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容:绝色医妃世无双小说在线免费阅读作者完颜七七

《倾城容:绝色医妃世无双》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神秘的容大人

容大人的眼皮抬都没抬,对着身后的属下淡淡的吩咐了一句,人证物证俱在,这案子也不必拖了,把这位李家三公子带回去吧。

不!不!容大人!你不可以带走我!我我是李家的子孙我

李贺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得容大人抬起眼来看了他一眼,他原本吼出来的话统统都被噎在了喉咙里,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明明这位容大人的眼神并没有刻意威胁,只是面无表情的淡然一瞥,却让李贺浑身失去了力气一样,被羽翎卫的人捆住拖到了一边。

可是难道就这么放弃吗?这整个大雍之中,被这位容大人抓住的人,还没有谁能够皮肉无损的从羽翎卫的监牢里走出去的。

他可是李家三子,如果就这么被抓了,那整个李家的颜面也就彻底消亡了!

大人,这里还有两名还活着的女子。

在检查了现场之后,一名羽翎卫站在容大人的身后汇报了一下情况。

容大人捧起茶盏的动作微微一顿,抬了抬眉梢,哦?

一名女子已经身受重伤,气息衰弱,需要立即救治。

那位羽翎卫将之前那个被捅了一剑的女人带到了容大人的跟前。

他挥了挥手,你们先带她回去治疗吧,这是个重要的人证。

再抬起眼看向还飘在水里的洛千卿的时候,他微微的愣了一愣,很快又收敛了刚才那一瞬间的愣神,眉头皱了起来。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洛千卿听到这位容大人这么说,顿时内心一个咯噔。

完蛋了,她碰到了原主认识的人!这要是被看出来了可怎么办?还没等她想出办法,看到洛千卿露出的茫然表情,那位容大人脸上的表情顿时又变得复杂了一些。

洛姑娘不必疑心,你不认识我很正常,只是家里有些拐七拐八的亲戚关系罢了。

他的目光黑沉沉的看着洛千卿,不过我还是需要你跟我解释一下,你一个世家贵女,为什么竟然会一个人出现在这种地方?

听到对方的语气里隐藏着的怒意,洛千卿却莫名的安心了起来。

那声音的怒气代表了他对于自己的担心,虽然不多,但至少是真的在关心。

洛千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之前拉马车的马突然发疯,我好像是装在了马车上,所以有些事情记不太清了。

接着我便被那个李贺给救了,谁想到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听到洛千卿的解释,容大人的怒意略微降低了一些,可是皱紧的眉头却始终没有松开。

你去为她准备一套合适的衣服过来。

容大人转头对着身后的属下吩咐了一句,顿了顿,又接了一句,算了,暂时不用了,你们先把这些人收押回去。

记住,这个案子里的幸存女子只有一个!

羽翎卫们都目不斜视,真的仿佛洛千卿这个人都不存在一样,回答的声音整齐一致。

是,大人!

容大人站起身,站在水边用手一提,便将洛千卿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看到她浑身湿透,衣服都贴在了身上,露出了玲珑的曲线,容大人的眼神闪了闪,用自己的大氅将她的整个人都包了起来。

你在这等着,我去驱马过来。

洛千卿虽然有点尴尬,可此时也终于感觉到了安心,她乖顺的点了点头,看着容大人转身离开。

可就在她放下心的那一刻,她忽然听到身后羽翎卫传来的惊呼声,那位姑娘,小心!

没等洛千卿转过头,她就感觉到了一把剑抵在了她的腰间。

那把剑的剑尖无比的锋利,持剑的人似乎十分的紧张,持剑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甚至有那么一点儿的剑尖都插入了她的皮肤里去。

洛千卿忍着疼痛没吭声,看到那位容大人转过身来,眼神里盛满了怒意。

容大人,我可不能跟你归案,绝对不能!

李贺的声音忽大忽小,虽然洛千卿没有正面对着他,可是通过声音,洛千卿也可以想像得到他此刻的神色。

一定是脸色涨红,并且瞳孔微缩,身上流着汗,面上的表情紧张到扭曲的样子。

你放我走,不然我就宰了你的女人!你没想到吧,你的女人在我的手上!说到这儿的时候,李贺的表情无比的得意,外人都传羽翎卫的统领大人不近女色,没想到竟然是私通款曲,还被我给抓到手了,哈哈哈哈!

