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好甜,总裁花样宠许乔沈墨寒全本免费阅读-娇妻好甜,总裁花样宠完整版

《娇妻好甜,总裁花样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你能不能别这么犯贱

许乔闻到了酒味,知道自己跟前的男人喝酒了。

她不要自尊,更不要什么廉耻之心?她只要沈墨寒不和自己离婚。

男人粗暴的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许乔,你能不能别这么犯贱?

她勾唇,笑得妩媚妖娆,这是她对着镜子笑了半小时的效果。

寒哥哥,我真的没怪你,在新婚夜丢下我去出差,别说三个月,就算是三年我都愿意等,但求你别一回来,就开这种,要跟我离婚的玩笑好吗?

她说话的声音好甜,只是,早已经红了眼眶。

男人静静的看着她。

抿了抿玫瑰红唇,她缓缓的继续说道。

我真的很好奇,寒哥哥你离开的这三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没关系,既然你说我不够热情,那我就证明给你看,我可以比任何女人都热情

许乔迅速伸手,勾住了沈墨寒的脖子。

她身上好烫,像着了火那般。

男人立马明白过来,却和她身上的火成为两个极端,冷漠得吓人。

但她没有选择后退,在她心里始终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要和沈墨寒离婚,绝不。

没有给男人说话的机会,她那娇滴滴的红唇,就覆在了男人的薄唇上,略显青涩。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恋爱六年,结婚三个月,如此的缘分,怎么能不白头偕老?

没有热烈的回吻,男人很用力的推开她,一个踉跄,她跌坐在了的上。

许乔,就你这样的飞机场,我看了真的很倒胃口,滚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紧抿着唇,她甚至害怕,她的寒哥哥在下一秒钟,就会对着她吐口水,狠狠的唾弃她。

怎么会这样?

那个一直对其他人冷淡,唯独将她许乔捧在手心里,放在心尖上宠爱着的寒哥哥,不就是出了三个月差吗?

为什么一回来就要和她离婚?还这么粗鲁的待她?

仰起头,她让眼泪倒流了回去,趴在的上哭哭啼啼挽留不回她的婚姻,只会让沈墨寒更加讨厌她。

从地上起身,在沈墨寒步入洗手间之前,她也挤了进去。

许乔,你这是在逼我把你丢出去?男人极力控制住自己身上正燃烧着的熊熊烈火,一脸的狂躁。

寒哥哥,你之前说过,我是你所见过的所有女人里,身材最好的。

我之前眼瞎,现在正常了。

是吗?她勾唇一笑,手开始乱动。

男人握住了她的手,很用力,像是要把她的手捏碎那般。

寒哥哥,你该不会是不行吧?难怪你会同意我把第一次留到新婚夜?没关系,我们可以用别的方式来弥补她疼得脸都青了,嘴角却还往上扬着。

许乔,你会后悔的。

寒哥哥,和你离婚我才会后悔。

话落,许乔做了这辈子最大胆的一件事,火与火相溶,最后一丝理智也崩塌了。

许乔,你会后悔的

许乔,你会后悔的男人重复了之前的话语,她疼得热泪盈眶。

整个人都散架了,她连下床都难。

太太,先生让你看一下这离婚协议书佣人王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先生他还说,在楼下等你一起去民政局。

许乔没有接过离婚协议书,她看着窗外,阳光很暖,但她的心却很冷。

看着镜中的自己,完全没有一点从女孩蜕变为女人的喜悦,倒是昨晚留下的满身伤痕,在直白的告诉她,昨晚的沈墨寒有多粗鲁?

下了楼,看着坐在沙发上正忙碌着工作的男人,她的嘴角往上扬起。

寒哥哥,你吃饭了吗?没有的话,我去给你做。

沈墨寒要跟她离婚的理由,上不了床,下不了厨房。

王姐听了许乔的话语,一脸惊恐,因为王姐从来没见过自家太太下过厨房,当然,这是王姐她该尽的职责。

沈墨寒倒是很淡定的放下笔记本电脑,从沙发上起身,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现在去民政局还来得及。

扶着沙发,许乔笑着说道,寒哥哥,昨晚我们都那么疯狂了,你还要跟我离婚?

