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婚不散:艳鬼榻上好难缠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阴婚不散:艳鬼榻上好难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010章 异状

我缓缓地回过头直视前方,登时吓得瞳孔紧缩,眼前发花!

眼前哪有什么忧郁的梦中人?分明只有一个倒挂在半空的死人脸!不,死鬼脸!

这鬼生前应该是个女人,因为我看见她穿了一身破烂的粗布衣服,脑袋向下垂挂在半空中,漆黑的头发又长又脏,一张脸更跟开了花似的,烂得不成样子!

看到她的第一秒我就吐了,胃里像是被人打了两拳似的,一阵一阵地绞痛,衬着她那恶心的模样,那滋味别提了!

女鬼也不知道死了多久,眼珠都不见了一只,剩下一个也从眼眶里蹦了出来,后面接着一股紫黑的血管;腐烂的舌头更是不甘心地伸出来老长,上面铺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色虫卵!

就是这样一张恶心恐怖的脸,此时正稳稳当当地停在我面前,离我的鼻间不过几公分的距离!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脖子上的那个巨大的利器伤口,整个人像是被电打了一样,头皮发炸,几乎要崩溃了。

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她伤口里面全是蠕动着的肉虫,密密麻麻的,裹挟在一起,甚至将她的脖颈蛀的只剩一层枯黄的皮,虚虚地连着她的脑袋,吊在空中不停地左摇右摆,将落未落

我承受不了地惊声尖叫着,不自觉地向后跌去!

女鬼见此,不知为何朝我露出了一个极为阴冷的怪笑,布满虫卵的长舌幽幽一卷,竟是张口要来咬我!

由于惯性,她身上臭气熏天的黑色血水就大滴大滴地顺着她杂乱的头发砸到我的鞋面上,说不出的瘆人!

救救我,我要疼死了!女人的声音诡异极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朝我阴测测地怪笑,那笑声阵阵拔高,到最后几乎是在我耳蜗里不停冲撞,吵得我脑仁都要炸了!

我仓皇地跌坐在地,却是半点也不敢怠慢,连滚带爬地就要跑,但根本没有跑出去多远,她就又来到了我的眼前!也不好好走路,就倒挂在半空中还把脸对着我,朝着我又哭又笑地让我救她。

我救不了你,你滚,快滚!我无措地挥舞着手臂想让她离我远点,但还她根本不怕,反而轻而易举地抓住了我的胳膊,手劲奇大,几乎是碰到我的同时,阴毒的指甲就陷进了我的肉里!

女鬼一口咬在我的胳膊上,撕下一块皮肉,在嘴里咯吱咯吱地嚼着,大笑着说:能救,吃了你就能救!吃了,吃了!

我疼得牙根发软,死命地往外挣,那一瞬间,我甚至有种想把我胳膊砍掉逃生的冲动!开玩笑,如果逃不了,她可是预备把我一口一口生吃了的!

但那女鬼显然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见我挣扎的狠了,直接一爪子掐到我脖子上,稀烂的脸凑到我脖颈那里就要咬我的脖子!

我只觉得喉间一凉,当即狠狠地咬紧了牙,浑身都绷紧了。

完了我才不过二十岁,还没有来得及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呢,就要死在这不允许存在的封建迷信手里了?

饶是我再不甘心,女鬼身上的寒气也源源不断地渗到了我身上,吹的我打骨头缝子里往出窜寒气,整个人像是被冻僵了一样,动弹不得。

这个时候,我竟觉得与其落得这样的下场,还不如当初死在那个艳鬼手上呢,起码他身上没有那么多蛆!

我闭着眼等死,女鬼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我根本没看见是怎么回事,女鬼就像是被踹了一脚似的,直直飞出去好远!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女鬼尖锐而绝望地嘶吼着,张着鬼爪再次疯狂地朝我抓来!

我正要躲,女鬼狰狞的鬼脸却唰地化成了一团青烟,风一吹,就全然融进了黑暗中飘浮的雾气里。

世界忽然陷入诡异的平静,快的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刚才还叫嚣着要吃我的女鬼竟然就这么灰飞烟灭了?!