听到李贺这么说,洛千卿下意识的就看向那位容大人,没想到就撞上了对方的眼睛。

那双眼睛如同点漆,幽深平静,可洛千卿却能从中看出他的安慰之意。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他那双眼睛的时候,洛千卿原本紧张的心情也莫名的被平复了下来,下意识的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可以护住她的。

既然你知道这是我的女人,你竟然还敢伸出爪子,呵,不愧是李家子孙,还是有些胆量的。

容大人的声音低沉而平静,可这话里的内容却让洛千卿瞬间红了脸。

她看到原本好好站着的羽翎卫们都似乎被这句话给惊住了,眼神齐齐的朝着她身上扫来,似乎在看什么稀有动物一样。

我岂会怕你?你的女人在我的手里,我奉劝你现在不要那么嚣张!

李贺被容大人的态度给激怒了,声音瞬间提高,握剑的手更是往上一抬,想要抬到洛千卿的脖颈之上。

然而就在他移动手臂的那一瞬间,铛–

容大人的动作极快,从手心发出一枚袖箭,瞬间将洛千卿从李贺的身前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在第一枚袖箭打中了李贺的手腕,让他手里的剑掉落在地上之后,第二枚第三枚袖箭更是紧接而至,瞬间四枚袖箭穿入李贺的身体。

四枚袖箭一一分开,两枚打中了李贺的肩胛骨,深深的穿了过去,另外两枚精准的击中了李贺的膝盖,让他瞬间倒在了地上哀嚎了起来。

第五章:你这是不相信我的推断吗

站在一边的羽翎卫们这时候的反应也无比迅速,赶忙将李贺给绑了起来。

大人果然好身手!这一出手就将李贺给打下了!一个羽翎卫凑了过来拍了一通马屁,又转过来看着洛千卿,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嘿嘿,大嫂好!大嫂您受惊了!

听到自己属下讨好的话,容大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两个人守着还能让他跑到我跟前来劫持人质,看来是你们最近操练的还不够啊

一群羽翎卫顿时脸都苦了下去,好几个人都忍不住瞪了那个先开口拍马屁的人好几眼,这简直就是拍马屁给拍到了马腿上的典范!

容大人没有理会自家属下们如同吞了黄连一样的心情,翻身上马,从马上对着洛千卿伸出了手,面色如常,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那些属下们挤眉弄眼的神色一样。

这儿没有马车,委屈你跟我同乘一匹了。

洛千卿犹豫了一下,看到容大人似乎并没有什么暧昧的表现,原本提起的心又放了下去,可不知为什么,内心又隐隐的掠过了那么一丝失落感。

她下意识的忽略掉了那一丝莫名出现的感觉,伸出手握住了容大人的手,坐在了他的身前。

马背上并没有多少多余的空间,尽管那位容大人尽量挺直了身体,可两个人也总是在颠簸之中时不时的身体有所接触。

加上他的呼吸就在洛千卿的头顶上,从外人的视角看来,两个人的身高刚刚好合适,洛千卿就像是窝在他的胸前一样,看起来就像是新婚燕尔的小夫妻。

容大人感觉到了外人的目光,沉默了一下,用自己身后的大氅将洛千卿整个人都包了起来。

这也是为了你的名节着想,失礼了。

全身被罩在黑暗里的洛千卿沉默了好半天,在鼻端萦绕着满满的男人身上传来的泠冽味道的大氅里,闷闷的开口。

嗯,我明白,多谢大人。

她并没有看见,在她开口了之后,原本面色冷然的容大人,嘴角微微上扬了那么一丁点不起眼的弧度。

在回到了容大人自己的别院里之后,他找了两个丫鬟帮洛千卿打理。

洛千卿之前经历了那么一番逃杀,身上的衣服凌乱不说,头发也都散开了,要是就这么让她回到盛京,必定第二天就会成为盛京出名的谈资。

而且是名节受损,再也无法嫁出去的那种谈资。

容容大人

等到换好了衣服,包扎了伤口,顺带着还让那两个丫鬟给弄好了头发之后,洛千卿走向了等在外面的容大人跟前。

不必唤我容大人,唤我容元即可。

容元转过身来,看着被打理好的洛千卿,紧皱的眉头略微松开了一些,我会派人送你回府的,这件案子就此为止,你不要再掺和进去了,回去之后也不要跟任何人再提起。

洛千卿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还是在容元将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抓住了他的袖口。

我觉得有一件事情你必须要知道。

看着容元面无表情的样子,洛千卿快速的开口,你之前说从隆真十八年至隆真二十一年间,大雍各地不断的有女子失踪的案子报上来对吧?你能不能告诉我,失踪的女子具体数目究竟是多少?

