做些什么,毫无章法地胡乱挥着利刃。

庄青看到谢北宴刹那本想跟乔依换个位置卖个可怜,可电光火石间乔依直接冲了上去,在那刀险些划伤谢北宴时伸手挡了那一下。

猩红从乔依手臂的伤口中漫出,男人愣怔半秒,眸光寒凌透着狠意一把将那个醉汉制服在地,而那柄染上血的刀将那人的衣袖钉在了侧墙,利刃距离腕上动脉不过几毫米。

不想要这手还是嫌命长?

低沉的声音响在走道上,醉汉出了身冷汗,瘫软在地没再撒野,保安赶到将人带走,谢北宴看着惨白着小脸站在一边的女人,心绪复杂。

庄青,你把她带回去。

谢北宴说不出自己是个滋味,这样的感觉叫他犯恼,索性眼不见心不烦。

他走出两步,顿住回身缓缓开口,乔夕,别觉得没有乔依我就会接受你,我们以前没可能,今后也不会有。

乔依捂着手上的伤口,好似心头也被这样剜了一刀。

在谢北宴离开后庄青冷声笑道,你可真有能耐,可惜了,他也不心疼

庄青叫人押着乔依回了水族馆,恰好在那里撞见了半蹲在池边拿手掌碰海豚海狮的谢北宴,男人眸眼里的深情无人诉说,只好沉默着把心事倾倒在这一汪寒水里。

等谢北宴走后庄青拦下支走了那些过来喂食的工作人员,面上一片漠然。

她看向乔依,道:

这么喜欢这些畜生,那你不如就自己想办法喂。

乔依的手被重新戴上镣铐,脚下一片湿凉,庄青打开将水注入,乔依恨恨怒视着对方,却毫无办法回击,只能被冰凉液体没过身体的无望侵袭。

伤口处的剧痛叫她紧紧皱起了眉,庄青冲她嚣张一笑,背身离开了她,随后又有意无意把鱼食桶放在了她的视线内。

庄青离开后乔依开始想办法脱困,她挣扎了大半夜,池水中的海豚海狮的叫声让她心疼,终于她咬牙下定决心使力把手拽出了铁铐,指骨错位的剧烈痛楚逼得她几乎要晕过去。

在双手都脱出后乔依从那里爬了出去,她忍痛踉跄着拎起那些吃食,一点点喂给了还没进食的海豚海狮。

做完那些后乔依双腿蜷起坐在了之前谢北宴在的位置,她饥肠辘辘浑身发冷发疼,因为体力不支又昏昏沉沉,便把头埋在膝间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盆冷水盖头浇下,惊醒了她。

乔依皱眉睁眼,眼前的一幕叫她满心诧异背脊生寒,心痛如滴血。

曾经和自己共舞陪伴自己的那些海豚海狮都已经奄奄一息一动不动躺在池边,工作人员正在打捞。

乔依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谢北宴沉而冷的声音就落在了耳边。

乔夕,你连它们都不放过?

她错愕抬眼,眸里尽是疑惑哀痛。

谢北宴握成拳的手有些轻颤,他心头憋闷,指着女人冷声开口:

别他妈拿那种眼神看我,你是不是以为我弄不死你?

珍贵的共同回忆被毁,男人怒火烧心,猛地踹翻了一旁的铁桶。

好好尝尝你自己掺完毒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