嗯,你是我睡过的女人中最差的一个,不跟你离婚,难道还留着过年?沈墨寒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

沈墨寒,你这个混蛋,我不信,你和别的女人睡过?双手紧握成了粉拳状,许乔正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咆哮起来。

这些话很私密,王姐将离婚协议书轻放在茶几上后,就悄悄的离开了大厅,躲到了厨房里忙活着。

好一会儿后,许乔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很是沙哑的开口,我不知道寒哥哥你是不是第一次,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离婚。

沈墨寒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会是最后一个,这辈子,她是注定要和沈墨寒死磕到底的,因为她从未想过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男人后退了几步,拿起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面无表情的看着许乔,清冷的说道,许乔,我已经不爱你了,乖,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我们以后还能是朋友。

我已经不爱你了,我已经不爱你了

这句话,不停的在许乔的耳边回荡着,而且这句话,沈墨寒是看着她的眼睛说出来的,那么的肆无忌惮。

宛若他们只是一晚上的情缘,只是床上的伙伴,没有多少感情?上齿紧咬着下唇,指甲已经嵌入了掌心里,但这些痛,和许乔心上的痛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明明,她和她的寒哥哥是从小一起长大,同住一个屋檐下,彼此最了解,十八岁生日时沈墨寒跟她的浪漫告白,恋爱六年,结婚三个月,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

她不仅红了眼眶,还有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眼角溢出,缓缓的滑过白皙的脸庞,她努力的开口,声音沙哑到让人心疼。

寒哥哥,我不信,我不信你不爱我了,有什么苦衷你说出来好不好?我陪你一起面对,不管多苦多难,我都不会跟你离婚的。她看着他的眼里,满是真挚,满是深情款款。

男人没有因为她的深情款款而动容,而是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递向她,说话的语气更是那般的肯定,没有任何苦衷,只是,我真的不爱你了。

许乔不断的在心里告诉自己,沈墨寒一定是在骗她,怎么可能没有苦衷,怎么可能突然就不爱她了?

接过离婚协议书,她连看都没看一眼,就那么用力的撕了个粉碎。

许乔哭着说,沈墨寒,我真的不会和你离婚,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和你离婚。

男人轻瞥了她一眼,没有丝毫的温存,离婚,对我,对你都好。

没有给许乔说话的机会,男人就迈出步伐,离开了许乔花了很多心思布置的家。

看着沈墨寒的背影,眼泪模糊了许乔的视线,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沈墨寒出差三个月回来,就要跟她离婚?难道她和沈墨寒之间的感情,真的不堪一击?

太太,你还好吧?许久过后,是王姐关切的声音,将许乔从心碎中拉了出来。

她不好,非常的不好,可她能怎么办呢?一直哭到沈墨寒回来吗?不,那样只会让沈墨寒更加讨厌她,更加的想和她离婚。

接过王姐递来的纸巾,她将自己脸上的眼泪鼻涕擦干净后,抬起头,她在对着王姐笑,我挺好的,王姐,你今天休息,我来做饭打扫卫生。

她要证明给沈墨寒看,自己不仅可以在床上很热情,还能做得了一桌好菜。

王姐看着许乔,很是担忧,但最后她还是离开了别墅,将厨房让给了许乔,她很希望自家先生和太太的感情,能跟之前一样好。

许乔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将整杯热茶喝完后,才起身往楼上走去,她记得,沈墨寒的衣服在卧室的洗手间里,还没洗。