怎么?在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之后,你还对这些案子感兴趣不成?

容元深邃的双眼直直的看向洛千卿,这种事情不是你能接触到的,先保全好自己才是要事。

虽然容元面无表情看似无情的拒绝,可是洛千卿却能从他的拒绝里感受到他的好意。

容元是在担心她的名誉受损,所以不想要让她掺合进这种案子的事情里面去。

从你之前所说的数十人来说,我猜测失踪女子的数量应该是在二十到四十人之间对吧?可是之前在李贺的别院里我看到了所有女子尸体的数量来看,这很明显是不对的。

她没有管容元紧皱的眉间,而是自顾自的分析了下去,我之前在李贺别院里看到的女子尸体数量为十三个,其中最新鲜的一具尸体的死亡时间大约是一天之前,而死亡时间最久的那一具尸体大约是死于一年前。

洛千卿抬起头,看到容元的眼神里掠过了一丝惊异之色。

依照李贺的性格,他将所有的尸体当成他的战利品来对待,将所有的尸体全数都堆积在了一处,并且摆放的十分整齐,证明他是有强迫症的。

说到这儿,她忽然想到容元应该不懂强迫症是什么,只能尴尬的解释了一下,大概就是他对于那些尸体有一种病态的控制欲,所以我觉得,那些尸体应该是从他杀死的第一具到最后一具,不可能拉下。

容元不动声色的看着洛千卿,此时的洛千卿因为说到自己的专业相关,脸上的表情十分生动,眼睛似乎都在闪闪发亮,让容元有些不自觉的注意着她的眼睛。

而且我之前在观察尸体的时候也有注意到,那些尸体上都有性虐的痕迹,可是李贺他不可能留下那样的痕迹!所以我觉得,李贺只是最后杀人的一环,在他之前必定还有其他的利益链条存在!杀人犯绝不止一个!

听到洛千卿这么说,容元提起嘴角笑了一笑。

他不笑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场强大而冷酷,让人下意识的会忽略掉他出众的外貌,只注意到他泠冽的气质,可是现在这么一笑起来,洛千卿才注意到他掩盖在强大气场之下的容貌。

那张比起一般的大雍男人要显得更立体的五官在笑起来之后,莫名的显得温和了起来,让洛千卿的心忍不住跳了一跳,有一种被这个意外的笑容诱惑了的错觉。

这些都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容元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洛姑娘,你该回去了。

有时间想这些跟你无关的事情,不如想想你回到家了该怎么解释。

洛千卿一个闪身,挡在了他的前面,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的眼睛。

容大人,你这是不相信我的推断吗?

第六章:鬼面仵作

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容元看着洛千卿的眼睛里闪烁着之前从未在任何世家贵女的眼睛里看到过的光亮。

不,准确点来说,是从未在大雍王朝的任何女人的眼睛里看到过这种光亮。

尽管大雍王朝有女官,对女人也一向并不是太苛刻,哪怕是世家贵女也不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以在外面结伴游玩。

可是归根结底,这个大雍还是男人的天下。

像洛千卿这样,从眼睛里闪烁出对自己的自信以及对于想做的事情的执拗的女人,他在大雍从来没有见到过。

大部分女人都随波逐流,小部分也是因为苦大仇深,他有点想不通,像洛千卿这样明明有着大好前程可以享受优越生活的贵女,为什么会对这些案子这么上心,正常的女人难道不应该尖叫晕过去才对么?

无论你的推断是什么,都不影响结果,案子自有我来负责。

容元避而不谈,坚持要先把洛千卿给送回去。

还没等洛千卿坚持不懈的说服容元,门外就传来一个声音,大人,所有的尸体已经清点完毕,尸体总数为十三具,其中死亡时间最早的大约是一年以前,死亡时间最晚的大约在一天之前。

对方汇报到这儿,容元就看到了洛千卿脸上的骄傲神色。

他收回了眼神,嘴角向下压了压忍不住想上扬的弧度,背在身后的右手手指互相搓了搓,不知为何有点手痒,看到洛千卿骄傲的小神色就有一种想要捏一把的冲动。

目前的死亡时间只能大致确定,我们请的仵作据说腿断了,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过来。

大人,这个案子既然已经直接抓住了犯人,不如就直接结案吧?那些女子的尸体也好早些入土为安。

听到外面那人的话,洛千卿下意识的就抓住了容元的袖口,不行!入土了一切证据就全部掩盖了!那个李贺绝对不止是一个人!后面的杀人犯绝对还有其他人!