我像是经历了一场重大劫难似的,颓然地瘫在了地上,茫然地喘着粗气。锁骨的位置传来异于皮肤的高热,我奇怪地扒开衣服检查了一下,打眼就瞧见了林一清给我的符。

我心中惊异,瞬间就明白了,应该是女鬼在咬我的时候碰到了符咒,被我逆袭了。由此可见,林一清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却是半秒也不敢耽搁,连忙起身将火盆简单收拾了一下就逃也似地离开了。

这时候是已经快到凌晨两点,周奶奶早就歇下了。担心吵醒她,我刻意放轻了手脚。结果一进门却闻见一股怪味,像是什么东西烧着了似的,隐约还有影绰的火光从二楼漏下来。

我一惊,也顾不上噪音了,连忙迈开步子朝我的房间跑过去。

甫一来到二楼,眼前的景象就叫我惊呆了我的门口摆着一个老式的印花瓷盆,里面还有什么东西正在熊熊地烧着。奇怪的是,这些东西恰恰是我在路口烧纸的那套行头!甚至连瓷盆边瓷釉剥落的痕迹都一模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了不妨碍别人,我离开的时候还特意把火盆扔到小区的垃圾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眼看着盆里的火越烧越旺,隐隐有燎原的趋势,我也顾不上深思了,连忙跑到卫生间接了盆水,浇灭了不断上升的火舌。

灭了火之后我才发现火盆里烧着的是一件大红的衣服,已经快烧完了,剩下一些零碎的布头狼狈地埋在灰里,看不出来原貌。

我自己是没有这种颜色的衣服的,也没见周奶奶穿过,但几乎不用想也知道,现在这个时间能在我门口烧衣服的人,怎么也不会是别人。可周奶奶为什么要这样做?让她孙子来缠我还不够,她也要害我吗?!

我越想越怕,浑身都有些哆嗦,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到了搬家,这地方太诡异,万万不能再住了,明天天亮就搬不,或许我今天晚上就不应该回来!

这么想着,我冲进房间一股脑收拾了衣服钱物就要先离开。

我在这边没什么朋友,所以只能去乔花那借住,不过现在去太不是时候,我预备找个酒店先待一晚,上班后再跟乔花说这事。

然而就在我背着包准备下楼的时候,我突然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令我感到如芒在背,十分不舒服。

我心中害怕,万不敢摸黑下楼,于是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打开了楼梯间的灯。

然而就在恢复光明的瞬间,我猝不及防地看见周奶奶佝偻着身子一动不动地站在一楼的楼梯口,正阴狠地瞪着我!

那模样,好像要将我生撕了似的!

第011章 冥婚

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周奶奶拄着拐杖缓步朝我走过来,脸上早没了一开始的慈祥,被浓重的阴郁和狠辣取而代之,大门我锁上了,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好出去,回去睡觉吧。

我东西都收拾好了,哪里还肯听她的话,当即便强装镇定地道:哦,是这样,我朋友那边出了点事情,要我过去帮帮忙。怎么说我也是警-察,朋友话说到份儿上了,我不去不好。您看

我今儿也把话说到份儿上了,你老实回屋哪也不准去!周奶奶说着,拐杖在地板上狠劲地杵了两下,语气强硬地警告我道,事情到了现在你也别跟我装不知道,你今天要是不听话,可是要吃苦头的!

说实话,我真的被她这话吓了一跳。虽然她看起来老态龙钟的,但肯定不会像外表这样弱不禁风,如果跟她硬碰硬,真说不好谁会吃亏!为此,林一清还警告过我,让我避着她,但我到底还是没能躲过去。

我心中明了,周奶奶不肯让我出去,肯定是在预谋着什么,不免令我有所顾忌,又担心她以后都不让我出去,自然不敢答应。

虽然心里早把一切都琢磨明白了,但我却并没有挑明,反而十分乖巧地说道:您说的是,难得您这么关心我,我总不能不懂事,先前是我不好,打扰了您休息。

周奶奶见我松口,哼了一声,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却也没有拆穿。她只缓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朝我说:你能明白就最好,我老了,不想折腾,这恐怕也是我能管的最后一件闲事了。明天你上班不用叫我,自会有人给你开门,去睡吧。