她想做个贤惠的好妻子,先帮沈墨寒把衣服洗了,然后再去市场买菜,等晚上沈墨寒回来,那她肯定就能做好一桌子菜等着他了。

沈墨寒的衣服都很贵,所以她选择手洗,经过一番千辛万苦,比如,差点把男人的衣服刷出个洞来,差点被肥皂骗摔倒

她总算是把衣服掠在了竹竿上。

看着在风中飘扬的衣服,她觉得很有成就感,随即,她便拿着钱包去市场买菜。

当然,她有先写好单子,明确自己需要买些什么?所以很快就把菜买好,人家说多少钱就多少钱,她丝毫没有讨价还价。

当许乔将那些菜和肉切好时,已经快下午五点了,她根据网上的菜谱,用砂锅炖着鸡汤,说是这样炖出来的汤会更好喝。

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她往躺椅上一坐,看着夕阳,整个天空一片嫣红,真的好美,如果她的寒哥哥没有要和她离婚该多好?

想着想着,可能是太累了,她竟然在躺椅上睡着了。

突然一声巨响,许乔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好疼好疼

血,她的脸上都是血,这个时候的许乔,最先想到的人当然是沈墨寒。

她艰难的挪动着身子,终于拿到了手机,她的手颤抖着拨出了属于沈墨寒的那个快捷键。

但,她等了宛若一个世纪那般漫长,耳边却都没传来那抹熟悉的声音。

她这是要死了吗?是不是在她死之前,连她寒哥哥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终究,她还是没等来沈墨寒的声音,就松了手,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落,她完全失去了意识。

再次恢复意识的许乔,是被女子的哭声所吵醒,她缓缓的睁开眼眸,但她却不敢开口说话,因为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脸好疼。

率先落入她眼帘里的人儿,是她最好的闺蜜白妃妃,刚刚吵醒她的哭声,就是来自于白妃妃,她应该是伤得很严重吧!所以白妃妃才会哭得这么伤心。

亲爱的,你总算是醒了,都快把我吓死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白妃妃看着许乔,边说,还边哽咽着。

只是轻咽了咽口水,许乔都觉得有些疼,但,她应该是能说话的,要不然白妃妃也不会让她回答问题。

抿了抿唇,她很是努力的开口说道,我,我觉得自己的脸好疼,妃妃,寒哥哥呢?

白妃妃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亲爱的,你的脸当然疼啦!医生说你的脸扎了十多块大小不一的玻璃,是沈总送你来医院的,不过他回公司了。

许乔瞪大了眼眸,她的脸,扎了十多块大小不一的玻璃?然后她的老公却回公司上班了,她鼻子一酸,又想哭了,但她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上都是药,不能哭。

亲爱的,你千万别哭,医生说了,你现在不能哭。白妃妃松了口气,继续说道,还好,你没有生命危险,那可是煤气爆炸啊!亲爱的,求求你以后不要再靠近厨房了好吗?

炖汤的时候,许乔在厨房外面院子里的躺椅上睡着了,汤水溢了出来,熄灭了火,引起了煤气爆炸,让她飞了出去,厨房落的窗的玻璃,扎在了她的脸上,腿上,但她没有任何生命危险,这应该是不幸中的万幸。

妃妃,我想见寒哥哥,你帮我打电话给他好吗?她知道自己很笨,炖个汤竟然让煤气爆炸,不是什么贤惠的妻子,但她现在真的很脆弱,很迫切的想见到沈墨寒。

一直以来,只要有沈墨寒在她身边,她就会觉得有满满的安全感。

白妃妃点了点头,她能体谅许乔,因为如果换成她是此时此刻的许乔,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也希望能是自己的爱人陪在自己身边。

她拿起手机,拨出了沈墨寒的号码,随即,她将手机置于许乔的耳边。

过了许久,沈墨寒才总算是接了电话。

寒哥哥,是我,你能不能来医院一趟?我觉得自己的脸,好疼好疼。

我很忙。男人的话语,很简洁,也很清冷。

许乔倒吸了口气,她在努力的让自己,不哭。

可我现在真的很想见到你她的话语还没说完,男人就挂了电话。

她能听到自己心碎了的声音,白妃妃不停的安慰着她。

亲爱的你别伤心,沈总他肯定会来的,要不然我现在去公司帮你把他绑过来

白妃妃一直说着话,但许乔一脸的木讷,她不知道是什么的方出现了问题?那个将她捧在心尖上宠着的男人,怎么出差三个月回来,就变得如此冷血?