外面站着的羽翎卫突然听到自家大人的身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整个人都愣住了,难道那些跟着大人去抓人的羽翎卫们说的竟然是真的?他们家大人竟然真的石头开花,有一个金屋藏娇的女人?

在院子里面的两个人都不知道外面那个羽翎卫的心思,洛千卿还扯着容元的袖子,一脸认真的开口,你们的仵作没来,我可以帮你!那些女子的尸体上遗留了非常多的信息,我之前只是粗略的检查了一遍而已。

看到她认真的表情,容元并没有敷衍过去,而是认真的跟她确认了一次。

仵作之职你确定你能做?

洛千卿坚定的点了点头,她虽然在大学里主攻的是犯罪心理学,可是她也特意去修了法医的课程,她相信她可以做得到!

若要你立下军令状,你可敢?

当然!

洛千卿目光炯炯的看着容元,容元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你的身份就要改一改了。

等到站在院子外的羽翎卫再次看到自家大人出现的时候,十分意外的发现自家大人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年轻男子。

看到自家下属疑惑的眼神,容元解释了一句,这位是我请过来的仵作,走吧,去看看那些尸体。

既然是自家大人发话了,那位羽翎卫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他们到了羽翎卫专门的停尸间,并且按照容元的吩咐,为那个戴着面具的陌生男人准备了一整套的仵作用具。

进停尸间的人不太多,戴了一个鬼面具伪装成男子的洛千卿首当其冲走在了前面,走在她身边的则是容元,而容元的身后则跟了两个羽翎卫。

十三具尸体依次排开,全部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在停尸间内。

洛千卿看了一眼尸体的排放顺序,就忍不住点了点头,看来虽然仵作没来,可是容元手底下的人还是有那么一点知识的。

她指着其中的第八和第十具尸体,压低了嗓子开口,这两具尸体排错了顺序。

跟在后面的两个羽翎卫下意识的抬眼看了看容元的神色,看到容元没做声,排序的那个羽翎卫有些不满的开了口,你怎么就知道这两具尸体排错了顺序?她们两个的死亡时间差不多,表象也都看起来一致啊!

洛千卿摇了摇头,你只看到了表象,没有透过表象看到真实。

她指着第八具尸体说道:若是人临死之前有过剧烈运动,蛋白质在体内就会较容易凝固,死后僵硬的也会比平常快。

而在尸体停止僵硬之后,便会逐渐的开始腐烂,但是尸体腐烂的速度会各自有差异,你看这具尸体衣物上和口鼻处有些许泥土,证明她死后有段时间是掩藏在泥土之中的,而埋在土中的尸体比放在空气中的尸体腐烂的速度要慢上八分之一。

几个人眯起眼看向了第八具尸体,才终于在那具尸体的衣服上发现了不起眼的一点泥痕,以及口鼻里的一丁点儿泥土。

而这一具尸体跟其他的尸体有明显的不同之处,她是溺亡的。

之前质疑的那个羽翎卫忍不住开口,你怎么能确定她一定就是溺亡的?而不是在死后被丢进水里的呢?

这个很简单,你看,她的皮肤呈蓝色,脸部变成紫色,眼球突出。

说到这里,洛千卿用手掀开了死者的眼皮,你看,她的眼球上有出血的斑点,而且瞳孔放大了。

同时她的耳膜也因为水压而造成破裂,所以会有出血的现象。

虽然有些名词怎么都听不太懂,可是出血这两个字他们还是听得懂了,转头往这第十具尸体的耳朵里一看,果然有出过血的痕迹。

到这时,两个羽翎卫才心服口服,不再质疑洛千卿的水平了。

之前质疑洛千卿的羽翎卫对着容元拱了拱手,大人请来的仵作果然厉害!

明明让你服气的人是我,你转头跟容元拱手个什么劲!洛千卿无语的转身,开始从第一具尸体进行解剖分析。

她翻白眼的时候那名羽翎卫并没有看见,站在她身边的容元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容元忍不住低声笑了笑,引来了洛千卿奇怪的目光,却不肯说自己突然发笑究竟是因为什么,惹得洛千卿有些莫名其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