我望着她蹒跚的背影,自然听的出来她话里有话,但具体指的是什么我却猜不出,但眼下也不是钻牛角尖的时候,只好先暂时回了房间,思索着对策。

想来想去,最妥帖的办法还是等到老太太睡着了之后偷偷溜走,虽然周奶奶说了明天不会阻拦我出门,但我还是不敢在这里过夜,除了那个可恶的艳鬼,周奶奶也形迹可疑,我断然不会留在这让他们坑害。

既然要走,首先就得把房子的问题解决了。乔花虽然跟我要好,在她家里长住却是不方便的,所以我得快点找到房子,最好能在三天内入住。

现在周奶奶肯定还很警觉,我既然出不去,又不敢睡觉,干脆就上网浏览租房信息。可我才刚把浏览器打开,电脑却又像白天审片的时候一样,忽然就乱码了,并着次啦次啦的电流声!

我万不想见到那个男人,心中怕的不行,连电脑都顾不得关,也管不了会不会惊扰到周奶奶了,跳脱着开门就要逃。

但当我从门内往外冲的时候,却有什么无形的东西把门堵住了!我一时不查,不可避免地一头撞在了上面,登时被磕的眼冒金星。

什么东西在作怪?!我忍着头痛从地上爬了起来,下意识地捏着脖子上的符,茫然四顾地喊道,少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我话音没落,一声讽刺的嗤笑就突兀地响了起来,在封闭的房间里久久回荡。

紧接着,一股阴森的气息轻轻地喷在我耳侧,就好像我身旁站了个人,要跟我说悄悄话似的!

那感觉实在太瘆人了,冷气更是顺着毛孔往身体里钻,我怕的浑身战栗,下意识地就要逃跑,但腿脚却根本不听我的使唤。

正狼狈时,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幽幽地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不自量力!

这个声音是他!是那个梦中屡次纠缠我的艳鬼!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实在是怕了他了,想起他在梦中对我的折磨,我崩溃地责问着,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

我不管不顾地要开门逃出去,眼看着就要冲出门外的时候,却不知怎么的竟一头撞在了原本已经大开的门上!

因为跑的急,我甚至觉得有座大山兜头朝我砸了过来,好像脑壳都被撞碎了似的,竟是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虽然我晕了过去,但我依然做了个梦,虽不是那恼人的绮梦,但却比以往的梦境还要诡异!

梦里,我穿着一身民国款的血红嫁衣,坐在一张纸做的轿子里面,由八个画着红脸蛋子的纸人抬着,不知道去往哪里。纸人们齐声唱着怪异不成调的号子,四周不断地传来阵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就好像身处修罗地狱一般。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轿子停了下来,我让人从轿子里牵出来,押解着强行和一个穿着一身黑衣服的人拜堂成亲,我不肯,便有人按着我拜!

我死命地挣扎,无意间盖头被扯掉,首先闯入我视野的却是正对着我的两牌灵位,一个写着宋陵南之灵位,另一个刻着宋唐氏之灵位。

我大惊,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穿了一身黑衣的新郎,果不其然正是那艳鬼!

宋陵南!原来那艳鬼名叫宋陵南!

又一次被吓醒,我浑身都是粘腻的汗,十分不舒服。颓然地喘了两口气,我缓缓地掀开被子下了床,径直走向卫生间想要洗澡。

卫生间的格局很简单,洗脸池对面是一片大镜子,我起先也没有在意,迷糊地挪到了镜子前,拿起杯子要刷牙。

挤牙膏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扫了镜子一眼,就是这样无意地一眼,却被里面的情形吓得差点把牙刷戳嗓子眼里去!

那个夜夜骚扰我的艳鬼,此时就站在我的身后,正目光阴毒地盯着我!

第012章 壁咚

我被吓得尖叫起来,下意识地往后跌去,牙刷都不知道被我扔哪儿了。脑子里炸开了锅似的,万马奔腾。

怎么回事,是我还没梦醒,还是我已经死了?!

