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夫无度:夫人马甲满天下小说免费阅读-宠夫无度:夫人马甲满天下

《宠夫无度:夫人马甲满天下》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他不愿意

哪怕是被迫的也不行!

叶苏染当即一脚下去,巨大的相框轰然倒地,保安吓得脸都绿了,这可是江家的婚宴!如果让他们搞砸了,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第一时间围过来,可这些人怎么能是叶苏染的对手?基本一个照面,就全部倒地,只能捂着老腰直哼哼。

叶苏染特意留了力,只是让这些人不要耽误她拆除违建!

突然,礼堂中突然传来雷鸣般的掌声,紧接着是司仪高亢的声音:江先生,请问无论生老与否,无论贫穷富贵,您是否都愿意娶程娇娇小姐为妻。

礼堂的音响效果格外的好,哪怕隔着几道门,司仪的声音都听得真切。

叶苏染猛地抬头,一张俏脸宛若冰霜,汹涌的愤怒在她眼底翻滚。

她倒要看看,她的人,谁敢动!

当即,她将破旧的外套往肩上一甩,大踏步走向礼堂。

仅仅几步,叶苏染周遭的保安只觉得一股冷气刹那间席卷而来,吓得他们都快尿了,赶紧五体投地,一动不敢动。

他不愿意!

伴随一道清冷的声音,礼堂大门被一脚踹开,叶苏染双手掐腰,霸气的站在中央。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门口。

司仪呆若木鸡,他主持了这么多年婚庆,不是没见过抢亲的,但哪个不是哭哭啼啼,各种卖惨扮可怜,头一次看到来抢亲还这么嚣张的!

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刚想把这个小插曲跳过去,叶苏染眼神一凝,再次开口。

我说,江驰烨不愿意娶旁边那个女的,谁再逼他,死!

随着她话落,一股肃杀之气瞬间席卷全场,所有议论纷纷的人都瞬间呆住,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门口这个瘦小的人,只是拎了件破旧的外套,在他们眼中却像是提着镰刀的死神,稍有不快,便手起刀落,收割他们的性命!

胆小的人甚至都撇开目光,不敢与叶苏染直视!

主桌上,程家人的脸瞬间就变了,江家家主脸更是阴沉得快要滴水。

有几个工作人员赶紧前来阻拦,叶苏染一个眼神扫过去,顿时所有人只觉得脚下发软,脊背发凉,别说上前一步,就是动一动,他们都做不到。

众人只得眼睁睁看着叶苏染大步走上红毯,拉开新娘,从司仪手中夺过婚戒。

一切是那么顺畅自如。

不过看到戒指的时候,叶苏染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蚊子。

什么破玩意,这戒指又小又丑,江家就这审美吗?

她嫌弃的撇嘴,一把抓过江驰烨的手,不由分说把戒指套在他的无名指上。

乖,回头给你换个好的,先凑合一下。

此时叶苏染的声音变得柔柔的,说完还宠溺的揉了下江驰烨的脑袋!

江驰烨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他只觉得自己脑袋都要炸开了。

这个女人是谁!

他是有安排人在搅乱他的婚礼,但绝不是以这种形式!

他抬头,看到自己的助理在远处拼命地解释什么,但他一句也听不进去,他的世界只剩下最后一句话,乖,回头给你换个好的。

这句话怎么有点耳熟,仿若几年前的那个晚上,有个女人说:乖,不疼,等下就爽了。

江驰烨飘忽的眼神再次落在叶苏染的脸上,眼前的女人逐渐和记忆中的人重合

但紧接着,他们就被一声刺耳的尖叫打断。

啊啊啊啊!这是我的婚礼!保安赶紧把这个贱人给我弄走!

程娇娇作为新娘,此时终于从宕机中反应过来,她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突然她整个人僵住了。

只见叶苏染双手抱臂,眼底尽是愤恨,她一字一顿道:程娇娇?你是程家人?

当年她含冤入狱,程家功不可没!

程娇娇俏脸上满是恐惧,她伸出食指颤抖了许久,终于憋出一句话:你,你,你是叶苏染!你是杀人未遂的叶苏染!你出狱了!

第五章含怒出手

杀人未遂!出狱!

饶是许多不知道当年事的人,仅仅听到这两个词,也是闻者色变。

当即就有人叫喊着报警,抓贼。

连带着,江驰烨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叶苏染的神色顿时冰冷了下来。

玛德,她好不容易找到自己老公,竟然就留了这么个第一印象,都怪这个小贱人!

叶苏染气急,她二话不说,揪着程娇娇直接一巴掌招呼上去。

啊!程娇娇只觉得一股大力来袭,整个人滴溜溜连转三圈,这才栽倒在地。

她的左脸瞬间就肿了起来,五指印十分的明显,她一口鲜血突出,还掺杂着几颗破碎的牙齿。

啊!哥哥!救命啊!

程娇娇吓坏了,什么淑女大家闺秀形象都不要了,在台上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江驰烨看着地上一滩血水,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半步。

他本来对这个便宜新娘就没什么好感,此时更是心生厌恶。

不过

他抬头打量着旁边的叶苏染。

这个女人出手狠辣刁钻,下手极其霸道。

嗯,有点意思。

叶苏染感受到江驰烨的目光,顿时露出一个甜美的笑,乖,马上带你走。

说完,她还眉眼一弯,抛出一个飞吻。

江驰烨顿时嘴角一僵,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就连江家都能夹缝中生存的江驰烨。

竟然,有点慌了!

此时全场人还陷在一波又一波的震惊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程家人,程家家主和主母脸色一变,赶紧示意上去救人。

娇娇!

