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酒酒炎靳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抱紧那个兵哥哥姐(唐酒酒炎靳霆)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唐酒酒炎靳霆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唐酒酒炎靳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叶椒椒 ,讲述了女人冷血无情的话在耳畔响起,沈半夏枯瘦的手捂着心脏,那里仿佛被千万只蚂蚁撕咬,让她痛不欲生。

小说简介

女人冷血无情的话在耳畔响起,沈半夏枯瘦的手捂着心脏,那里仿佛被千万只蚂蚁撕咬,让她痛不欲生。
床边的女人一把揪住她乱蓬蓬的头发,目光阴冷至极,宛若一把匕首刺进她的心窝,无情地凌迟着她,你以为路游还会来看你这个将死之人?做梦去吧!
沈半夏头皮发麻,身子骨虚弱到连反抗的劲都没有,憋着一股怨气,深凹***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林雨彤,你你不得好死!

重生抱紧那个兵哥哥姐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沈半夏,你真以为你的孩子是被人偷走的吗?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孩子早就死了,而且还是被路游亲手摔死的,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路游他根本就不爱你啊!就连你能生下孩子,完全是因为他要用你女儿来救我儿子!
我儿子得了肾衰竭,药物已经无法控制了,必须做移植,但是肾源难找,为了让我儿子活下来,所以才有了你女儿的出现,可惜你女儿的肾跟我儿子的不匹配。邱霞那个重男轻女的死老太婆,知道我儿子救不活,自然你女儿也休想活在这个世界上!毕竟在她心里,我儿子才是她唯一的孙子!
沈半夏,你从小仗着自己是村长女儿的身份,为所欲为,我早就恨透你了,我就是要告诉你,就算你出生比我好又怎么样?我林雨彤照样玩死你!

