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真张学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首辅是个正经人(甄真张学林)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甄真张学林,首辅是个正经人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甄真被人算计,在地窖被冰封了整整十年,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十年过去,她还是当年的模样,可外面早已经天

甄真张学林内容介绍

“嬷嬷的儿子既然生得……咳咳,和首辅大人一般俊,怎么您提起他时,还面带不快似的?”甄真拿出一个地瓜,掰开了,把一半递给连嬷嬷。
连嬷嬷本来盼了这地瓜许久,可一想到她那儿子就没了胃口,连手里的烤地瓜都不香了。
“他如今都三十多了,还没有成家,别说娶妻,连个侍妾通房都没有,”老太太长叹一声,“看来,我这辈子是抱不着孙子了。”
“侍妾通房?”
“噢不,我是说姨娘。”

甄真张学林全文阅读

甄真眼神古怪起来,暗道这连嬷嬷心还挺大,自己在人府里当下人,竟还想着给自己的儿子纳妾。
“这许许多多的女子,不论燕环肥瘦,他见了都毫无兴致,唉,莫非……是我怀他的时候,猪肚汤喝得太多?”
甄真听她在那儿念念叨叨的,觉得有趣,笑问道:“您都给他引见过什么样的女子?”
“那自然都是些温柔体贴、贤良淑德、貌美如花的好女子。”
甄真:“可能您那儿子不好这口。”
连嬷嬷一愣:“什么意思?”
“您不如给他找些个……不一样的女子,换一换口味,说不定他瞧着新鲜就春心萌动了呢。”
连嬷嬷两眼一突,许久才缓缓道:“你说得在理——”
甄真剥着番薯,顺着方才的话道:“也有可能——他并不喜欢女子,而是好断袖分桃之乐。”
连嬷嬷睁大了眼:“你说什么?”
甄真看她神色不对,忙将番薯咽下:“咳咳,我是瞎说的。”
*
第二日,张府的黄总管就将甄真分配到南边的连翘院洒扫。
这儿是张府的客院,平素若没有客人来住,就只要打扫便可。除甄真以外,院里还有一个叫香银的小丫鬟,她们二人,一个打扫外院,一个打扫里屋。虽然活累,却胜在清净,并无纷扰。
香银入府仅有一年,年纪尚小,才十二岁,初见面时还不怎么爱开口,没过几日就与甄真亲热许多,私底下看,就只是个半大的孩子罢了。
一问香银,甄真才知道这府里的恶鬼传闻还真不假。
张府有三个丫鬟都给那女鬼盯上过,其中两个被吓跑了,还有一个死扛着不走,却成日浑浑噩噩,两个月前口出疯言、冒犯首辅大人,被轰了出去。
甄真最初听如梅提及此事,只觉得哭笑不得,这会儿却闻出几分非同寻常的味道,此事背后——必有蹊跷。
女鬼之说,不论传得再有鼻子有眼,都是假的,天底下再没有比甄真本人更清楚的了。
笑话,她是人是鬼,她自己还不知道?
*
这日,甄真干完了活,正想坐下歇一歇,没想到,这***还没坐热呢,那头香银就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蓁蓁姐,大事不好,如梅姐和明浣姐在你们屋里头……打起来了!”
甄真脸色不改,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两口才对香银道:“她们两个迟早是要打起来,没什么稀奇的。”
香银一看她这么坦然,不禁一愣:“可是她们还在屋子里砸东西,再闹下去,恐怕、恐怕连黄总管都要给惊动了。”
甄真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
在屋里砸东西?那还了得。
这两个女人下手没个轻重,别把她的东西也砸了,而且到时候要是再把黄总管引过来,恐怕还会害得她也一并受罚。
*
一刻钟多钟后,她一赶到茯苓院,就看到有几个下人杵在门口,探头探脑地看热闹,里头果然是骂声不断。
如梅:“你这小蹄子,成日吹胡子瞪眼,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什么样?”
“我长什么样?再难看也比某些人强百倍。”
“你……你什么意思!”
“生得丑倒罢了,还嘴碎至极,看谁以后要娶你!”明浣扬声道。
“好啊,你这小贱.货,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甄真一进屋,就看到这两个人扭打在一处,鬓发散乱,左右打滚,真真切切是泼妇打架,让她大开眼界。
甄真:“你们两个,还不停手?等黄总管来了,咱们几个都要遭殃!”
如梅看她一眼,缠着明浣的胳膊不松手:“要放手,你让她先放!”
明浣一瞥甄真,下巴一抬,不屑地冷笑:“我不跟蠢货说话。”
甄真微微一笑:“那没事,我恰恰相反。”
明浣一听,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气得脸都白了:“你、你敢骂我?”
甄真悠悠道:“外头的人都在看笑话呢,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我看那些人最好是事闹得越大越好,巴不得黄总管一来,把咱们一窝端了,回头他们就能把自己那些个七大姑八大婆弄进来顶你们的缺了。”
此话一出,另外两个人都呆了一呆,就像被一盆冷水迎头浇下,登时清醒了过来。
*
茯苓院的两位姑奶奶,自那以后数日都没有再生过事。不仅如此,这二人待甄真的态度竟都好了许多。
尤其明浣,从前连个正眼都不会给她的,如今在屋里头待着,竟还会主动与她说两句话,实在是稀奇。
不过,轻松太平的日子还没过上几天,张府就迎来了两位贵客。
据说张老夫人最近甚感无聊,因而特意把自己亲戚家的两位表姑娘请到府中小住。
两位表小姐,可说是各有千秋。年长些的那位长于书香世家,姓郭,名芳霖,年方十六,知书达理,气质文雅。另一位叫秦可寅,是张府的常客,年方十五就已生得明艳动人,性子又娇憨可喜,素来得老夫人宠爱。

