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谣完结小说婚然心动

第12章 放开她!

挂了电话,莫时谦拿着车钥匙就出了门,连外套都忘在了沙发上。

莫氏的连锁酒店里,简心谣从浴室里出来时,叶天远已经收拾好行李,正坐在客厅等着她。

快过来,把这个喝了。

一杯热饮被轻轻推到了她面前,她不怎么喜欢甜食,但还是尝了一小口,温度正好,也没想象中那么甜腻。

温热的汤水不仅暖了她的胃,也让她心头一暖,已经好久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了。

谢谢!

心谣,咱们认识多少年了,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说着,叶天远欠身替她顺了顺耳边的碎发,却不知身后的房门突然被人悄无声息地推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阴沉着脸的男人。

长身玉立的莫时谦,白色的衬衣随意的敞着,露出结实的胸膛,没了平日里的严肃却多了一分野性和不羁。

锐利的眸子里倒映着正亲昵接触的一男一女,瞬间胸口的那把无名火熊熊燃烧了起来,脸沉如铁。

像是有感应一般,简心谣正好抬头,清澈的视线越过叶天远的肩,和他刚好对上,脸上是掩不住的惊讶:

你怎么来了?

说着,简心谣就着急忙慌地站了起来,而叶天远猝不及防地被她狠狠地撞上了额头,不得不狼狈地抚额,准备起身。

不想,本就没站稳的简心谣,经这一撞就要摔倒下去,好在叶天远反应及时,一把拉住了她。

可这样一来,俩人便以女下男上的姿势,结结实实地摔在了沙发上。

暧昧而凌乱的一幕,落在莫时谦的眼里,就像是在秋天的草原上扔了一把火,瞬间形成燎原之势,一发不可收拾。

放开她!

一个箭步上前,他一把拉起那个可恶的男人,毫不犹豫的,用尽全力挥拳砸了过去。

毫无防备的叶天远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拳,歪着脸,猩红的血丝顺着嘴角而下。

还来不及看清来人,第二拳已经紧跟着落了下来,叶天远赶紧挥臂挡了下来,可莫时谦又怎会善罢甘休?

遇见一个身手不错的奸夫,只会让他更加愤怒,出手的力度和频率也都提升了高度,根本不给叶天远任何说话的机会。

一时间,俩个男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厮打在一起,吓得简心谣手忙脚乱地起身劝架。

住手!都给我住手!

可惜打红眼的男人们,没一个听她的,急得她赶忙跳到俩人中间,用自己的身体将不可分交的俩个人隔开。

莫时谦,你给我住手!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啊!

用尽全力挥出的一拳,来不及收回,莫时谦眼睁睁地看着着自己的拳头砸在了她的小腹上。

本就隐隐作痛的肚子,此刻更是如刀绞一般,疼得简心谣浑身无力地软倒在地。

心谣,你怎么样?叶天远简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就要去扶她,却被莫时谦一把拉开。

滚开,她是我妻子!用不着你关心!

也就在此刻,他才看清被他胖揍了一顿的男人,惊讶万分:

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和他一样惊讶的叶天远,也愣住了,不过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他和简心谣的关系。

你刚刚说她是谁?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一向温和的叶天远第一次愤怒得红了眼,抓住莫时谦的衣领就要揍人,却被脸色苍白的简心谣拉住了衣角。

学长,我疼得厉害,能不能先送我去医院?

俩人这才发现,简心谣冷得浑身冷汗,身下的地板上更是一片血泊。

鲜红的眼色看晕了莫时谦的眼,推开叶天远,抱起简心谣就往外冲,一脸焦急:

简心谣,你给我撑住,我立即送你去医院!

临出门的时候,他不禁转身冲叶天远大吼道:还楞着干嘛?快去开车!

你和她

从没见过如此失态的莫时谦,一时间,叶天远的脸色复杂难懂。

霎时,莫时谦肃着一张脸,郑重地说道:你想知道的,一会儿我全都告诉你,但你现在必须开车送我们去医院!

闻言,叶天远才捡起他掉落在地的车钥匙匆匆跑出了门。

莫时谦抱着简心谣,也急匆匆地进了电梯,跟着他一起上了他的跑车。

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快速地驶向了最近的医院。

一直被莫时谦抱在怀里的简心谣,紧紧咬着苍白的嘴唇,疼得几乎失去了意识,嘴里扔在不停地嘟囔:别打了,都别打了

身下血流如注,早已淋湿了莫时谦的衣裤,肌肤上黏腻的感觉就像被浇了铁水一般,灼灼生疼。

简心谣,你给我坚强点,听到没有?

