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总,你家萌妻超甜叶初七靳斯辰小说-靳总,你家萌妻超甜天天天蓝1免费阅读

《靳总,你家萌妻超甜》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我的初吻给了你

叶初七视靳斯辰为冤家,当然是有原因的。

京都四大家族中,就属靳家和萧家的关系最为密切。

靳老爷子靳邦国和她前世的爷爷萧恒丰是至交,彼此都有将子女婚配的想法。

她的父亲萧瑜跟靳家大小姐靳斯兰年龄相仿,指腹为婚,可后来萧瑜却爱上了她的母亲叶君玉,让两个老人的心愿落了空。

萧恒丰有一女一子,靳邦国却连续生个三个女儿,直到快五十岁的时候才盼来了靳斯辰这么一个儿子。

靳斯辰跟萧筱差了一个辈分,却只比萧筱大四岁。

据传,当年年仅四岁的靳斯辰随家人一起参加萧筱的满月宴,趁着大人不注意跑到婴儿床边,将萧筱抱起来就对着那粉嘟嘟的小嘴亲了一口,还扬言要把小妹妹带回家。

两家长辈哭笑不得,却都乐坏了。

于是,又萌生了联姻的心思。

以靳萧两家的关系以及在京都的地位,联姻不仅是亲上加亲,更是强强联合,彼此都乐见其成。

靳邦国当场就哈哈大笑起来,说什么也要替宝贝儿子订下这个媳妇儿。

从萧筱记事开始,印象里就有了靳斯辰这个人,然后开始一段青梅竹马的岁月,但并非所有的青梅竹马,最终都能以两小无猜作为结局的。

两人一起长大,熟悉到他知道她第一次月经来潮的窘迫,她也知道他写给第一任女朋友的情书的内容。

长辈的玩笑,也仅仅是一个玩笑罢了。

萧筱一直将与靳斯辰的感情定义为兄妹之情,直到十六岁那一年遇见了云恺,遇见了她的爱情。

那年,靳斯辰去了M国留学,她则一心一意追逐她的爱情,他们从此渐行渐远。

十八岁,她终于追到了云恺。

二十四岁,云恺和她分手,靳斯辰从M国回来看到她伤心欲绝的模样,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他不要你我要,我们结婚吧!

她问为什么?

他想了想,说,我四岁时就把初吻给了你,你得负责。

后来,他们准备结婚,可是就在婚礼前半个小时,云恺忽然又来找她忏悔求复合,她便毫不犹豫的跟着云恺逃了婚。

靳萧两家和谐的关系因她的逃婚而降至冰点,为了避免沦为众矢之的,她只好出国继续读研深造。

孤身在国外那两年,她始终告诉自己,为了云恺,不后悔!

可,云恺却以为她准备了一个惊喜为由将她骗到T市,还挖了她的心

叶初七深吸了口气,不愿陷入前世那无边无际的痛苦回忆中。

靳斯辰哪里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就已经把他们二十几年的纠葛捋了一遍。

他看着她如同被点了穴一般,他率先开了口,你叫叶初七,生于七夕,所以取得这个名字?

叶初七:呃嗯

靳斯辰:今年十八岁,T市人?

叶初七:嗯。

靳斯辰:你父亲是叶君豪?

叶初七:嗯。

他问什么,她就傻愣愣的答什么,连续几个问题下来,才终于无比绝望的接受噩耗成了真。

没错,她每天都回的这个‘家’,其实并不是她真正的家。

上一世,她家在萧宅,这一世,叶初七的家原本在T市。

在听闻萧家一家三口连续出事之后,她前世的舅舅今生的父亲叶君豪便领着重生后的她来到京都探望叶君玉。

只可惜,他们并没有见到叶君玉。

叶君豪无奈回了T市,却将她留在了京都,把她托付给一个好朋友照顾。

叶初七虽然知道叶君豪和靳斯辰有些交情,却没想到叶君豪那个所谓的‘好朋友’居然是靳斯辰!

靳斯辰出差在外一个多月,请了佣人照顾叶初七的饮食起居,并让她住在这栋距离新亚高中很近的别墅里。

昨天他出差回来,受几个发小之邀去黄金台,谁知道居然会碰见她,看到她翻他的钱夹时,他当真以为她是出来卖的。

直到后来在警察局,他听到她自报姓名,叶初七。

猛然间想起叶君豪那个女儿好像是叫这个名儿来着

他吩咐张扬去把人保释出来,再花了一些时间去了解她的情况,本打算回来找她谈一下,哪里知道这丫头一进房就脱衣服

叶君豪托他照顾女儿,他却将人家的女儿照顾到了床上,怎一个阴差阳错了得?