女人冷血无情的话在耳畔响起,沈半夏枯瘦的手捂着心脏,那里仿佛被千万只蚂蚁撕咬,让她痛不欲生。
床边的女人一把揪住她乱蓬蓬的头发,目光阴冷至极,宛若一把匕首刺进她的心窝,无情地凌迟着她,你以为路游还会来看你这个将死之人?做梦去吧!
沈半夏头皮发麻,身子骨虚弱到连反抗的劲都没有,憋着一股怨气,深凹***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林雨彤,你你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你也会比我先死!就让我送你一程吧
林雨彤冷笑着从旁边拿了一个枕头,慢慢地靠近她的头,我这就送你去见你女儿,告诉她,是她自己命苦投错了胎!怨不得我们!
唔嗯
沈半夏双手抓着枕头想把她推开,腿脚也不断地挣扎着,她的反抗愈发激起了林雨彤的杀意,她***地摁住枕头,企图把她给闷死。
去死吧你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猛然被人踢开,身穿军装长相十分俊朗中年男人手持枪支抵在了林雨彤的后脑勺。
冰冷刺骨的声音仿佛从千年寒窖里传来,冷到令人发颤,放开她!
林雨彤感觉到有个硬邦邦又冰凉的东西抵在自己的后脑勺上,她猛然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浑身一震,手上的枕头俨然一松,沈半夏趁机推开她,趴在床边剧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
霍嘉树看到林雨彤松手了,一脚把她给踢开,厉声呵斥:滚!
倒在地上的林雨彤吃痛地捂着自己的小腿,瞧见眼前的男人竟然是他时吓得魂都没了。
霍上将我我滚我这就滚
林雨彤落荒而逃,霍嘉树收回手枪,疾步走到床边,拍了拍沈半夏的后背:没事了,她走了有我在,不会再有人伤害到你了。
沈半夏虚弱地抬起眼眸,看到身旁的男人时,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惨笑:你你怎么会来?
她被送来这精神病院这么久,整日被林雨彤派来的人各种折磨,她的身体早已承受不住了,所以她偷偷地给路游发信息,临死之前,她想求他在自己死后,帮自己再去找找她那失踪了二十年的女儿
路游倒是没来,却把林雨彤给引来了,还告诉了她那么残忍的事实
路游林雨彤她就是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霍嘉树还会来看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迟了
他戎马一生,权势滔天,到最后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救不了。
他何止是来迟了一点点?
二十二年前,他就来迟了,二十二年后,他仍旧来迟了。
从青丝到白发,他们错过了整整二十二年,遗憾的是一生。
霍嘉树伸手把她抱进的怀里,动作行云流水,毫无违和感,仿佛抱过她千次万次,可这却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也即将是最后一次拥抱她。
这么多年,他幻想过无数次和她相拥的场景,却偏偏没想到会是今天这样的。
沈半夏感觉自己的眼皮子越来越沉重,她的时间不多了
她干枯的手揪住他的衣袖,声音颤抖又哽咽地问他:你你不恨我吗?
她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霍嘉树
为什么他还肯来看她?
霍嘉树紧紧地抱住她,深邃的眸中泛着泪花,说恨
他怎么会恨她?爱她都还来不及
我不恨你
我爱你
沈半夏仿佛听到了这辈子最动听的声音,她安心地说:那那就好
她无力地闭上了双眼,霍嘉树,对不起这辈子我欠你的,若有下辈子,我一定补偿你不惜一切地补偿你
在她的手松开他衣袖的那一刻,霍嘉树一颗鲜活的心,蓦地坠入了深渊
夏夏
撕裂般地声音回荡在凄凉的房间里,伴随着沈半夏最后一丝微弱的气息,渐渐消失在这个冷血又残忍的养老院中
沈半夏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被什么抽走了,眼前霍嘉树那张俊逸无比的面孔也离自己越来越远
往事一幕幕从她的眼前晃过,那一张张虚伪无情的面孔被狠狠地钉在了她的心墙之上,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那些都是伤害过她的人
就在她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她猛然间发现自己居然坐在了一面熟悉的围墙之上。
这这这
这不是她高中学校的围墙吗?
痛,好痛。
浑身都疼,尤其是脑袋,她双手捂着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强行***了她的大脑里,给她输送着什么讯息。
【主人,恭喜你重生回到1980年!】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她脑中响起,她被这声音的内容给惊吓住了,直接忽略了这个声音的来源
1980年现在是1980年当时的她才十八岁!
她伸出自己两只手,原本枯干的手背此刻好似新生儿的手一般又嫩又白。
她这是重生了吗!?
这种只会发生在电视剧和小说里的情节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她激动地握紧双拳,既然老天爷给了她这个机会,那么她就一定不能像上辈子那样窝囊,该报仇的报仇,该报恩的报恩!
就在她高兴之余,倏然远处刮来一阵大风,吹得她背后一阵发凉,一下子没坐稳,整个人猛地就往围墙之外摔去
啊啊啊
沈半夏紧闭双眼,原以为自己会摔个狗吃屎,可是居然一点也不疼?
她庆幸地准备睁开眼看看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头顶就传来一道清冽如寒冰般的嗓音。
小丫头,敢逃学?嗯?

重生抱紧那个兵哥哥姐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沈半夏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睁开眼,一张五官精致冷峻的面孔倒映在她的瞳眸中,荡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她惊喜得不知该如何开口,重生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会是他?她分明记得上辈子也是在这个地方,她被摔成了狗吃屎
结果重生回来,不但没摔成,还遇见了老熟人?
看来,重生之后,有些事情还是会发生改变的。
身着军大衣的男人把她给放了下来,看她盯着自己的痴呆样,居然神差鬼使地去揉了揉她编着麻花辫的脑袋,你赶紧回去上课。
刚刚他跑过去接住她,软玉在怀,他心里居然觉得暖洋洋的,他这是怎么了?
沈半夏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贝齿咬着有些干裂的下唇,你认识我吗?
霍嘉树估摸着,这丫头可能是觉得自己不认识她,所以不够资格批评她。
在部队,他可是有着一个叫冷面王的称号,是一朵可远观不可采摘的高岭之花。
可刚刚他明明已经很温和地跟她讲话了,不吓人吧?
我不认识你,但你逃学是不对的,所以你必须回教室上课。
沈半夏现在哪有心情回去上课啊!
她眼眶微湿,上辈子临死之前她就发誓若是有下辈子,一定要不惜一切地回报他。
霍嘉树看到她红起来的眼眶,以为她怕回去会被老师教训,便提起旁边的行李,走过去牵起她的手,我送你回去。
沈半夏直愣愣地看着自己被他牵住的手,他厚实的手掌暖洋洋的,手掌上长期训练而留下来的薄茧贴着她的小手,让她感觉到很真实和安心的感觉。
她顿住了脚步,摇头说:我想回家。
回家?霍嘉树回头看她,你是住宿生吗?
凤凰高中是整个凤凰镇唯一一所高中,而且还是建在了凤凰村这个小小的村落的最中央。
不是,我
沈半夏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头晕乎乎的,身子踉跄了几下,仿佛要倒下去了
身旁的男人手疾眼快地把她给扶住了,看到小丫头脸蛋异常的红,他下意识伸手去探了探她的额头,脸色一沉,你发烧了!
难怪她会感觉到身子很沉,好像被风一吹就会倒。
她记起来了,上辈子她这个时候她也是发烧了,可老师非但不让她请假去买药,还嫌弃她感冒会感染别人,就把她的座位调到了最后一桌的角落里。
着实把她给气得直接逃课不上了,但是守校门的大伯这会儿是不可能让她出去的,所以她才想了这么一招,***!
反正她也爬过不少次!