首辅是个正经人免费阅读

有趣的是,此二女非但迥然不同,相互之间还并不相识。
她们到府是客,住的自然是张府的客院,虽说二人各自都有贴身丫鬟,却也还需要有下人在屋里伺候。如此,甄真就被派去伺候郭姑娘,而香银则给派去伺候秦姑娘。
郭芳霖性情温和,平素起居也简单随意,不必甄真如何费心伺候。可另一位就不同了,非但要每晚都香汤沐浴,所有的衣裳,不论穿没穿过,夜里都要香薰一回,可苦了小香银。
甄真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那秦可寅的外祖家是商贾,腰缠万贯,家底丰厚,所以她自幼就是如此养尊处优,比宫中的妃子公主也不差。相比之下,郭芳霖就显得有些简素了。
不过,郭芳霖虽不是娇生惯养,却斯文大方,一点也不小家子气。那秦可寅呢,虽然有些娇里娇气,却也不娇纵任性,反倒很有些天真烂漫。
她们在府中,几乎每日都要去琳琅轩陪老夫人说话。
甄真和香银不能跟着去,却也听其他下人说起老夫人这几日是日日眉开眼笑,显而易见地心情大好。
平素,首辅府没什么蜚短流长,是非甚少。如今来了两位年纪相仿的表小姐,有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就连府里的下人都免不了要在暗中将此二女放在一处,较一较高下。
如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老夫人是喜欢秦姑娘多一些,同秦姑娘一起,老夫人更爱笑。”
明浣却道:“分明是喜欢郭姑娘多些,我可亲眼看到老夫人送了她一只红血玉的镯子。”
甄真听到她们聊得火热,不禁插了一句嘴:“老夫人喜欢谁,又与我们何干?”
如梅和明浣相视一眼:“你以为老夫人这次,为什么要大老远把两个表姑娘请到府里?”
“为什么?”
如梅压低声,煞有介事道:“摆明了——是要给咱大人选夫人呢。”
甄真双眸圆睁:“两位表姑娘都才十五六岁,张大人如今都三十有八了,这未免也太过……”
“这有什么?”明浣不以为然,“七老八十配十五六岁的都不少,再说了,我们大人是什么样的人物,岂能和寻常的男子相提并论?别说两位表姑娘,燕王府那位还……”
话未说完,有所醒觉,生生地止住了。
甄真倒没有留心这个,只咕哝道:“老牛吃嫩草,他也不嫌臊得慌?”
“你说什么?”
她立马摆手:“我什么都没说。”
*
这日夜里,二更时分,府中灯火半昧。
甄真从茯苓院回到连翘院,正要上楼,忽然听到有女子低低抽泣的声音,不禁唬了一跳。
那声音断断续续,隐忍压抑,似哭非哭的,听着很是渗人。
她原本还有些浮想联翩,以为真是有什么恶鬼,结果大着胆子上前一看,竟在院中的枣树后头,看到了其中一位表小姐——秦可寅。
秦可寅眼下只穿着单衣,竟是一个人在树下蹲着哭。
如今春寒未退,夜里还有些冷,看她那个样子,想哭却又不敢大声,一边哭还一边发抖,好生可怜。
甄真一见此情此景,暗道不好,立马就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秦可寅却先一步发现了她:“你等一等,我认得你,你是郭姐姐屋里的那个……”
甄真连忙低下头:“姑娘恕罪,奴婢……什么都没有瞧见,奴婢这就走。”
秦可寅低头抹了抹眼泪:“看到就看到了,反正……我也不怕丢人。”
说着,竟又哭起来。
泪珠飞落,水光盈睫,真真是我见犹怜。
她这么一哭,甄真反倒是不好走了。
“要不……奴婢先送姑娘回屋去,免得您在这儿待久了着凉。”
秦可寅看她一眼,红着眼睛点了点头,可怜巴巴的,看起来活像只兔子。
甄真见她点头便松了口气,没想到走到半路,这位秦姑娘又不肯回去了:“唉,我心里闷得慌,还不想睡,你留在这儿陪我说说话可好?”
甄真心里欲哭无泪,她如今是奴才,哪里敢对主子说不?
“你与我实话实说,我是不是……比郭家姐姐差太多了?”
甄真心里咯噔一下,暗道:您这话怎么能问我呢?
“在家中,父亲也是……比起娘亲,更喜欢家里会舞文弄墨的乔姨娘……”秦可寅自顾自地怅然道,“郭姐姐书读的多,还会弹琴作画,我却什么都不懂,白日里竟连一句对联都作不出。”
甄真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姑娘不用妄自菲薄,您也有您的好,只是和郭姑娘的好有所不同而已。”
“可是,但凡男子,不都偏爱郭姐姐那样的女子么……”
甄真给她这两眼一望,很是有些不自在,只握拳在唇边咳嗽了一声道:“说到咱们大人,那可不是寻常的男子。”
秦可寅闻言一顿,随后喃喃道:“你说的对,表哥的确是……非同凡响、难得一见的男子。”话一说完,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甄真看到她脸上的红晕,心下一跳。

小编推荐理由

首辅是个正经人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