他斟酌了片刻,才缓缓开了口。

我与你父亲是旧识,曾欠过他一个人情,所以答应他暂时照顾你一段时间,可是昨天晚上

他停顿了一下,有些话不需要说破,彼此都心知肚明。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直接宣布了自己的决定,我一个单身男人,你跟我待在一块儿实在不方便,更何况父女之间没有隔夜仇,就算你和你父亲有什么误会,经过这一个多月也该冰释前嫌了,我通知他一声,让他接你回家。

说罢,他就马上准备要打电话。

他抬起手臂,握着手机,腕上名贵的手表与他矜贵的气质融为一体,浑然天成,再加上夕阳从窗户斜进来,给他俊美的五官镀上一层金边。

叶初七一直都知道,他是个好看得连女人都嫉妒的男人。

只因为太熟悉,她对他的帅早已免疫。

可现在,她看着这张‘盛世美颜’,却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第6章 老牛吃嫩草

不要!

叶初七眼疾手快的抢了他的手机,靳斯辰尚未反应过来,就看到她的眼泪下来了,我不回家,不要回家呜呜呜

如果说她在回来之前还一心盼着跟靳斯辰这冤家老死不相往来,可就在刚才他准备打电话那一瞬,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她就改变了主意。

她不能就这样被送回去。

离开了京都,就等同于离前世惨死的真相越来越远。

她本来孤身一人,势单力薄,也不知道在追查真相和讨回公道这条路上还有多少磨难在等着她。

若是靳斯辰这个临时监护人愿意照顾她,她等于多了一层保护伞。

权衡之下,她果断的选择抱他大腿。

事实上,她真的抱了。

靳斯辰愕了一下。

看着扑过来抢了他手机,然后伏倒在他脚边扯着他的裤腿儿哭得泪眼婆娑的女孩儿,他也是无奈至极,你先起来

我不!叶初七直接抱了过去,我不回家呜呜我爸爸不管我,我后妈还想开车撞死我,我回去一定会没命的呜呜呜

她的眼泪或许有演戏的成分,但说的话却不假。

叶初七遭逢意外,出了车祸却大难不死

事实是,真正的叶初七已经死了。

那场车祸,也不是什么意外,而是人为。

如果说,前世的萧筱是个被宠坏的小公主,多少有些刁钻任性,但是跟叶初七的放飞自我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叶初七本来也是被父母捧着长大的掌上明珠,可惜幸福无忧的日子却终结于十岁那年,她的母亲去世了,父亲成了她最大的依赖和寄托。

可是,叶君豪却忙于事业。

最重要的是,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在走出亡妻的伤痛之后,总会有属于自己的感情生活,叶初七当然不愿意别人来分走她仅存的父爱,于是小小年纪就开始了和后妈预备队斗智斗勇

纵然她使出十八般武艺,最终还是阻止不了那个只比她大三岁的女人成为她名正言顺的后妈。

从此,她早恋、逃学、打架,把自己活成一个坏女孩儿。

一来为了抗议,二来为了引起叶君豪的注意。

然而,她所有幼稚的举动在后妈怀了儿子之后都成了笑话,她跟那个趾高气扬在她面前炫耀的女人起了冲突,失手将人推下楼梯,害得后妈肚子里四个月的儿子没了。

叶君豪气得赏了她一个耳光。

后妈更是要她偿命,开着车故意撞向她。

一边是亲生女儿,一边是心爱的女人,叶君豪左右为难,为了缓解家庭矛盾,最后选择将叶初七暂时送走。

于是,才有了如今的这副局面。

这个中缘由,在叶君豪向他大吐家宅不宁的苦水并哀求他帮这个忙时,靳斯辰就已经了解了个大概。

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差事,但眼前的局面却比他想象的还要糟。

叶初七继续声泪俱下的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昨晚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只是去给同学过生日,喝多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后来后来我也晕乎乎的没清醒,不是故意要和警察叔叔撒谎的,你别生我的气呜呜

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抹在他的裤腿上。

靳斯辰总算是知道叶君豪这个女儿有多让人头疼了,极力忍住想要将她一脚踢开的冲动,沉声道:你先起来,我没因为这事儿生气。

不可能,你一定是生气,不然为什么要赶我走,我昨晚

叶初七哭着哭着,像是猛然间想起了什么,眼泪一秒就收住。

她抬起头来隔着模糊的泪眼望向靳斯辰,不太确定的问道:那个昨晚,你你该不会一时把持不住,把我给OOXX了吧?

什么玩意儿?

靳斯辰一直表现得冷静自持,但是在这个咋咋呼呼的小丫头面前,他显然不太跟得上节奏。

叶初七却抬起手指向他,手指在颤抖,嘴唇在哆嗦,委屈得跟什么似的。

你你怎么能这样?人家只是个小女生,喝醉了酒不省人事,你一个大老爷们,年纪都这么大了,为什么不管住自己的下半身?

靳斯辰顿时傻眼。

他好像,被安上了什么了不得的罪名!

呜呜呜,我不管叶初七嚯地一下站起身来,继续控诉道,你不是要通知我爸爸来接我回去嘛,我这就打电话告诉我爸爸,你老牛吃嫩草,吃了还不想负责,还要把人家赶走

叶初七的脸上还挂着泪,可眼中全是说到做到的倔强和坚定。

她用刚从他手上抢来的手机准备打电话时,靳斯辰这才反应过来,在事情发展得更糟糕之前,连忙呵斥道:够了!别胡闹!

