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谋天下沈清颜赵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情谋天下》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避子汤

半夜,沈清颜浑身酸痛的醒来,脑袋胀胀的,伸手一摸,身边的床榻早就凉了,心里的期望落空,无比失望的起身更衣。

宫女紫衣匆匆上前,掀起她的衣袖,看到手腕上的勒痕,不由叹息:娘娘,您的手才刚好,怎么又受伤了?

沈清颜身子一僵,想到之前的疯狂,她低眸:没事,会好的。

她与他除了大婚那夜,每侍寝一回手腕都会变成这样。

她只当这是他独有的闺房乐趣,她爱他深入骨髓,对于这些小情趣,她再反感也只能忍着。

娘娘,请用汤。

锦帘掀起,掌事宫女紫裳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汁进来。

皇上待娘娘真好。

紫衣嘻嘻笑着接过要喂她喝。

每次侍寝后,无论多晚,赵煦都会命人送上养身汤,据说这汤能够让她尽快有孕。

可是她已经入宫一年了,赵煦平日里雨露均沾,她侍寝的日子不少,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

外面雪花纷飞,天气阴冷,此时正值半夜,沈清颜想到答应赵煦要作的画,摇了摇头:今日先不喝了罢。

她每次喝过养身汤后总会犯困,此时她还有要事要办,怕精力不济,便让紫衣端下去。

娘娘,这才四更,您再睡会。

沈清颜摇头。

夜半时分,珠帘帐幔,瑞脑销金兽,沈清颜在灯下一笔一画的画着桌案上的百鸟朝凤图。

娘娘,都五更天了,再不歇着就天亮了。

紫衣小声的道。

沈清颜手中不停,饱蘸墨汁凌空了比了下:快好了,就差最后一笔了。

皇上怎地突然要起画儿来了,还要得这样着急。

紫裳生怕沈清颜看不见,举着银剪子站在烛灯前,看到灯光暗了,便将烛芯剪些去,拨动着弄亮一些。

紫衣轻轻摇头:别说了,要不是皇上亲自来求,咱们娘娘又何必受这份辛苦。

眼瞅着要画好了,皇后娘娘总算可以歇息了。

沈清颜素来是大晋的才女,画工好,画出来的画就跟真的似的,只这画好看是好看,可画起来费功夫,就这小小的一幅沈清颜已经连着画了三日三夜,今儿个可算好了。

清晨太阳刚出,金光打在一片雪白之上,光芒万丈,沈清颜踏着朝阳亲自捧着画作赶在赵煦下朝时前往勤政殿。

一路上,她一直催促内侍把轿撵抬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她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赵煦。

她与他自小相识,爱慕他十多年,入宫为后一年有余,他待她还不坏,只唯一不好的是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想到赵煦每次看她的眼神,她有些心慌,便竭力满足他提出的所有要求。

勤政殿外,大门微掩,一应内侍宫女都不在殿内,沈清颜忽然起了小女儿心性,斥下一众宫人,独自捧着画作上前。

手刚碰到雕花红木大门,便听得一阵清脆的笑声响起:皇上,太医诊出妾身有身孕了。

赵煦沉稳的声音里带着惊喜:唔,总算赶在她之前有了,她的避子汤便先停了罢。

避子汤三个字如同一道魔咒一般紧紧箍住了沈清颜,压得她呼吸急促。

第2章 他不信她

哎呀,皇上,妾身这胎也不知是皇子还是公主,若是停了她的避子汤里面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去。

那便想个办法一劳永逸。

皇上待妾身真好。

里面的笑声一阵高过一阵,直直的刺激着沈清颜的心肺,她高高踮起的双脚,此时如同被紧紧的钉住,动弹不得。

啊,皇后娘娘门外有值守的宫女打来热水,一眼看到了沈清颜惊叫着。

里面的人顿时僵住了,齐齐看向门口。

妾身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凤安。

如妃杏眸一睁,一抹笑意涌上,恭敬请安。

你怎么来了,也不让宫人通报。

赵煦不悦的皱眉,这沈清颜是越发没规矩了。

回皇上的话,臣妾也是刚到,这不荔枝已经通报了。

沈清颜红着眼圈强行忍着涌出眼眶的泪意,假作刚到的模样,捧上手中的锦盒。

皇上让臣妾作的百鸟朝凤的画作,臣妾已经赶了出来,请皇上过目。

奉上她熬了数夜才画出来的画,表示她此来并非无事。

赵煦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轻嗯一声示意如妃接过。

妾身多谢娘娘厚爱。

如妃将锦盒拿在手,便迫不及待的翻看起来,一边啧啧称赞,一边道谢。

沈清颜柳眉轻扬,满眼不解:这不是皇上要的吗?

朕要这个干什么,如妃想要,不好意思开口,朕才替她做了主。

赵煦轻描淡写。

如妃欣喜的模样,像针尖一样刺痛了沈清颜的眼。

他他竟然说是替如妃要的,枉她以为他是真心喜欢她的画作,日夜赶工,苦熬这么久才堪堪画出,他就这般弃如敝屣?