第13章 乌龙

前所未有的焦灼感狠狠地煎熬着莫时谦的心,虽然他从未想过让简心谣给他生孩子,可做梦也没想过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一股浓烈的自责油然而生,如果他不是被愤怒蒙蔽了双眼,鲁莽出手,又怎会伤到她和孩子?

可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一遇到她,他从小到大的修养就形同虚设,暴躁得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可惜,简心谣早已疼得昏了过去,大量失血的身体也越来越软,根本听不见他的话。

莫时谦不得不一再地加大手上的力度,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不耐地催促着叶天远:

快点,再开快点!

将时速提到180码,叶天远时不时地看向紧紧抱成一团的俩人,眉头越来越紧,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却体贴地没有在此时说话。

很快,车子便停在了韩子修的私人医院里。

韩子修领着一队精英,焦急地等在门口,一见莫时谦的车便拎着急救设备迎了上来。

看见驾驶座的叶天远时,韩子修也明显地愣住了,还是叶天远拍了他一下,才回神。

怎么出了这么多血?

一见莫时谦和简心谣身上的血,韩子修就变了脸色,不敢置信的眸子瞪向了莫时谦,探寻着什么。

一定要保住孩子!

莫时谦对上他的疑惑,沉沉地开口,韩子修顿时就变了脸色,大喊道:

快,立即送进手术室!

一边的叶天远听了他的话,脸色立即古怪不已。

你看什么?如果不是你事情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莫时谦一脸阴沉的看着叶天远,双眼喷发怒火。

叶天远看了看手术室里面的简心谣,叹了口气,我觉得你应该是误会了,我和简心谣之间什么都没有,只是单纯的同窗关系而已。

我误会什么?孤男寡女两个人待在酒店洗澡换衣服,之后是不是还打算盖着棉被纯聊天?!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和你在大学里面那点事!莫时谦冷笑,因为之前给简心谣伤势吓到所压制的怒火,咯噔一下就从心底里面冒出来。

抓着叶天远狠狠撞到墙上,恨不得把叶天远再揍一顿。

他打心底的讨厌面前这个男人,生得就是一副小白脸的模样,骗简心谣这种笨蛋是最为合适的了。

我再说一次,我和简心谣什么事情都没有!叶天远因为背脊的疼痛倒抽了一口冷气,而且她也没有孩子,她刚才那是生理期,你误会了。

莫时谦整个人都僵在原地,脸色更是难看。

既然是生理期的话,那不就是说明简心谣根本就没有孩子?

那他之前听到的内容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上车的时候你说之后会解释给我听。

叶天远开口道,你和她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他心情免不了的复杂,无论他怎么想,都没有办法把莫时谦这个男人和简心谣拉上关系,而且莫时谦他不是喜欢叶浅浅的吗?

哼,这件事情和你无关。

听到这个事情莫时谦不舒服道,松开了叶天远的衣服走到一边,看起来很是嫌弃叶天远的模样。

他咬紧牙关,愤恨于叶天远想知道简心谣的事情,却又弄不清楚这种情绪从何而来。

恰巧这个时候莫时谦和叶天远的手机先后响了起来,莫时谦的面色从尴尬变成了焦急,抓紧了手机吼道,什么,浅浅怎么了?我现在就过去,先把医生留下来别让他走了。

说完就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朝着医院外面冲了出去。

叶天远这边安静的听着电话说完,看着莫时谦的人影消失在拐角处,才轻声开口道,我知道了妈妈,我现在就暂时不回去了。

电话里面声音似乎大了很多,叶天远叹了口气,她不是已经有人照顾她了吗?我去会打扰到他们的,我这边也在一个病人身边,我晚上就回去了。

没过多久韩子修这边也是面色不好的出来,走出来看到只有叶天远一个人在,面色更是难看,时谦去哪里了?

叶天远沉默了两秒,摇了摇头,不知道。

韩子修深呼吸了一口气,送来的时候那么紧张,我还以为真的是有了孩子,还带了两个专家进去,结果给我闹了那个大一个乌龙!

她身体还好吗?叶天远担心的看着韩子修问道。

韩子修快速拆下医用口罩,烦躁道,轻微的胃出血,她应该是这段时间没有休息好,时谦那家伙也是,到底听到简心谣说了什么才会这样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