沈半夏哆嗦地说,明明现在是秋季,可是她还是感觉凉意飕飕。
霍嘉树二话不说,从自己的行李包里翻出一件绿色的军大衣,披在她的背后,还冷吗?你烧得很厉害,我带你去看医生。

就在沈半夏被他感动到想落泪的时候,远处突然走来一个蓄着胡须的男人,正是她们班的数学老师,张建敏。
咦,嘉树,原来你真的回来了啊!秦大娘说你要回来订门亲事,我还以为她是骗我的呢!张建敏走过去,看到旁边还多了一个女孩,仔细一看,发现是沈半夏。
他面色严峻,立马把霍嘉树给拉到一边,低声询问他:你怎么跟她在一块?
霍嘉树皱眉:不能吗?
张建敏颇为激动,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她可是我们镇上出了名的泼皮,这样的人你可别千万离她远远的!别看她现在一副文文弱弱的样子,早恋抽烟喝酒打架,她样样都会!
是吗?
霍嘉树挑起眉梢,非但没有因为张建敏的话而感觉到厌恶沈半夏,反而觉得这小丫头倒是有些与众不同。
张建敏以为他不信,你别不信!你常年都在部队所以不知道。这次你留下来多住几天,听听这里的乡亲们怎么说,哪个不嫌她?她就是个狐媚妖子,见着男人就把持不住自己。你可离她远点
行了。
霍嘉树沉下脸,推开他,张叔,你好歹也是个老师,有你这样说学生的吗?
张建敏哑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感觉霍嘉树变得不一样了?
刚刚他们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小,恰好那些话就落入沈半夏的耳中,她以前就不喜欢这个张建敏,觉得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样子,在班上也只喜欢成绩好的同学。
平时她都懒得理他,现在还敢当着她的面跟霍嘉树说自己的坏话?
这还能能忍?
她走过去,苍白的脸上带着病态,却依旧无法掩饰她满身的戾气,威风凛凛,带着满满的压迫感,质问他:我早恋你儿子了还是勾引你了?抽你家烟喝你家酒了?我就是坏我就要打架,怎么了?我做我的事,求你关注我了还是怎么着?要你管?
张建敏被她怼得面色铁青,吹胡子瞪眼地对她吼:沈半夏你太放肆了!我可是你老师!你本来就无恶不作,我说错了吗?而且我也只是不想你把别人也给带坏了!
她能把霍嘉树带坏?她什么时候有这本事了?
沈半夏眼神锐利如刀割,你不是只教那些成绩好的学生吗?你算我哪门子的老师?

还有你看清楚!这里是校外,别仗着你年纪大了,就倚老卖老的,真以为我怕你啊?
张建敏着实被她给气得不轻,怒火在胸中翻腾,如同要爆炸的锅炉一样,怨气直冲,他举起手就要去教训她。
霍嘉树立马抓住了他的手,张叔你这就过分了!
张建敏不明白霍嘉树为什么会护着这个死丫头,你还护着她?
张叔,她还是个孩子,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就算没有霍嘉树,沈半夏也不会让自己轻易被欺负,秋风拂过,她咳嗽了两声,咳咳
浑身难受极了,她用小手拉扯着他的衣袖,嘉哥,我难受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唐酒酒炎靳霆完整版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