叶初七被吓得手一抖,手机落地。

然后

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汹涌而至。

你凶我!你还凶我人家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被你糟蹋了,你推卸责任就算了,凭什么凶我?我要告诉我爸爸,呜呜

第7章 别胡说,我没碰你

叶初七三言两语就把靳斯辰塑造成了该杀千刀的负心汉。

看着她一边委屈的抹眼泪一边往外边走,靳斯辰无奈的吐了口气,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扯了回来。

胡说些什么,我没碰你。

叶初七站定了脚,哭声也跟着停止了,她的眼泪就像是安装了开关的水龙头一样,收放自如。

她仰着头凝视着他的脸,半晌后才吸了下鼻子,问道:真的?

靳斯辰撇开眼,语气淡淡,你自己没有感觉?

什么感觉?

叶初七似乎有些困惑,半晌后才恍然大悟一般。

接着道:你是说腰酸背痛,双腿软得站不住,浑身像是被车轮碾过快要散架一样,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布满青紫的吻痕吗?

靳斯辰的唇角不动声色的抽了一下。

他忽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跟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谈及这个话题

他更没想到小丫头懂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多,紧接着下一句就是,这些感觉我都没有,我还以为是大叔你年纪大了,毕竟不比身强力壮的年轻猛男,所以事后才没有留下这么震撼的后遗症。

靳斯辰:!

也不知哪句话触到了雷点,靳斯辰的脸色立刻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他盯着她,那沉沉的眼神,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叶初七的小心肝颤了颤,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不确定的问道:怎,怎么了嘛?

大叔?靳斯辰的语气怪怪的,往她跟前迈进一步,高大的身躯如同一座巍峨的大山迎面而来。

叶初七讷讷的点头,啊,我爸爸让我叫你叔叔的呀。

靳斯辰继续追问:年纪大了?我很老?

啊?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老!我是说虽然你年纪摆在这儿,但是看起来一点都不老,真的!我发四!

为了显示出真诚,她立马举起手来,竖起四根手指头。

靳斯辰看着她信誓旦旦的样子,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关注点似乎偏离了重心。

他们之间至少一轮的年龄差,在她朝气蓬勃和青春飞扬的衬托下,他轻叹了口气,何必不服老?

叶初七看到他的脸色有所缓和,这才壮着胆子继续问道:那个大叔,你说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可是你明明从浴室出来,你还洗了澡,是不是如果警察蜀黍再来得迟一些,你就准备对我那啥

一句话分成了好几段,总算是完整的表述出来了。

然后,不出所料的被靳斯辰瞪了一眼,他一脸无语又无奈的表情,不屑解释却又不得不解释。

我洗澡,是因为你吐了我一身。

啊?叶初七呆了一下。

她不好意思的挠了把头发,脸上泪痕未干,却勉强挤出一丝干笑来。

原来,是这样子啊,呵呵这样就好,很好!你看啊,你既没对我做什么,也没打算对我做什么,纯粹就是学雷锋做好事,挽救一个喝醉了酒的迷途少女,就这么简单而已对不对?

对?

不对?

靳斯辰很想说对,但又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叶初七接着又道:所以说咯,这么简单的事情,根本一点儿都不复杂,那我爸爸托你照顾一下我,有什么不方便的?

搞了这么半天,原来重点在这里!

靳斯辰这是一脚踩进了坑里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

若是他这时候还说不方便,岂不就是变相承认了自己昨晚对她做了什么或者是准备对她做什么

这丫头,套路还挺深。

他打量着她,眸色深邃了几分。

叶初七正胸有成竹的等着他点头呢,岂料他开口时,竟出乎意料的问了一句,昨晚的事儿,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啊?

像是没料到他会旧事重提,叶初七错愕的张大了嘴,还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软萌软萌的。

靳斯辰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才生硬的吐出两个字,没事。

管她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他都没有理由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更何况,他说的也算是实话。

昨晚她喝多了,进房间后吐了他一身,只不过

在她吐之前

他的目光从她脸上掠过,不得不承认这丫头天生丽质,浓眉大眼,鼻梁挺立,樱桃小嘴,上唇呈小巧的M形,俏丽又不失可爱。

那两片粉嫩的唇瓣,似三月盛开的桃花一般吐露芬芳。

靳斯辰不禁眸色幽暗,阻止自己再去回想她昨晚扑进他怀里之后的情形

既然她不记得了,那就不记得了罢!

他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来,道:你想待这里也行,可是你父亲说了,你之前的成绩一塌糊涂,所以让我想办法把你送进了全京都最好的新亚高中,希望

叶初七从他的话中听出了妥协的意思,生怕他反悔一样,马上打断道:我知道了,保证从现在开始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靳斯辰睨了她一眼,道:下楼吃饭吧。

看着他率先走出书房的背影,叶初七终于松了口气。

看样子,她这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又是撒娇又是耍赖又是卖萌的扮演十七八岁的无知少女,还是演得挺成功的。

果然,人生如戏,全靠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