闭嘴!宋陵南受不了地捂住了我的嘴,一张脸冷的几乎要冒寒气。

要不是你这个坏鬼缠着我吓我,我犯得着怕成这样吗?!我简直要气炸了,伸直了胳膊狠命地去推他。

他的手几乎罩住了我半张脸,因为口鼻全被捂住,片刻后,我感动呼吸苦难了起来,他要是再不松手,估计明天沈阳的报纸上就该登独居女-警暴毙无人知!的消息了。

见我挣扎的狠了,宋陵南嫌恶地推了我一把。我狼狈地摔在地上,回头瞪了他一眼。我是看透了,这鬼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我越狼狈,他就越开心。

我也不做无用功夫去和他讨论什么了,软着腿从地上爬起来,用还算平静的语气问他:你这么没完没了地缠着我,到底想干嘛?

宋陵南却是不答,只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说:白痴!

我:不是,我不过是问他一句话而已啊,干什么就白痴了?

宋陵南见我如此,更是不屑地偏过头去,冷声道:给你三十秒时间,把衣服穿好。

他不说我还没感觉,一说我才觉得胸前凉飕飕的,低头一看,不由羞赧,因为我睡衣上的系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开了,要不是我睡觉穿了bra,肯定要被他看光!

我愤愤地将衣襟拢好,瞥着他,虚张声势地说:穿什么穿?我本来就是要换衣服的,你你你,你给我出去!

艳鬼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鄙夷的视线扫码一样在我浑身上下过了一遍,冷冷地丢下一句:一分钟。就抱着胳膊飘走了。

我不忿地对着他的背影扬了扬拳头,口中嘟囔道:得意吧你就,明天一过,看不把你打回娘胎!

一分钟过后,我换好了衣服,在卫生间里洗脸刷牙,之前那个牙刷被那艳鬼吓得掉进马桶里了,幸好我有备用。

不过,就在我将将把牙刷塞进嘴里的时候,艳鬼却黑着一张脸从墙壁飘了进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景,不由又惊又怕,差点没把牙刷吞了!

你超时了。那艳鬼冷着张脸,高高在上地说道,违抗命令,就要受到惩罚。

我不以为意地翻了个白眼,心里愤愤不平地想:切,长得帅点就真当自己是叶良辰了,句式都一样,丫微博刷多了吗?

然而这想法刚在我脑中浮现,就听宋陵南悠悠地撂下一句:这是第一次。

我刷牙的动作一顿,还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眼前就陡然一花,却是被人拽着手腕向一旁扯了过去!

满嘴的牙膏沫被我下意识地咽到了肚子里,强力薄荷的味道刺激得我肺腑跟灌了风似的寒气阵阵,再反应过来时,却发现自己正被他扣着后颈摁在了冰冷的墙上!

我心中惊异,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却只听咚的一声闷响,艳鬼的大手猝不及防地撑在了我脸旁的墙面上,由我看来,他不过是轻轻地动作了一下,可墙上的瓷砖竟然就像蜘蛛网一样,层层向外皲裂开来

这突然的变故让我瞪大了双眼,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宋陵南见我这样,更是好整以暇将牙刷柄抵在了我喉间,不断加重的闷疼仿佛在提示我,下一秒他会将牙刷柄扎进我的脖子里!

事不过三。宋陵南冷冷地道,我有一百种方法杀了你,你要是不信,大可以继续挑战我。

我的脸被炸裂的墙面硌的生疼,我却根本不敢说什么。

他都装逼到这份上了,我能说什么?难不成得说:叶良辰大人我怕我服!?

再给你一分钟,收拾好出来见我。宋陵南见我怔愣着,遂用极轻的语气说道,这一次,你最好别再让我等。

我听了这话,登时吓得后背一僵,那感觉就像有人对着我后脖子吹凉气一般,令我下意识地哆嗦了起来。

宋陵南给了我这个下马威之后就走了,我茫然地看着那裂成蜘蛛网一样的墙面,自是不敢怠慢,连忙穿了洗漱好,连妆都没化,拿了包便开门跑了出去。

走到楼梯口我却愣住了,因为我看见那艳鬼正坐在楼下吃早饭,跟周奶奶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