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迢迢只为君小说(岳知菀凌昭)章节阅读by欧耶

《星月迢迢只为君》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头疾无可医

  雍国,镇北王府。

  雅致不失华贵的内室,府医摇摇头,拱手叹息道:王妃,您的头疾是因着脑中的淤血未散,已凝成血块压迫,恐有性命之忧。要想根治,唯有施以梅花神针。可惜那绝技失传已久。

  岳知菀的头痛稍稍平复,擦着额角的冷汗,勉强扬了扬苍白的唇,如此,我还有多久好活?

  多则三年,少则一年。府医捻着胡子微微摇头,露出一丝同情之色。

  闻言,岳知菀抚着宽松裙衫下依然平坦的腹部,目光化为坚定,少则一年,也够了。

  不要告诉王爷,我会寻个时间跟他说。

  五日之后就是凌昭承诺补办给自己的盛世婚礼,岳知菀决定在那天告诉他要当父亲的好消息。

  让府医退下,她靠在床边,目露凄然

  菀菀。

  一个低沉带笑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走入的俊美无匹男子,身上带着战场历练出的血煞之气。

  岳知菀精神一震,跳下床跑向他,娇笑道:昭哥哥,我

  却在看到随后进来的女子时,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发不出声音。

  妹妹这是什么表情,太惊喜还是不认得姐姐了?岳知彤柔柔一笑。

  她身上还穿着一身洁白的孝服,与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镇北王府是那么格格不入。

  岳知菀的笑脸倏地冷淡下来,退后一步,目光带着戒备。

  你来干什么?

  凌昭早就预料到岳知菀会不开心,拉过她的手握了握,说道:襄亲王薨逝,彤儿你姐姐不愿守寡,想暂寻一个安身之处,再思量往后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脸色也有些不好

  那她为何而不回尚书府,而是来你这里?岳知菀把手抽出来,背在身后,不想凌昭察觉自己的异样。

  看在凌昭眼里却是在闹小孩子脾气。

  他无奈的笑笑,你姐姐说三年不见,很是思念你。且,你不想她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岳知菀冷冷看着岳知彤,很是思念谁,那可说不好。

  三年前凌昭父兄皆战死沙场,凌家败落,岳知彤不顾青梅竹马的情意和婚约,央求岳知菀和自己交换上花轿,嫁去了襄王府。

  如今,她竟厚着脸皮回头来找凌昭。

  而凌昭,居然还顾念着旧情,要收留她!

  妹妹,我一介寡妇,不祥之人,实在无颜回娘家。岳知彤潸然泪下,抽泣道:如若你介意,那王爷,你替我寻一处庵堂,我即刻落发,从此青灯古佛,为你和妹妹祈福。

  话是这么说,但她看向凌昭的目光,是毫不掩饰的含羞带怯。

  凌昭眉头微微蹙起,菀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些都过去了,我现在心悦的是你。

  你既知道,那你能不能应了我,替姐姐找别的住处,我不想她住在这里。

  天大地大,岳知彤哪里不能安身?

  不知为什么,岳知菀心里的不安感觉越来越浓厚。

  凌昭终于耐心告罄,一甩袖,再开口带着轻轻的斥责之意:不可理喻!本王已经决定了。

  说罢就转身向外走去。

  岳知彤朝岳知菀绽放出一抹得意的笑,紧紧跟上。

  岳知菀下意识的去追,头疾在此时又犯了,一抽一抽痛得越发厉害。

  她捂着头,踉跄着跪坐在地上,止不住颤抖低喃道:昭哥哥,你心里是不是还有她的位置

第二章海底月是天上月

  王妃,您吃药吧!

  小灵扶起痛得冷汗淋漓的岳知菀,将大夫留下止痛药递上。

  我不吃

  是药三分毒,岳知菀怕会影响腹中胎儿。

  王妃,你身子要紧啊!小灵抹着泪,着实心疼王妃每次都这么生生的熬过去。

  岳知菀摆摆手,你去瞧瞧,王爷此刻在做什么?

  不一会儿,小灵回来告知岳知菀,王爷在书房,而岳知彤被安置在了客院。

  沐浴更衣后,岳知菀再抹了些胭脂,掩盖苍白的脸色,朝书房而去。

  凌昭也正烦躁着,公文半晌都没入眼,气岳知菀不信任自己。

  王妃,您来了

  听到门外的动静,凌昭嘴角牵起一丝笑意。

  门从外缓缓推开:昭哥哥

  嗯?凌昭挑眉看向她。

  本以为岳知菀是来服软的,却不成想她不依不饶地问自己:我想问问,你打算安置姐姐多久?

  凌昭的心一沉,将公文啪地一掷,低吼道:你有完没完?本王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岳知菀吓了一跳,多久没看到凌昭冲自己发火了?

  上次是三年前,他掀起盖头,发现新娘不是所想之人。

  岳知菀压下心中苦涩,轻声开口道:我不是不信你,只是我与姐姐的身份与府邸而言,本就有些尴尬,我不想再

  你何时变得这般咄咄逼人?外人的闲言碎语你当年不也没在乎过吗?凌昭的眉眼彻底冷淡下来。

  岳知菀握拳,渐渐感觉一股血气在胸膛横冲直撞,她发现只要涉及到岳知彤的事情,凌昭似乎就很没耐心。

  岳知菀忍着酸楚,把语调放软:昭哥哥,你就应我这一次,好不好?