分外宠妹的程如山赶紧跳上台,查看自己妹妹的伤势。

程如山是跆拳道黑带,更是跆拳道协会的副会长,见了他上来,程娇娇顿时有了主心骨,她攥着自己破碎的牙齿,含糊不清地吼着:哥,她抢婚,还打我,我要弄死她!

她气急攻心,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看着妹妹痛苦地躺在自己怀里,程如山心都要碎了,他安顿好程娇娇,转身看向叶苏染,二话不说直接一记鞭腿抽来。

他丝毫没有留情,这一腿下去,就算是三层木板他都能踢碎。

敢伤他妹妹,就要做好挨打的准备!

江驰烨瞳孔一缩,大家都是同一个圈子,程如山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他刚要出手,却见叶苏染嘴角挂上一丝嘲笑。

随即他紧绷的身子松散下来,他玩味地看着苏叶染,这个女人,还有底牌?

叶苏染简直都要气笑了。

就这?

还想弄死她?

在她眼里,程如山的这一腿,不仅软弱无力,速度还慢的一批,连她手底下刚来的小崽子都不如!

她嫌弃的摇了摇头,右手探出,随意地拍在程如山的腿上。

程如山脸色瞬间白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右腿仿若撞上了一辆高速列车,然后便以诡异的角度扭曲下去。

紧接着叶苏染毫不客气的一脚补上,程如山直接飞到旁边的饭桌上,一桌子的菜肴和酒水,全都扣在他身上。

一时间,大厅内只听得到程如山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包括江驰烨在内,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嘶看起来都疼。

保安都被叶苏染干脆利落的动作给吓傻了,无人敢上前阻拦。

满座的宾客也都怔住了,眼神都有些闪躲,一些人已经猫腰朝门口溜去。

这女人来者不善,还是刚出狱的,他们可不想卷入大家族的纷争之中。

台下乱成一团,台上叶苏染再次走到程娇娇的面前,毫不客气的揪起她的衣领,狠狠一巴掌便扇了过去。

第六章

啊!程娇娇气得尖叫,你这个贱人,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听到这话,叶苏染眼神幽暗,又是几个巴掌抽了过去。

让她不得好死的人,怕是还没生出来吧!

江驰烨是她叶苏染看上的男人,程娇娇有什么资格染指?

何况这还是程家人。

挨打?这只是开始!

程娇娇直接被打蒙了,从口鼻不断的往外淌着血,一张脸近乎肿成了猪头,完全没有原本的俏丽。

叶苏染凑近,一双眼睛冰冷无比,冷笑着问道:还想说什么?嗯?

程娇娇早就吓傻了,看着叶苏染恐怖的眼神,她拼命摇头。

江驰烨是我看中的男人,识相的话离他远点,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再打你一顿。。

叶苏染有些恶劣的低声在程娇娇耳边威胁,眼神森冷。

程娇娇整个人都吓瘫了,又开始拼命点头。

叶苏染有些嫌弃的松开了手,程娇娇狼狈的软倒在地,立刻爬着往后缩,眼神无比的恐惧。

这个女人,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叶苏染拽了个桌布擦了擦手上沾染的血,直接牵起了江驰烨的手。

江驰烨下意识想躲,可偏偏他往哪个方向躲,那个小手都准确无误的伸了过来,一把将他拉住。

成功拉手,叶苏染还炫耀似的朝他挑了个眉。

江驰烨:

江驰烨的手是温热的,但皮肤却跟女人般顺滑,叶苏染一个没忍住,便又悄悄摸上几把。

这手感,绝了!

江驰烨眼角狠狠跳了几下。

他一个男人,竟被一个女人调戏,好几次!

而且他向来抗拒和女人接触的,就像只是看着程娇娇,他就觉得恶心。

但是当叶苏染牵起他的手时,他居然没觉得有一丁点厌恶的情绪。

江驰烨的目光落在了相牵的手上。

女人的手修长纤细,骨节分明,但是手心却有一层薄薄的茧。

他思忖着,说不定这个女人还可以有别的用处?

叶苏染拉着江驰烨的手摸了个够,眼神不由自主地瞄上他的小腹,她记得这里有八块腹肌,手感更好!

但她的男人怎么能给别人看呢?

想到这,她霸道一拽,我们走!

江驰烨猝不及防被扯得一个踉跄,他实在想不通,一个女人为何有如此大的力气?

其实他可以反抗,但他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跟着叶苏染向门口走去。

似乎,他也在期待着什么?

站住!

江驰烨的父亲江华庭终是忍不住了,江家的婚礼上竟有如此闹剧,简直匪夷所思!

他大手一挥,十几个保镖迅速从角落里冲了出来,直接拦在叶苏染二人面前。

双方对峙,大战一触即发。

眼看就要打起来了,宾客溜得更快了,生怕惹火上身。

十几个保镖成半圆形将二人围住,各个西装被肌肉撑得鼓鼓囊囊的,身上都散发着肃杀之气。

别说动手了,他们往那一站,都能吓哭一车小孩子。

这个阵仗就连江驰烨都有些动容,凭他一个人想冲出这个包围圈,都有些难度,他的余光瞥向角落里的助理,只要对方稍有动作,他的人马上利剑出鞘!

就在这时,一直在他掌心安分的小手突然抽离出去,他低头,看到叶苏染拧眉而立,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顿时他只觉得心尖一疼,这女人虽然有点功夫,但想来也没见过着架势,还是得他来护着!。

结果他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只见叶苏染回眸一笑,乖啦,等我十秒钟,小事情,莫慌!

话毕,她又伸出那只小手揉了揉江驰烨的头,双腿一蹬冲向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