看着他揽着如妃转身离去,连看都不曾多看她一眼,沈清颜抚着心口痛苦的皱眉。

刚刚两人的对话涌上心头,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那般爱慕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可他在大婚前还跟她鸿雁传书口口声声说喜欢她,自从娶她入宫后,她面对的最多的便是他的背影。

就连侍寝之时,他也是不愿意面对她,每每都是从后面

甚至也不许她的手触摸到他,每每都将她的手腕用布条系住

原以为他就是这样冷情冷性的人,可他在如妃面前却能那般温柔。

似乎她心中珍视的两个人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情谊,随着寒冷的清风飘扬而去。

从勤政殿回去后,沈清颜便病倒了。

宫里的人来来回回的都来转了一圈,可她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却一直没来。

皇后娘娘在想什么?如妃一身大妆,脂粉淡扫,美若天仙。

你来做什么?沈清颜撑着身子侧过头去,不愿看她。

皇后娘娘这是听到了皇上说的话?如妃伸长手指,上面丹蔻艳红如血,脸上竟丝毫没有被撞破的尴尬。

沈清颜心口一痛,咳嗽起来。

哎呀,姐姐,你别急啊,你想不想知道,那避子汤是给谁喝的?

你如妃,你别得意,待本宫父兄回来,绝没有你的好日子过。

哼,妾身好怕呀,只怕你等不到他们回来了。

如妃看看时辰,算计得差不多了,脸上一变,突然捂着小腹痛苦地叫起来。

啊好疼,皇后娘娘,你你做什么,孩子,我的孩子啊。

她唱作俱佳,嚎了几声,身子便软软地沿着床榻划了下去。

门口锦帘啪的被扯下,一个高大的身影大步进来,一把抱住跌落的如妃,温柔地轻唤:爱妃。

皇上,我的孩子孩子。

如妃的手指直直的指向沈清颜。

沈清颜白着脸辩解:如妃,你赵煦的脸猛地一沉,沈清颜有苦说不出,眼中一行清泪蓦地滑下。

他不信她

第3章 拿你的孩子来赔

此时赵煦眼中只有捂着小腹皱着眉头的如妃,想到她腹中的孩子,他心疼的脸都皱了。

爱妃来人,请太医。

年青的胡太医来的很快,跪下请安,伸手探脉,动作麻溜,一气呵成:皇上,如妃娘娘身怀龙种,这是这是胡太医低着头声音颤抖:落胎了。

赵煦惊得一脚踹过去,正中胡太医心窝:庸医,给朕好好诊诊,若有半点误诊,朕必定砍你脑袋。

胡太医一路膝行过去,连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的诊了又诊,最终跪倒在地哭着求饶:皇上饶命

皇上皇上,不怪胡太医,都怪妾身自己命苦,倘若妾身今日没有来凤藻宫该多好。

如妃趴在他怀里哭成了泪人儿,身体轻轻发抖,眼泪落出,我见犹怜。

沈清颜!赵煦放下如妃,大手一扬掐住沈清颜的脖颈,咬牙切齿:你好大的胆子,敢谋害朕的皇子!

唔皇上息怒,臣妾没有。

沈清颜凝着一双水眸,意竭力解释,可任凭她说破了嘴,赵煦连听都不听,手中渐渐加大了力气。

沈清颜眸中的泪水如决堤的河,汹涌而出,双手只能条件反射的握住那双铁臂。

啊皇上,那是皇后娘娘,请皇上息怒。

看着沈清颜艰难地挣扎,如妃掩下眸底的冷笑,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哼,皇后朕说你是皇后你便是皇后,朕说你不是皇后,你便不是。

赵煦锐利的眼眸冷冷刺进沈清颜的眸底。

可惜了这张清雅绝伦的脸,居然会长在她一个沈家人的脸上。

皇上咳咳,咳咳,臣妾真的没有要害您的皇子。

赵煦冷厉一笑,大手轻扬,将她如破布一般甩出,一头撞在厚实的雕花木门上。

沈清颜痛得身子佝偻得着,额头冒着血珠,模样煞是狼狈。

皇后娘娘紫衣哭着扶起她,使劲的拿衣袖堵她额头的血窟窿。

沈清颜还要再辨,可小腹处突然一阵阵抽痛:啊紫衣,我的肚子,肚子她痛得心扉几乎窒息,死死掐住紫衣的衣袖。

太医,求您给娘娘看诊。

紫衣对着胡太医倒头就拜。

胡太医幽冷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连看都不看便摇了摇头:皇后娘娘是有喜了,只是月份浅,动了胎气。

有喜了

三个字犹如魔音入耳,穿破了众人的耳膜。

如妃最先反应过来,眼中崩射出怨毒的神色,她命可真好,天天被灌避子汤,居然还能怀上。

她下意识看向赵煦,只见他一脸冷意:沈清颜,你竟敢欺骗朕?明明在每次蹂躏了她之后都会让她喝下避子汤,她喜从何来?

沈清颜眼底的欣喜还不曾逝去,便听得赵煦那直戳心窝子的话。

皇上,这也是您的孩子,您竟一点儿也不

你不配生下朕的孩子,朕与你不过是逢场作戏。

赵煦的话犹如窗外纷飞的雪花,寒彻心肺。

逢场作戏,皇上为何娶我,往日的恩爱又算什么?

赵煦背过身去,竟是不愿回答了。

如妃可怜巴巴的道:皇后娘娘,您何必为难皇上,当时也不是皇上想娶您的,您不如回去问问沈国公

沈清颜如遭雷击,大晋谁不知道沈国公一门忠烈,父子四人都是驻守边疆、拱卫大魏的将领,勇猛无敌,所向披靡。

当初皇上入府求娶,父亲本不愿意让她入宫,是她一见他误终身,丢了心失了魂,父亲为她着想才勉强答应,怎么会变成是被父亲逼迫呢?

我父亲怎会

提及从前赵煦无法自抑的想到了他心爱的女人之死,他震怒地指着沈清颜:沈氏,你谋害如妃的皇儿,如今就拿你的孩子来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