  话音刚落,就感到喉咙里涌起铁锈味,她忙用袍袖捂住,眼里流露出期盼。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咳嗽,伴随着护卫襄亲王妃的呼声,岳知彤柔柔弱弱地推门而入。

  阿昭,不要再为我和妹妹争执了,彤儿受不起。

  岳知菀被这亲昵的叫法刺红了眼,姐姐,他是你的妹婿!

  岳知彤瑟缩了下,可怜兮兮的改口:王爷,送我走

  话还没说完,她就露出难受的神色,狠狠咳了几声。

  手里的帕子掉落下来,上面赫然出现一抹血红!

  我岳知彤眼睛一闭,朝后倒去。

  岳知菀被这一变故惊呆,身边的男人也大惊失色,如一阵风般冲过去,将岳知彤揽在怀里,打横抱起来。

  你一定要这么蛮不讲理?哪怕彤儿已经病入膏肓你也要无理取闹?

  凌昭眼底的失望与不耐让岳知菀慌了,这一刻她不管不顾了,想把一切都告诉凌昭。

  不是的昭哥哥,其实,其实我也生病了,很严重

  够了!除了这件事,我什么要求都能答应你。凌昭实在不喜岳知菀用装病这么幼稚的招数。

  岳知菀眼眶发红,忍着胸中剧痛倔强道: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而凌昭的答复是抱着岳知彤大步离去。

  等在外面的小灵跑进来,在岳知菀身边愤愤不满地说道:王妃,刚才小灵在外面看到了,襄亲王妃将那条帕子拿出来时,那上面就带着红

  岳知菀怔怔看着袖袍上沾染的点点血红,惨然一笑,这一刻她认清了一个现实。

  有的人,在心上就是在心上。哪管生病是真是假。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奈何,奈何?

  凌昭也许就是她的海底月,从未真正握在手中。

  岳知菀不得不承认,自己从未得到过完整的凌昭。

第三章孤立无援

  王妃,您快去救救小灵姐姐吧!王妃

  岳知菀揉了揉因为昨夜哭泣而肿胀得有点睁不开的眼,大清早外面在吵什么?

  待听清丫鬟所言,她吓得顾不得梳洗,连忙朝外院奔去。

  老远就听到小灵歇斯底里的呼叫:我没撒谎!我们王妃是真的生病了这个女人才是装的!她吐血是假的,是做戏啊

  接着就只剩下小灵不住的惨叫,和一声声板子击打在皮肉上闷闷的声音,令人胆战心惊。

  住手!

  岳知菀冲进去,就看到小灵正趴在刑凳上,还是最羞辱人的那种打法,光天化日之下被剥去裤子打

  她心痛难忍,将裹在身上的披风盖在小灵血红一片的臀部,抬头怒视着凌昭。

  你为何要如此折磨小灵?

  护卫、小厮们见到王妃露出里面的亵衣,慌得低下头。

  凌昭眼皮一抽,低喝道:都给本王滚下去!

  岳知菀居然就这么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跑了过来,成何体统?

  妹妹,你不要怪王爷,是这丫头以下犯上岳知彤咳了几声,细声细气的解释着。

  昭哥哥,小灵没说错,岳知彤是装病,而我是真的病了。你为什么就是不信?!

  妹妹一向康健,竟也生病了么?王爷,快给妹妹请大夫来看看吧。

  凌昭烦躁地摆摆手,眼里的不耐十分明显。

  岳知彤生病她也生病,菀菀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懂事?自己平时是不是太惯着她了?

  清晨的风还有些凉,岳知菀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凌昭却视而不见,既没过来,亦没询问。

  岳知菀鼻头一酸,昭哥哥有了姐姐在身边,眼里就不会有她

  府医匆匆赶过,恭敬地朝凌昭施礼。

  柳大夫,去给王妃看看,她的身子有什么不适。

  岳知菀眼睛一亮,正是昨日那位大夫!

  虽然她并不想这么快告诉凌昭自己的头疾,但眼下实在没办法了。

  柳大夫一愣,下官昨日才给王妃请了平安脉,王妃身子康健。

  你你为何改口?昨日你分明说岳知菀不可置信的看着柳大夫。

  王妃,什么‘改口’?柳大夫满脸疑惑,昨日下官也是这么对您说的。

  凌昭似乎早就料到是这种结果,但还是难掩恼怒,死心了?

  岳知菀身子发软,瘫坐在地上。

  岳知彤的手竟然伸得这么长了?连镇北王府的府医都被收买!

  骗子!小灵指着岳知彤嘶吼着,眼珠暴突,看上去甚是狰狞。

  吓得岳知彤身子一软,倒在凌昭身上,含泪道:王爷,彤儿好怕您还是送我出府吧

  凌昭眼带关切的扶住岳知彤,嘴上无情的下令:再打二十大板,逐出王府。

  一位粗壮的婆子上前,举起棍杖,狠狠落下。

  啊!

  小灵那一声声凄厉地惨叫,就像一把刀一下又一下的割在岳知菀身上。

  她想上前阻止,却被拦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灵嘴里冒出鲜血,还嘟囔着:王妃小灵,心,心疼您而后直接咽气。

  不不要!

  岳知菀颤巍巍的扑过去,不停擦拭着小灵嘴角流出的血液,可惜早已回天乏力。

  她的视线渐渐模糊,再也看不清眼前依偎在一起的男女。

  将小灵不瞑目的双眸抚上,她眼含泪水地大笑出声,笑自己自不量力,笑自己自视甚高!

  良久后,她再开口,声音已经带上悲凉涩意,凌昭,婚礼取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