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武强婿小说】姜童司长夏小说最新,宝贝你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战武强婿》 小说介绍

主角是姜童, 司长夏的小说叫《战武强婿》,是作者茄子爱酱爆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七年前,锦绣房产一夜衰败,妻子入狱,他沦为丧家之犬。 七年后,他执掌星洲,君临天下,史上最年轻武道巅峰。 待我重返故土那日,便是世界颤抖之时!

《战武强婿》 第7章 先破产,后入狱! 免费试读

你说什么?

王凯瞪大眼睛,又重复问了一遍。

沈欢颜早就笑的花枝乱颤,她发现时隔七年,姜童回来后经常一语惊死人。

他说我们要是不道歉,十分钟后,就会回来跪着求他们。

沈欢颜一边笑一边摇头。

王凯冷哼道:

好,我倒要看看,待会儿我会不会来这里跪着道歉。

司长夏脸色都青了。

恨不得一把捂住姜童的嘴。

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锦绣太子爷吗?

王凯,我们走。沈欢颜脸上露出天鹅般高傲的表情,转身钻进那辆帕拉梅拉。

同时心中冷笑不断。

没有王凯的牵线,司长夏和姜童可能连鸿志公司大门都进不去。

她已经准备好,看着他们被保安拦在门口的场景,甚至掏出手机,准备把这一幕拍摄下。

姜童!沈欢颜两人前脚才走,司长夏后脚就沉下脸色。

绝美的脸庞,欺霜赛雪。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没有王凯,我们怎么进去?

司长夏生气开口。

同时升起一丝悔恨,早知道今天,就不让姜童来。

你既然身负不如人,有求于他,这口气,你就得受着。

姜童这样的性格,太像被父母宠坏的小孩,刚步入社会那种样子。

姜童脸色如常,面带微笑: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司长夏气得跺了跺脚。

最终抬头看了眼鸿志大厦,闭上眼睛:丢脸就丢脸吧。

接下来。

司长夏整个人就愣住。

刚踏入大门的那刻,就有一位容貌靓丽,身材高挑的女子,热情迎上来。

请问,是司小姐吗?

司长夏轻轻点头,好奇道:是我,请问有事吗?

对方似乎为了她,专门等待在这里。

女子态度愈发敬畏,几乎都快弯腰了,连忙开口:

我叫林娇,鸿志集团副总裁,奉小少爷命,在门口迎接司小姐。

司长夏傻眼。

姜少爷,怎么知道自己今天要来?

林娇笑道:姜行云姜老已经在办公室等你,姜少爷目前不在公司,你有什么事,和姜老说就好。

司长夏转身看向姜童,满脸呆萌,不敢置信眼前一切。

姜童微笑道:

你上去吧,我在楼下等你。

目送着司长夏和林娇走入电梯,姜童掏出电话,打给姜行云。

长夏已经上来了。

对面传来一道浑厚声音:我会满足司小姐一切要求。

姜童想了想,问道:王凯你认识不?

姜行云一顿,好奇开口:

王家那个小孩吧,他家和鸿志集团有着许多合作,那小子得罪姜少了?

姜童平静道:

断掉所有和王家的合作,给你十分钟时间,让王家破产。告诉他们,想要活命,就来跪着求司长夏。

姜行云笑道:

堂堂星洲之主,武道化神,居然也会做出这种过家家的游戏。

姜行云在感慨。

别说小小一个金陵王家,便是燕京姜家,姜童都能一脚踩下去。

姜童淡淡道:不找一些乐子,我的生活岂不是很无趣?

姜行云犹豫片刻,小声问:

你的身份,要不要告诉司小姐?

姜童摇头:

我有自己的顾虑,暂时不要透露,司长夏一知道,代表着华国下一刻,也会知道我已经重返金陵。

挂断电话。

姜童点了根烟,站在门口,目光闪动着,不知在思考什么。

帕拉梅拉内,沈欢颜气得大骂:

司长夏那个浪蹄子,给我装什么,没有我沈家,她屁都不算。

王凯不屑道:那个女人真是尤物,要什么有什么,你哥眼光倒是不错。

沈欢颜冷哼。

正说着。

王凯接了个电话,他老子亲自打来的。

按下免提,王凯疑惑道:

爸,有事吗?

电话里,传出一道气急败坏的大吼声:废物,你在外面干什么了?

吓得王凯和沈欢颜一跳。

王凯心中‘咯噔’的声,有种不安预感。

姜童刚才曾说,十分钟后,他们就会过去跪地道歉。

距离这个期限,还有两分钟。

怎么了?王凯声音也小了。

他老子语气带着几分惊恐、几分茫然,怒吼出来:

你到底得罪了谁,鸿志集团和我家的所有合作,全部终止了。

‘啪!’

正在开车的王凯,方向盘猛地一偏,差点撞到路边。

他懵了。

三分钟前,一个电话打到他老子手上。

鸿志集团,终止与王家所有合同关系,甚至对法院发起税务、诈骗、不正当竞争等十几条罪行。

王家股市,疯狂下跌,几乎逼近跌停板。

这意味着,短短几分钟内,王家瞬间破产。

沈欢颜呆若木鸡,坐在副驾驶一动不动,刹那间口干舌燥。

怎么回事?

电话里,那道声音,冷冷传来:

去求一个叫司长夏的女人,只要她原谅你,鸿志集团就会撤销所有诉讼。

但即便这样。

股市瞬间蒸发的几个亿,王家无论如何,再也拿不回来了。

沈欢颜傻眼了。

她整个人手脚僵硬。

不可能!

沈欢颜尖叫出来。

王凯表情狰狞,咆哮出来:傻比女人,给我闭嘴,你误我王家!

沈欢颜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王凯一打方向,发疯般踩下油门,往鸿志集团门口飞驰。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一旦东窗事发,税务局查下来,整个王家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先破产,后入狱!

不给任何一丝活路,王凯心底寒气直冒。

自己到底惹了谁?

沈欢颜沉声道:该不会是姜童那给废物吧?

王凯摇头道:

不可能,我王家比不上你沈家,但在金陵也算一线豪门。

能让王家在几分钟内倒闭的人,整个金陵,只有一位。

他艰难的抬起头来。

现在的王凯,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得罪了姜家小少爷!

站门口的姜童,挑目看来。

一辆线条优美的帕拉梅拉轿跑,不要命似的,往这边开来。

正是去而复返的沈欢颜和王凯。

姜童低头看了眼时间,从他们离开,到现在赶来,刚好十分钟。

沈欢颜一眼就看见姜童。

两人慌忙跑过来,沈欢颜看着姜童,大声质问:

司长夏呢!

姜童似笑非笑。

平静道:她上去了,这会儿应该和姜星云在一起吧。

沈欢颜一把推开姜童:

滚开呀废物,别挡路。

两人魂不附体,冲入集团