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神医》最新章节目录

《邪王神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7章 如此坑爹的女儿

对这头脑简单的娘亲,顾千雪算是服了,她的关注点永远和正常人不一样。

赵氏不在意顾千雪的纠正,开始耀武扬威的张罗开,快点扶大小姐回房不,不,送到本夫人的牡丹院去,还慢吞吞的,是不是皮紧了?吆喝起小丫鬟。

相公相赵氏刚想回头找顾尚书,却发现,不知何时,顾尚书早带人离开了。看着顾尚书修长的背影,赵氏一脸痴迷。

顾千雪斜眼看了看赵氏,心底不免凉凉的想,如果自己是顾尚书,也无法喜欢赵氏。但随后,顾千雪的眼神却又柔和下来,因为心中暖暖一片。

前世她早早失去母亲,原来有母亲疼爱的感觉如此美妙。

当人群散尽,从不远处假山后面走出两名女子。

为首女子有着一副好相貌,身材窈窕,但目光却毒辣无比,紧紧盯着顾千雪的背影。这草包竟然没死。

说话之人,是裴姨娘的女儿,裴丞相的外孙女、皇后的外甥女,顾府二小姐顾千柔。

另一人是顾千柔的贴身丫鬟翠儿,此时一脸谄笑,小姐放心吧,那草包贱人现在不死,两日后到厉王府,也非死不可。

千纱暖阁,满是花粉脂香,一草一木皆精心培置,一砖一瓦皆熠熠生辉,家具皆是花梨木等名贵木材,巧夺天工、极尽奢华,令人叹为观止。

从花梨木房梁木柱上垂下的轻纱或绿或粉,淡雅清澈如同仙女之所,但却被嘈杂声扰了这仙境。

原来暖阁外有个小走廊,走廊红砖绿瓦精美自是不说,只说在长廊顶檐上挂着整整一行的铜钩鸟笼,什么画眉、红子、百灵、夜莺,还有什么虎皮、白腰朱顶雀,可以说是富贵人家流行养什么鸟儿,这里便有什么鸟儿。

养鸟可聆听欣赏其妙音增加雅致,或养那么一种、或养那么一两种,如果养了几十种,那便不是雅致而是鸟市了。

可惜,赵氏却不懂,只觉人家养鸟自己便也要养,人家养一种她便要养多种,总要比过别人,比别人高上一头,于是,便有了这一盛景。

花瓣沐浴、红枣姜汤。

顾千雪整理完毕后,在铜镜中看了自己的新外貌。当见到外貌时,再一次被惊艳,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美成这个样子。

可惜,她没时间孤芳自赏,再不想个活命的法子,她就要从美人华丽丽的变成美死人。

此时,顾千雪换了一袭水绿色绣花轻纱长裙坐在窗边,闭着眼,好似闭目养神,实际上在捋顺记忆。

少顷,顾千雪捂住了耳朵,叹了口气,而后忍无可忍地对赵氏吼道,你能不能将这些鸟收收?吵得我头都大了,怎么思考?

赵氏吓一跳,大腹便便地跑来,伸手放在顾千雪额头,我的宝贝女儿,你到底怎么了,怎么对娘大呼小叫的,有什么不开心的和娘说说,别憋在心里。

不开心的事?顾千雪哭笑不得,不过,对自己这便宜娘独特的关注点有些习惯。耐下性子说,刚刚发生之事,会有什么后果,你可知?

赵氏想了想,而后点了点头,大概是知道的。

顾千雪抱了一丝希望,那你有解决的办法吗?

赵氏立刻献宝道,娘给你外公写信啊,只要你外公知道,肯定帮咱们娘俩摆平的。

顾千雪眼前一黑,有种想晕倒的欲望,你从前只要惹祸,便给外公写信?果然,不应该将希望放在根本无法抱希望的人身上。

赵氏点头,是啊,这些你不知道?

顾千雪闭上眼,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写过多少次?

忍不住感慨赵元帅上辈子是挖了谁家祖坟,这辈子怎么摊上这么个坑爹的女儿?

第8章 女儿,你好象不一样了

赵氏掰起白白胖胖的手指,掰了半天,却没算出来。到底是五十次还是六十次,还真的忘了呢。

顾千雪觉得太阳穴更是蹦蹦的疼,缓缓抬起头,感触颇深地望着赵氏,娘,把外面那些鸟都卸了。

卸鸟?赵氏满脸疑。

顾千雪点头,你不觉得鸟儿很吵?

赵氏听了听,而后皱了皱眉。确实有点,但大家都说鸟儿的叫声好听呢。

顾千雪嘴角抽了抽,仍然耐心为其讲解。凡事都要适度,鸟鸣确实悦耳,但群鸟乱叫岂不是成了养鸡场?更好比你身上的香粉,淡淡擦之若有若无会勾人深嗅,但你擦了如此多种类的香粉、分量还这么足,已经不是用香可以描述了。

是臭!

赵氏有些委屈,却又觉得自己女儿说得有理,点了点头,唤下人来将鸟笼子撤下。

女儿,你喜欢哪只,咱们留下一两只吧。赵氏如同献宝一般。

顾千雪耐着性子,娘,你不觉得因为太吵的话,无法静心思考吗?

赵氏不解,有什么可思考的吗?

顾千雪再次头疼,相比厉王,这便宜娘才是真正的大BOSS,我将厉王推下了水,你不怕?

都说了交给你外公了嘛。赵氏答道。

既然接受了这个人生、接受了这个亲人,顾千雪认为自己有必要好好为其讲一讲。

她将赵氏拉到自己身边坐好,与赵氏相比,身体年龄只有十四岁的顾千雪的气质,却好像赵氏的姐姐一般。

你想想,我闯祸得罪了厉王,你写信让外公来摆平,是不是就相当于让外公代替了我,变成外公得罪了厉王?