以前的沈墨寒,她只是受点皮外伤,有个小感冒,都紧张到不行,她真的好想知道,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啊?

亲爱的,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这样子,会让我很害怕,对了,你和沈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作为许乔最好的闺蜜,白妃妃自然也知道,沈墨寒有多么的宠爱许乔?简直比那什么模范情侣还腻歪?她这个单身狗,之前是没少吃许乔和沈墨寒撒的狗粮啊!

许乔没回答白妃妃的问题,而是反问了她一句,妃妃,我是不是毁容了?

如果她毁容了,那她的寒哥哥是不是会更想赶紧和她离婚?

白妃妃的大眼眸不停转悠着,这个问题真的很棘手啊!

亲爱的,医生说你不要哭,保持好心情,乖乖吃饭,是很有可能不会毁容的。也就是说,还是有毁容的可能。

许乔看着天花板,心想,是因为她过去二十几年来太一帆风顺了吗?所以老天爷要好好的考验她。

不仅要让她失去最爱的人,还要让她失去高颜值,天啊!她不要这样的考验,当然,如果可以让她在失去沈墨寒和毁容之间选一个,那她一定会选择毁容。

亲爱的,你饿不饿?我给你点你最喜欢喝的粥好不好?白妃妃拿着手机,在许乔面前晃了晃。

我不饿,你去公司帮我把沈墨寒绑过来,要不然我没有胃口。许乔觉得,沈墨寒就是自己最好的药。

那我得先去找十个大汉,估计才能打得过沈总,把他给绑过来。白妃妃紧皱着眉头,宛若是在思考着,该去那里找大汉?

许乔点了点头,凭你的魅力,找一百个大汉都没问题。总之,我现在只想见到沈墨寒。

紧抿着唇,白妃妃的脑袋瓜正在快速运转着,其实也不用十个大汉,我只要跟沈总说,你准备要跳楼了,他肯定会过来。

白妃妃很意外,许乔竟然没有反驳她这么大胆的想法,还让她赶紧打电话,让沈墨寒在十分钟内赶过来,要不然她就真的跳楼自杀。

小心翼翼的拨出了沈墨寒的号码,但这次,沈墨寒没有接听,所以,白妃妃只能发成短信,而许乔的心,已经碎成了渣渣。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没错,沈墨寒在十分钟内赶到了,而白妃妃很识趣的溜了,她不想被狗粮喂饱,还是麻辣烫比较好吃。

寒哥哥,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许乔那水灵灵的大眼眸里,正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这种光芒,可以让人暂时忽略她脸上的不堪。

男人在她病床边的椅子坐下,姿态优雅,许乔,现在你必须和我离婚了,理由一,你毁容了,理由二,你烧掉了我的內裤。

经沈墨寒这么一提醒,许乔想起来了,她确实是把男人的黑色內內晾在了院子里的竹竿上,煤气爆炸,那些衣服估计都没能幸免。

寒哥哥,就算你的內裤是黄金做的,我也可以赔偿给你。许乔还是有些存款的,一条內裤,她还是赔得起的,至于她的脸,只要好好养着,应该不会毁容吧?

那不一样,我就喜欢那条,你什么时候把离婚协议书签了,再打电话给我。留下离婚协议书,沈墨寒就离开了,真是来去匆匆。

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许乔再一次将离婚协议书撕了个粉碎,沈墨寒你这个混蛋,我是绝对不会和你离婚的

虽然时不时有护士来关怀许乔,但她还是没有胃口,就这么不吃不喝,哭着睡着了。

夜已经深了,医院变得安静了起来。

突然,许乔的病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黑色卫衣,戴着黑色帽子,黑色口罩的人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