赵氏想了想,而后点头,是。

顾千雪满意点头,孺子还有救。

外公虽手握兵权,为镇远大元帅,但毕竟将在外,有何冤屈无法面见皇上。但厉王却是皇帝的亲儿子,不仅时刻伴皇帝左右更是受其器重,大事小情立刻能与皇上说来。这样算起来,若外公和厉王真的打起来,皇上来做裁判,他更会偏向谁?

赵氏顺着其思路答道,是厉王。

顾千雪继续讲,这就说明,厉王比外公厉害。如果厉王真的和外公打起来,外公不敌厉王,若真被谗言陷害,你认为外公一家还有命回京城吗?

赵氏的脸瞬间白了,不不不可能,从前那么多次,都是你外公摆平的,这一次

顾千雪冷笑,那是因为,从前我们得罪的不是厉王这样的狠角色。

赵氏彻底吓坏了,胖乎乎的脸惨白惨白。那怎么办,怎么办,你外公不能出事,你外公要长命百岁的。

顾千雪知晓自己这便宜娘头脑简单,更是未与其讲解手握兵权的元帅实际上更危险,时刻被皇帝忌惮,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罪名很容易被落实。历代皇帝皆如此,宁错杀一万不肯放过一个,因为失败的代价便是失去天下。

顾千雪将手放在赵氏肩上,一字一句地认真对其说。所以,这件事千万不能牵扯到外公,否则,我们两人便彻底失去靠山,其后果便是,粉身碎骨。

赵氏突然觉得自己的女儿变了,不像从前那样任性,冷静得好像变了个人,这种感觉好像夫君。

第9章 她是太子的未婚妻?

想到心中最爱的夫君,赵氏苍白的脸渐渐有了红晕。

顾千雪没留意赵氏的变化,没了群鸟乱叫,她终于能静下心来思索今日所发生的一切,抽丝剥茧,竭力将事情缘由想清楚。

静下心来,本尊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来,只不过,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往往对某一事物越是关注,关于某物的记忆便越多。

顾千雪脑子里的记忆,大半都是:哪件衣服好看、什么东西好吃、哪家铺子的首饰别致、哪家酒楼的饭菜可口呃,差不多就是这些。

连最基本的国号、皇帝名讳以及国内大小事件都没有,可以说是绝对的草包。

正当顾千雪懊恼时,却从脑海中提取一个信息。

当获取到这个信息后,可谓是惊得目瞪口呆!

我是太子的未婚妻?顾千雪指着自己精巧的鼻子。

是啊。赵氏理所当然的答道。

顾千雪只觉得这南樾国实在玄幻,太子之妻便是太子妃吧?是未来的皇后吧?未来皇后不是应该母仪天下吗?难道就让本尊不对,就让我这样的草包当皇后?

赵氏不乐意了,胡说,你父亲是堂堂尚书,你外公更是镇远大元帅,太子妃之位除了你,还有谁有资格得?

顾千雪嘴角抽了两下赵氏吹牛不怕闪舌头,京城大小闺秀何其多,怎么可能只有她有资格?不用远说,便是近的就有一人。

二妹顾千柔。

本尊是喜欢太子的,虽然连人家太子的模样都没见过。

顾千柔是太子的表妹,也是喜欢太子的,原因很简单:就在事发前的几个时辰,顾千柔神秘兮兮的寻到本尊,告诉她,身为未来太子妃,就要帮太子铲除异己。

而太子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正是厉王。

是以,本尊才会不顾死活的加害厉王。

不对!

顾千雪突然双眼猛地一亮,如果记忆没错,她趁人不备推厉王下水后,身后有人推了她,也就是说,她也是被推入水中的!

院中突现吵闹,打断了顾千雪的思绪,原来是顾尚书的母亲、本尊的祖母郑氏派人来传唤闯祸的母女两人。

赵氏一下子就慌了,肥胖的身子在地上如同无头苍蝇般乱窜,怎么办,怎么办,不能惊动你外公,但一会问起来,我们可怎么办。

顾千雪一把拉住赵氏的胳膊,沉声道,别慌,一会到老太太面前,平日里你怎样,今日还怎样,无论别人如何问你、如何套话,你都一问三不知,只说不知道,记住了吗?

赵氏一愣,而后慌乱点头。

顾千雪很是不放心,压低了声音,娘,此事事关重大,如果有心人真想害我们,定会牵连到外公家,如果你不想外公家受牵连,就定要按照我说的去做。

赵氏一张脸惨白,狠狠点头。

有丫鬟跑了进来,夫人、大小姐,满福院的丫鬟巧菊又来催了,说老太太已经等急,再不去就要发火了。

顾千雪点了点头,来人。

几名丫鬟上前。

为夫人重新梳洗,换一身衣裳,素雅些的,香粉也别用了。

赵氏经过刚刚的那一番又哭又笑,现在脸上的妆容如泥浆一般,已经无法见人。

是。众丫鬟只觉得大小姐身上散发一种不容质疑的威严,竟与平日判若两人,赶忙听从大小姐的安排,为赵氏重新梳洗,只单单擦了一层粉,穿了一条水蓝色长裙,簇拥着出了院子。

一行人向顾府老太太郑氏的满福院快步而去。

走在半路上,顾千雪却猛然发现一个问题,我的贴身丫鬟玉莲和玉翠呢?

从人群中赶忙冲出来两名丫鬟,穿的都是绿色衣服,正应了她们的名字。小姐,我们在这呢。

顾千雪点了下头,却不动声色的放缓了脚步。

顾千雪美眸微眯,眼神闪过寒光。

《邪王神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